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历史教科书避谈六四被斥犯罪


中国中学历史教科书,没有记录和谈到20年前发生在北京的惨痛流血伤亡事件。在香港,教科书对六四事件轻描淡写,只提政府派军队清场,事件告一段落,也没有提到伤亡。有当事人和学者说,这样对待历史是一种犯罪。

*香港教科书轻描淡写*

苹果日报星期一报道说,香港中学历史教课书谈到1989年的六四事件,只有200字,高中初中历史教科书谈到六四事件,都是说政府派军队清场,事件才告平息,没有一种历史教科书说到了流血伤亡情况。

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公布死亡者数字,但六四死难者家属和民间调查表明,起码有几百人因镇压而死亡。

而中国大陆的中学历史教科书,谈到89年六四这段历史时,干脆一跳而过,什么也不写。北京学者陈子明说,他研究了儿子的高中历史课本,发现这段历史已经消失了:“从82年的立宪,又讲了84年的民族区域自治法。再下来就一下跳到1998年的村民村委会组织法。”

*中国教科书只字不提八九民运历史*

陈子明说,这本历史教课书的政治部分,也谈到了文革和11届3中全会。谈政治部分,主要是中国外交、台湾问题、祖国统一,还有香港、澳门回归。89民运和六四事件,压根儿一越而过。

陈子明说,这种历史教课书,实际上完全违背了司马迁所开创的修史传统。司马迁记述历史,有“本纪”和“列传”构成。他说,没有本纪,如何看懂历史?资治通鉴这样的史书,也都是按照年代顺序记述下来的。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这都是一种犯罪*

北京前人民大学教授丁子霖在六四中失去了上高中的儿子蒋捷连。20年来,一直同六四其他难属一起,上访、申诉、呼吁、要求重评六四,给死者一个公道。她和其他天安门死难者的母亲们,一直在搜集整理死难者的资料,做深入统计工作。她说,教育家和历史学家这样描述记录历史,误导下一代,无疑是一种犯罪:“无论搞教育的人来说,还是搞历史的,从事历史专业的人来说,真的,这都是一种犯罪。”

20年来,丁子霖一直忙于搜集整理查找被害人的资料和统计工作,她和老伴儿蒋培坤教授一直受到打压。去年深秋在无锡,蒋培坤和上门的警察发生纠纷,脑溢血发作,一病不起,至今半身不遂。

*中共多位领导人从教课书中被抹掉*

北京学者陈子明说,现在中国好多8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对当时那段历史一无所知,不是没有原因的:“在这种教课书里,为什么大家都不知,什么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这几个中共一把手,大家全不知道呢?因为在这种教课书中,没有他们的任何踪迹。”

六四难属丁子霖教授说,当年彭定康在香港搞政治改革,回归11年来,政治改革成果已渐渐消失。教科书这样教育下一代,完全是“为虎作伥”。丁子霖说,对于89民运和六四,可能评价不同,这可以理解,但当时有百万民众参与,如果前因不提,只说后果,而且又不说伤亡情况,这种做法,无异犯罪。

*日本教科书有问题但更应谴责中国历史教科书*

丁子霖说,日本人杀害了很多中国人,应忏悔。但是,中国人杀中国人呢:“但是我们自己对自己同胞的残害,北京大屠杀,六四大屠杀,又是20年一贯制地掩盖真相。这是犯罪,政客在犯罪,这么多搞教育的人,搞历史的人,为了同当局保持一致,太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也是对历史的一种犯罪。”

北京学者陈子明说,中国强烈谴责日本修改教课书,但日本的教科书问题,只是用词问题。而中国的教科书问题,则完全是“甄仕隐”(真事隐)了。甚至连官方使用的风波”、“平暴”等这些词汇,也都不需要了。

陈子明说,这种修史做法,打乱了中国2千年来的史学传统,把历史变成另外一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了。


关键词:中国,香港,六四,八九民运,天安门母亲,历史教科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