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学者呼吁中国巩固农民土地权


一项由中美学者联合进行的中国农村调查显示,尽管中国农民的土地使用权利在过去30年里有所加强,但大多数农民仍然缺乏稳定的、可交易的土地权利,因此难以对土地进行长期投资,从而影响了生产率的提高和农村财富的积累。

这项由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RDI)、密西根州立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联合进行的调查发现,只有不到6成的受访农民拥有规范的土地承包合同及证书,接近三分之一的农民所在的村庄发生过土地征收。在征地过程中,农民个人得到的补偿平均只有村政府得到补偿的六分之一。

这项联合调查2008年7月间在中国17个省进行,范围包括1776家农户。

*村当局擅自调整土地使用权*

2002年中国政府颁布的《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除非出现“自然灾害等特殊情况”,禁止在30年土地使用期限内调整或者再分配土地使用权,但调查认为,中国农村村一级当局擅自调整土地使用权仍然是中国农民土地权利面临的主要威胁。

参与这项联合调查的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创始人和名誉主席罗伊·普罗斯特曼(Roy Prosterman)说,在中国法律对土地随意转让和再调整做出明确限制后,仍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村政府调整了土地。这大大地影响了农民中长期投资的积极性和农业产出。

不过普罗斯特曼同时指出,在积极的一面,中国农村土地随意调整的速度似乎有所放慢。

调查发现,在拥有规范的土地承包合同及证书的农民当中,31%的家庭在过去一年里进行了温室、藤架、水产养殖、家禽养殖等高附加值土地投资;而没有书面文件确定土地使用权的农民当中,这个比例仅为百分之21。

*农村土地市场在形成*

在经历了1993年的30年土地使用权规定、1998年修订《土地管理法》、2002年《农村土地承包法》、以及2007年的《物权法》之后,中国农村的土地市场正在逐渐形成。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RDI)、密西根州立大学、和人民大学的联合调查强调了这个趋势。

在调查中,15%的受受访农民表示,他们在过去一年内转让过土地使用权。不过调查认为,其中6成以上的转让不能被严格地称做市场交易,因为这些通常是亲戚之间口头上、非定期的交易,而且不涉及任何租金。但是在涉及租金的37%的交易中,租金远远高于2005的水平。

*土地潜在市场价值巨大*

参与调查的普罗斯特曼认为,韩国和台湾的土地改革经验证明,保障农民的长期土地权利不仅可以鼓励农民增加对土地的投资,而且还能活跃农地流转市场,加速农村财富积累,促进经济总体增长。他说:

“调查的一个重要发现是,如果把中国农民土地租金的中间值按5%的未来收益贴现率来计算的话,这意味着每公顷1万零7百美元的附加值。这和其它人口密集的亚洲国家的农地附加值水平大体相当。如果扩大到整个中国的可耕地面积,在30年承包权有保障的情况下,这些土地的潜在市场价值超过一万三千亿美元。”

中国官方统计数字显示,在改革开放后的30年时间里,中国城乡收入的差距越来越大。2007年,中国城市人口年均收入接近1800美元,而农村人口仅略高于400美元。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朱可亮认为,中国农民土地权利的巩固对于美国的商业利益也至关重要。他说:

“星巴克在中国开了340多家分店,没有一家在农村。购买微软软件、乘坐波音飞机旅行、购买通用汽车的中国人也都不是农村人。美国企业在中国挖掘的市场只是中国百分之10到15的人口,这是城里的富裕阶层。中国还有超过7亿5千万的潜在消费者他们根本没有碰到。”

*让土地承包权永久化*

2007年中国人大通过的《物权法》规定,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30年到期后可以续期。这项新法同时把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定义为财产权,改变了原先的合同权定义。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RDI)、密西根州立大学、和人民大学的联合调查呼吁对《土地管理法》等涉及特定物权的法律进行修订,使之与《物权法》一致,将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30年期限的延续自动化,永久化。

关键词:中国,农民土地权,土地承包经营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