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当年民运领袖在旧金山研讨六四


为纪念六四事件二十周年,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星期天抵达美国旧金山,和几位当年天安门民主运动领袖一起向树立在唐人街的民主女神像献花,他们在随后的研讨会对六四事件进行了反思和前瞻 。

*向民主女神像献花*

花园角广场是旧金山唐人街的华人活动中心,广场上有一座民主女神铜像,是根据20年前天安门广场上那座被摧毁的民主女神像复制的,是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也就是支联会所馈赠,1994年竖立在旧金山,底座的纪念牌上写着“献给为民主与人权奋斗之人士”。

今年四月五号清明节当天, 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和副主席蔡耀昌抵达旧金山,和几位当年广场的学生领袖以及海外华人,向民主女神像献花,纪念六四事件20周年。这是司徒华一行访问北美六大城市的第一站。当天的活动包括献花和六四真相20年研讨会。

*六四镇压后腐败盛行*

司徒华说,香港是中国唯一的地方那么大规模纪念六四的,在争取六四平反方面,我们是带头的,希望我们这个理念在海外有中国人的地方都开展起来。

司徒华分析,六四镇压之后,共产党内的健康开放的力量都被肃清了。司徒华说,从这个开始,我们看到贪污腐败比89年是厉害千倍万倍,是金钱和权力结合的利益集团,掌握了中国的命运。

*民主运动的希望*

司徒华指出,六四之后的坏现象还有贫富悬殊、道德沦丧等等。但司徒华仍然看到中国民主运动的希望。

司徒华说:“这些维权运动,他们并没有提出什么政治口号,他们全是为自己的利益出发, 而且遍地开花。第二个就是知识网络的发展,已经没有办法垄断。第三是宗教力量的发展也会成为推动中国民主的力量。第四点我还要提一提的,目前还在很初步的环保运动。”

蔡耀昌是支联会副主席,六四发生时他还是香港的学生。

蔡耀昌说:“我们对六四的镇压到现在都是感觉到很气愤,很悲伤,我们耀继续努力,不论在香港,在海外还是中国内地,都要尽快推动平反六四,更要推动中国的民主化。”

周锋锁说:“今年是六四惨案20周年,我们非常感谢旧金山,让我们有一个在海外永久纪念的地方。”

主持纪念活动的是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主席周锋锁,也是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领袖之一。他和一些流亡海外的六四参与者从学术或者著述方面继续为民运工作。

*再难也会坚持*

前政法大学教师吴仁华,是89年最后退出天安门广场的一批 ,着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和《戒严部队内幕》。

吴仁华说:“我们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们还是要坚守底线,只要六四死难者没有得到公平的评价,六四死难者家属没有得到应有的抚恤的话,我想像我这样的亲身经历者,再艰难也会继续坚持下去。”

*八九民运时正气高扬*

王超华在89年间担任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会副主席,六四后流亡美国,取得洛杉矶加州大学文学博士。

王超华说:“我在这儿第一次见到方政先生,他不仅是六四期间被坦克压断双腿的受难者,他当时之所以会受到这么严重的伤残,是因为他在奋不顾身的救助另外的同学,实际上在六三晚上六四早上发生了很多像这样不知名的市民和学生互相救助,很多人是因为帮助别人自己才受伤受难的,这样一股正气在当时中国人心目当中,是上扬的最高的一个时期。”

每年六四来临,中国各地当局都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严禁民众进行悼念活动。中国政府一度把六四事件定性为反革命暴乱,随后又改口为风波。多年来, 北京官方一直拒绝重新评估六四。

王超华说:“为什么六四的记忆啊,她依然如临大敌,为什么她不愿意老百姓都起来纪念,因为六四在老百姓心目中很有可能引起共鸣。我们好像是人数很少了,仍然引起北京当局这么大的恐惧,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和中国人民的大多数利益站在一起。”

*当年北京 全民截兵*

吴仁华说,当时北京根本不存在反革命暴乱,不存在所谓的大量暴徒,你要知道当时在北京有多少民众拦截军队,在六月三号晚上到六月四号凌晨,在我看来至少民众超过百万人,真是北京全民截兵,拦截的截。

吴仁华说,如果像中国政府所说的那样,反革命的暴乱的情况下,北京有一百多万的暴徒的话,你想那么多军队被拦截,被围困,死亡的只有15个军警吗?

*为救同学被坦克碾断腿*

乘坐轮椅到场的方政,20年前是北京体院学生,六四凌晨随学生队伍撤离天安门广场途中,为抢救同学被戒严部队的坦克碾断双腿,今年二月才来到美国。他在研讨会回忆六四凌晨的一幕。

方政说,当时做为一个大学生,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会有以后发生的这种惨案,我们其实不相信政府会这样镇压学生。

方政当时陪伴一个虚弱的女同学离开广场。

方政说:“我眼睛的余光看到身后有坦克,当我意识它到跟前已经很近,我没有别的选择,只有把女同学推靠到栏杆路边,可我最后就来不及躲闪,坦克从我身上轧过去,当时还有一点知觉,履带绞着腿和长裤拖行了一段,我滚到路边才失去知觉。

“后来在海外看到这张相片,这就是我,旁边有好心的市民他们包扎抢救了我,后来我知道这个地段是重大伤亡地段,在这里有一十个被坦克冲压致死,大部分是北京各高校的学生。”

*至少三千人*

封从德曾任天安门广场指挥部副总指挥,64后流亡海外,长期担任六四档案网站的主编,他的《六四日记》即将出版。封从德从法文刊物找到坦克杀人的记录。

封从德说,它法文资料记载的非常翔实,这个记者肯定是在当场拍的,从广场冲过来的时候是六点一刻,碾压以后方政受伤的情况是在六点二十拍的,最后坦克离开是在六点二十五。

封从德说,最后是六四暴力后的谎言,实际上的结论不是现在很多人相信的几百人,而是至少三千人。

*政府有罪 学生有错*

王超华分析了广场清场的责任问题。她说:“在这个问题上,我同意王丹说的政府有罪,学生有错,如果说学生有错,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缺少组织准备,而原因是政府不允许任何民主实践,而学生当中不论有什么问题,都不能改变八九民运社会上民众普遍要求民主的本质,民主运动的性质是不能否认的。”

封从德说:“89年我看来确实是非法行动,但非法行动是非暴力的本质,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本质,从甘地到马丁路德这些非暴力行动家和理论家的观念里是非常清楚的,就是要进行适度的非法的抵抗那些恶法的行动。
89年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遭到血腥镇压到现在快20年,六四事件仍然是中国当局的禁忌,许多中国大陆的年轻人对六四一无所知。”

*让青年了解真相 不容青史尽成灰*

方政说:“80年代以后的(青年),他们知道的很少,因为国内的封锁压制,你们海外的人不一定能想象的到的,连那些难属的祭典,像今天是清明节,很多死难者的家属在怀念亲人,可是这种权利有的时候都会被剥夺。”

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指出,香港提供内地学生了解六四真相的窗口。

蔡耀昌说,过去20年,中国政府把六四真相和资料完全封闭, 不让内地的同胞知道,打“六四”在互联网也看不到什么。怎么样透过各种的渠道,给他们知道真相,而且能跟他们讨论,让新一代的中国人能从这个了解真相,什么是公正和正义,参与建立一个民主中国。

但从外地来旧金山旅游,正巧在花园角广场的美国人凯莉记得六四事件,只是难以相信六四已经过了20年。

凯莉说:“我记得当时中国人是多么的无助,他们能做的不多,我在美国为他们难过。到今天,我相信许多中国人并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因为中国政府,人们缺乏自由。”

*争取平反*

司徒华表示,中国的民主道路悠长艰巨是意料中的,所以要有更大的决心去争取平反六四。这是中国走向民主的第一步。我希望民主女神像终于有一天在天安门广场树立起来。


关键词: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反思和前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