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港大学生会长有关六四言论惹关注


香港大学学生会会长陈一谔近日有关89六四的言论,引起了学生和关注时事政治的市民的关注。陈一谔说他还是赞成平反六四的,只是希望大家能更全面地反思历史。港大学生会有人酝酿要罢免陈一谔。

1989年初出生的陈一谔是香港大学社会科学系一年级学生,当上港大学生会长刚两个月。最近几天港大连续举行有关六四事件的讨论会,陈一谔的言论引起相当多的关注。

香港媒体报道,陈一谔主要在六四后政府和学生的责任、学生领袖有没有逃跑和军队使用机枪坦克镇压学生方式等问题上,同20年来港大学生会的主流有明显不同,被部分同学称为“隐性左派”。

陈一谔星期二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还是希望能平反六四的:“我是支持平反六四的。但是,我认为,要是真能平反六四,让我们新一代看待六四能更全面的话,我们应该了解更多,从整个八九民运去看六四。”

说话慢声慢气的陈一谔说,六四事件爆发时他还不满一岁。如今,他是港大社会科学系的学生。两个月前,当选港大学生会会长。他说,自己的确就89六四讲了一些话,表达了一些观点。但是,报纸刊登出来后,有些就走了样,把不是他的话也套到他头上,张冠李戴,比如他没有说过“柴玲逃走”的话。

89年6月3日夜到4日凌晨,中国动用几十万大军,动用机枪、坦克、装甲车把示威活动镇压下去后,20年来,海外一直有声音说,天安门学生方面也应承担历史责任。陈一谔说,应从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来分析,看看能从中吸取什么教训,对未来的民主运动有什么启示,如何能做得更好。

南华早报星期二报道,港大学生会内部有人酝酿发起投票活动,罢免陈一谔的会长职务。支持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的港大研究生陈巧文就是其中一个。南华早报援引她的话说,陈一谔一方面说天安门学生不理性,一方面又说支持平反六四,这不是互相矛盾吗?这样的人如何能代表港大学生?

港大学生会外务副会长成晓宜对美国之音说,学生会负责人是通过不同的竞选团体和渠道上来的,陈一谔的讲话,引起不少同学的反感:“这些团体其实想法是不一样的。在陈一谔发言的第二天,我们就发表了声明,我们同他的立场是不同的,我们其他同学还是坚持要平反六四的。”

成晓宜说,在竞选会长期间,陈一谔的竞选纲领也是说要平反六四的,但是,当选以后就变了,不少同学对这种做法表示反感。

不过,陈一谔对美国之音说,他并没有改变观点,当初竞选会长时,他就是这种观点。上星期,天安门学生领袖王丹给“部分不了解真相的香港大学生”发了一封公开信,谈到当年学生是否激进;政府和学生市民双方在冲突中的责任;军队武力清场是否因学生不撤而被迫为之。

陈一谔说,他也读了王丹的信。苹果日报星期二说,陈一谔20年来没有参加过香港每年一度的大型维园六四烛光晚会。明报报道说,陈一谔今年准备到美国面见王丹,比“参加支联会六四烛光晚会更有意义”。南华早报说,陈一谔希望能当面请教王丹一些问题,并学习王丹的精神。

不过,陈一谔对美国之音说,相关计划他还没有定下来,主要是不知道到时王丹是否会来香港。当记者告诉他,王丹20年来,没有来过香港。港府很可能不让王丹进来。陈一谔说,他不知道王丹没有来过香港。

曾两次竞选立法会议员失利的香港居民柳玉成说,由于中央政府刻意淡化六四,许多中国人都不知道六四为何物了。柳玉成说:“有些事情,被历史隐瞒了太久。拖得太久呢,后面的人,就把这个事情淡忘了。”

来到香港几十年的柳玉成说,在香港,20年来,港大历届学生会长都不是陈一谔这种观点。到了陈一谔这一届,就彻底“改头换面”了。柳玉成认为,至于部分香港学生这种心态和转变,“一定是有人做了这些学生会负责人的工作,否则,香港大学学生会的民主传统一定会发扬下去的”。


关键词:香港,香港大学,八九民运,六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