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国一对父女同时失业的故事


一个人失去工作的时候,第一步要做的,往往就是和家人坐下来谈一谈。现在,由于大量人口失业,有些家庭面对着不只一次这样的谈话,美国东北部华盛顿州的彼得森一家就是这样。

1974年,加里·彼得森开始在华盛顿州阿伯丁市的韦尔豪泽锯木厂工作。他说:“我女朋友的父亲在这里工作,他帮我在这里找了份活。我很高兴他能这么帮我。那时我18岁,第二年我和他女儿结婚,就是这么简单。”

接下来的三十五年中,加里每天早上三点半钟起床,走下山坡,进入锯木工厂。然后下午三点钟,他下班回到他在山上的家。每周五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都是这么过的。这些年里,他生了三个儿女,离婚,又再婚,然后又离婚,买了一栋房子,送一个儿子去上大学,后来又变成祖父。去年,他把彼得森家中的另一名成员也介绍进了这家工厂,那就是他的女儿雷切尔。加里说:“就好像我岳父当年帮我一样,我也替她谋到了这份差事。”

雷切尔今年25岁。她带着两个小孩和父亲住在一起。雷切尔本来想上护校,但是她怀着第二个孩子,做家庭护理助理的工资每小时10美元,锯木厂付她每小时15美元。而且这家工厂又和她的家庭有很深的渊源。雷切尔说:“每一个人介绍我时都会说‘啊,这是加里的女儿。我开始工作的头一个半月,没有人叫我的名字。大家都称呼我是‘加里的孩子”。

就这样顺顺当当地过了大约十个月。父女俩都在锯木厂工作,有两份稳定的收入,一栋房子。但后来,在今年一月间的一个星期一下午,加里和他的同事都被叫去开会。加里回忆说:“我们去开会,以为是要宣布员工遣散,谁知厂长告诉我们,他们要关闭这家锯木厂。每一个人都大吃一惊,而且我们不能到更衣室去拿东西,必需马上离开。”

这家工厂的221名工人全部被遣散。韦尔豪泽工厂说,这是因为市场疲软,没有足够的人兴建房屋,没有足够的人买木料。雷切尔那天恰好休息。她说:“我当时在家,我爸打电话给我说,‘嘿,我们都没活了。他们要把锯木厂关掉。我现在没时间,一会再打给你。”

雷切尔还记得,接完电话后,盯着电话看了好久,然后打电话给哥哥说“你一定不信,他们要关掉老爸工作的锯木厂。”她表示,“我倒不怎么为我自己发愁。可是我担心我爸。三十五年来,他一直干同样的工作。这个工作让他感到舒适和安全。我真不愿意看着他出去重新学习一些完全不同的东西。同时你想,又有谁愿意雇用一个53岁的人呢?”

很难知道加里是如何面对这份失落的。他很冷静地说,我当然希望从这里退休,可是既然不能,伤心落泪也无济于事。

跟雷切尔谈话,使我们感到她很为父亲担忧。她说,父亲压力很大。可我们和加里谈话时,他总是把话题转到女儿身上。加里说:“我要跟年轻人竞争。这倒不会把我吓住。可是对雷切尔来说,这份工作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她希望学习护理,现在正好是个机会。”

加里看来是拿定了主意,这次失业是塞翁失马,雷切尔正好可以得到失业再培训的补助,回去拿一张护士专业的文凭。但是问到雷切尔时,她却说“不行,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去学校。我爸刚刚失业。如果我爸现在不做事了,家里就需要我的收入。所以我必须出去找个工作。”

加里和其他二十多名工人几乎每天都到厂子里来,处理关厂的事情,扫除墙上的锯木屑,擦拭并拆卸机器。昨天,他发现了一张1976年的员工名册。他和同事们还能记得名册上的大多数名字。他说:“我们一起长大,然后结婚生子。在这里,你只想在三个地方工作,在郡里,在镇里,和在韦尔豪泽锯木厂。它们提供了港口一带最好的工作。你如果从这三个地方中的任何一处找到工作,那就是最理想的。”

加里和他的朋友们在接下来的几周时间里,要把厂子关掉。他承认,他们并不着急。然后,他想,他可能要试一试做水管工人,虽然他有许多东西需要学。要么就去做屋顶工人?这他倒是会做,但是身体恐怕很难承受。雷切尔说,“我想,只有厂子真的关了,一切才会成为现实,因为到那时候,他才再也不会回去了。”

再往后,父女俩要考虑下一步各自、以及两人要如何走下去。

关键词:美国,华盛顿州,失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