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港人抗议中国维权律师不断遭殴打


香港维权律师何俊仁等关注中国人权人士,星期三到中联办前抗议中国维权律师遭到殴打。中国星期一公布了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其中提到了保障律师的执业权和人身安全。有中国维权律师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要真能执行起来,还真是任重道远。

设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星期三在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前集会,抗议中国维权律师遭到殴打。

*维权律师办案常遭暴力攻击*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议员说:“这次我们来这里强烈抗议。近日我们收到内地很多报告说,好几位内地维权律师受到一些不知名的人士的攻击,遭到严重的身体伤害。”

近日中国有几位维权律师遭到殴打,其中有北京律师程海以及广西的杨在新。程海是星期一在成都办案时遭到殴打的。杨在新是处理土地纠纷案时遭到殴打的。

在中国,律师是一个风险行业而维权律师则是高风险行业。维权律师近年来遭到殴打和袭击事件,时有所闻。06年,到山东为盲人陈光诚辩护和办案的北京律师和法律工作者李劲松、李苏滨、许志永、李方平、滕彪和张立辉,在不同场合遭到围攻和殴打;07年10月北京律师李和平遭不明身份人士绑架和痛打。

本月初,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清明扫墓,遭到几个“身份不明”大汉的殴打,肋骨被打断几根,身负重伤。

维权律师高智晟不久前曾透露,他在看守所遭到了非人的酷刑折磨。高智晟妻子耿和流亡美国后曾举行记者会披露相关情况。

*国家人权计划明确保障律师执业*

中国星期一公布了第一个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其中谈到执法和司法中各个环节的人权保障工作。计划说,“依法保障人身权利,严禁刑讯逼供、非法拘禁”,“保障律师在执业活动中的人身权,辩护权和辩论权”。

北京律师朱久虎,曾因陕北油田案被关押多时。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的刑法和其他许多相关法律,早已规定不得刑讯逼供。再加上国际社会的压力,中国司法执法当局不便公开在监狱看守所等地刑讯逼供,只好采取其他办法来威胁阻遏办案律师:“让你不好知道,不好发现的,只有在外面打。最方便的,也是你很难知道是谁打的?社会一般公民打的?还是什么人?这样,他们就更方便,你还没有证据来证明谁打的。如果进入程序来刑讯逼供,受到一定的制约。”

朱久虎说,中国刑法、民法等规定更详细全面:不得伤害和侵犯他人人身安全。但是,中国的问题是有法不依。中国一般公民还是比较尊重律师的,但是,公安方面,不少人拿律师当“对手”、“敌人”看待,而不是当作国家司法改革和进步的一个重要内容和团体、司法程序中的“合作伙伴”,其思想方法和观念急待更新。

北京法律工作者许志永曾对美国之音说,他参与维权案子,曾多次遭到殴打。他说,虽然每次打人者总是遮遮掩掩,但总能让人知道,他们是哪个部门派来的人。

北京政法大学讲师滕彪也曾告诉美国之音,他也多次挨打。滕彪说,执法部门、公安部门、法院、检察机关,他们都很清楚这个事情,但没有办法对他们这种违法犯罪行为进行约束。

北京律师黎雄兵对美国之音说,不仅是律师,任何公民只要遭到人身伤害,都涉及暴力犯罪范畴:“李和平和程海他们这些在执业过程中遭受的人身侵害的问题,已经完全是公然暴力犯罪了。其性质更恶劣了。”

*人权行动计划未涉及公权力犯罪*

黎雄兵说,公权力的犯罪,是另外一个问题,这次人权行动计划没有涉及到这一点。黎雄兵说,制度需要落实,行动需要监管。问题不在于重申制度的重要性,而在于有切实可行的监督机制。

他说:“首当其冲的,就是社会监督、舆论监督和公民监督这些制度的落实,也就是言论自由和新闻的开放。”

黎雄兵说,如果监督机制无法工作和起作用,那么,一切计划都是纸上谈兵,没有多少实际的意义。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王晨星期二说,中国成立了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联席会议机制。主要成员是国新办和外交部还有其他51个部门,“负责制订、执行、监督和评估”这个人权计划。


关键词:中国,国家人权计划,维权律师,暴力,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