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4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维权律师接连遭到殴打或判刑


近日来,中国大陆的一些维权律师因代理维权案件接连遭到殴打或判刑。一些维权人士也受到警方传讯。

*北京维权律师程海在成都被殴伤*

北京维权律师程海日前为了给其委托人、被关在监狱中的法轮功学员陶渊办理病重保外就医,到成都与陶渊的母亲张盛荣会面,被监控张盛荣的执法人员拳打脚踢,导致其严重受伤。

程海律师之后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执法人员的暴行给他造成内伤,但因办案较急,还没来得及去医院看病,他说,现在他胸部疼痛,右手拿东西都很困难。和程海律师一起代理此案件的成都律师周鹏目击了这个事件的发生。

他说:“这种通过殴打或其它暴力方式阻碍和干扰律师办案的行为是非常愚蠢的,造成的各方面的后果实际上对打人者和被打者都不利,最终造成的舆论影响也是打人者不能承受的。我希望,通过中国法治建设的不断进步,这种事以后会越来越少。”

*上海维权律师严义明肩胛骨被打断*

另据中国媒体报导,被誉为“中国证券市场中小股东维权第一人”的上海维权律师严义明日前在其律师事务所遭到3名身份不明的人用铁棒猛烈袭击,造成他右肩肩胛骨骨折,并多处外伤。据猜测,这是严义明多年来从事维权行动结下仇家的报复行为。上海市律师协会对严义明律师被袭一案表示高度重视,希望公安机关尽快侦破。

*深圳律师刘尧帮助失地村民被判刑*

设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还披露,深圳律师刘尧受广东省东源县失地村民委托办案,试图阻止东源水电站船闸施工,日前被法庭以“故意毁坏财物罪”终审判处有期徒期18个月,缓刑2年。“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以此案证据不足为由,促请当局完全撤销对刘尧的刑事处罚。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执行秘书潘嘉伟指出,上述事件反映出,中国大陆律师的执业环境越来越危险,特别是在办理一些敏感的维权案件时,他们面临的风险就更大。

他说:“这些都显示了,在国内作律师,如果你接办一些非常敏感的维权案件,你会面对很多不同的打压,或是被打,或是被抓了后判刑。所以,如果律师都面对这样的状况,哪里有机会改善国内的法治状况。所以,我们要求中国政府要改善国内的法治,就要先从改善律师的执业权利开始。”

*刘晓源:律师办案应受到法律保护*

北京维权律师刘晓源处理过包括三鹿奶粉在内的很多维权案件。他表示,近年来,一些维权律师在履行职务的过程当中合法权利遭到侵犯的事情时有发生。因此,对律师权利的保护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刘晓源指出,律师履行自己的职务是受到律师法以及其它的法律法规保护的。

他说:“现在律师总的执业环境还是比较好一点,当然个别案子中,律师遭到侵犯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主要原因可能是因为有关部门认为这是比较敏感的案件,律师在代理案件过程中没有配合一些权力部门,在这种情况下,往往就会遭到打压。”

刘晓源律师指出,虽然目前中国的法治还比较落后,但是走向法治和民主,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他认为,绝大多数律师并不会因为遭到了打压就不再敢代理维权案件了。相反,他们会坚持正义,依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

*维权人士遭官方打压*

另外,除了维权律师之外,普通维权人士也受到官方的打压。北京维权人士周莉星期四因参加抗议北京大学教授孙东东的集会而受到警方传唤。孙东东因发表诋毁访民的言论而激起民愤。周莉说,她被警方扣押讯问24小时之后才回到家中。她表示从与警方的接触中看出,当局的心态始终是,发现问题就进行打压,而不是努力化解矛盾。

她说:“中国刚刚颁布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里面也说要保障律师的正当权益,同时保护公民的人身权益,程海律师发生这件事情,正是人权行动计划颁布的时候,而颁布的几天后,我又坐在派出所里。我的手机和所有的东西全部被没收了,而且不准许我有任何外界的联系。这些所谓的宣传以及人权行动计划都停留在纸上,是一纸空文,宣传得再好,不如脚踏地去做。”

周莉表示,包括很多访民在内的普通人也遭到同样的权益侵害,例如殴打和关押等,但是他们的境况却没有机会被媒体曝光。她认为,人们应该更加关注这些社会底层人们的权益。一些批评人士也指出,中国政府日前颁布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忽视了公民的基本权利和政治权利。

关键词:维权人士,维权律师,政治权利,法治社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