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改进监所管理新举措会有效?


在中国一些地方发生数起在押人员遭殴打致死或者被怀疑刑讯逼供致死等事件后,中国政府和一些司法部门相继出台了新的监管规定,并且决定开展针对各地看守所的整治活动。有评论人士认为,停留在纸上的监管措施和搞运动式的整治行动,如果没有来自司法系统外部的监督和参与,很难从根本上解决公安人员滥用权力、违规执法和虐待在押人员的问题。

中国公安部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出通知说,决定从4月20号开始对全国看守所开展为期五个月的监管执法专项检查活动。

与此同时,官方的人民日报报导说,备受社会关注的“躲猫猫事件”发生后,云南省公安、检察、监狱管理等系统展开一系列针对“牢头狱霸”的专项检查和打击整治行动,并相继出台多项举措,加强和改进监所管理工作。

据报导,云南省还决定在昆明和曲靖两市成立监所检察院,并在全省监狱和劳教所派驻市一级检察院人员,以增强监督效果。

此外,新华社报导说,吉林省公安厅规定,执法过程中当事人非正常死亡隐瞒不报的,公安局主要领导要先停职,再接受处理。

*分析:先要在制度上理顺*

至于当局这些针对公安看守所、监狱和劳教场所备受诟病的刑讯逼供、虐待犯人等侵犯人权现象的举措究竟能否奏效,一些关注社会公益和公平的维权活动人士并不乐观。

北京律师李方平对美国之音表示,在押人员遭受虐待和体罚在中国各地监狱是相当普遍的现象。他认为,只有在制度上理顺,才能从根本上改进监狱和看守所的管理工作,切实保障在押人员的人权。

李方平说:“体制上要去理顺它。比如说,管辖问题按道理侦缉要分开,你自己侦查的案件,又放在你自己设立的羁押场所,那么这里面的人权保护肯定会存在一个冲突。虽然现在有一个检察院的驻所监察室,但是这个驻所监察室在一系列事件上,它已经完全虚化了。”

*分析:需要体制外监督和参与*

曾代理过多起维权案件的李方平律师认为,对于监管执法部门的胡作非为,减少犯人的人权得不到保障的现象,媒体监督和公民监督都很重要。他说,如果单靠体制内的运作和监管,没有体制外监督和民间参与,有关部门新推出的整治行动和规定还会跟以往制定的那些政策法规一样流于形式,治标不治本。

李方平说:“建立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还有一些人权组织的探访制度,经常性的,可以自由进入看守所,或者对(监牢)出来的人进行一些随访,可以随时到看守所去调查了解这些状况。因为,我们看到,你一进看守所,除了律师能见以外,跟社会就完全隔绝。根本无法进行监督。如果能够建立一种民间的、或者人大代表的监督机制的话,那么或许能改变这种恶劣的人权状况。”

*分析:需要独立法医鉴定机构*

李方平律师指出,对于公检法机关的监督机构和涉及在押人员伤亡的法医鉴定人员,不应该由当局指定或者就地委派,而是应该异地处理,并且建立一种遴选监督机制,才能有效突破官官相护的地方关系网。

李方平说:“最关键的就是应该有一个独立的鉴定机构。就是说,有民间参与的,有媒体监督的,有一些独立的专家参与,而不是由公安系统内部、或者是由他们去邀请的。这个就是要有一种遴选的机制,比如说抽标什么的,这样产生出来的专家组去进行法医鉴定。而且应该是跨越本地区,因为本地区的话多少会有一些行政的干预或者地方保护。”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日前发布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指出,中国在执法、司法的各个环节,依法保障人身权利,严禁刑讯逼供和非法拘禁行为。

该计划还特别提出要建立并推广提讯前后对被羁押者进行体检的制度。

关键词:中国,监狱,看守所,躲猫猫事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