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前黄菊秘书受贿一千万被判处死缓


已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黄菊的秘书王维工被判处死缓,罪名是受贿1千多万元。王维工是黄菊从上海带出来的干部,是在吉林长春市中级法院宣判的。两位上海的访民说,上海的腐败是体制性问题,抓判几个王维工这样的人物,解决不了问题。

王维工星期五在长春被判刑。上海解放日报星期六报道说,王维工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报道说,1995年到2006年间,王维工在上海市委和国务院办公厅工作,为上海多家公司、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贿赂达1293万元。

香港明报说,王维工是07年7月被拘捕的。他曾经是副总理黄菊的秘书,是上海申能集团常务副总经理。香港文汇报曾报道,黄菊生前曾表态:对王维工的违纪行为,“按照规定严办”。 CCTV网、新浪网曾报道,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出事后,在北京给黄菊当秘书办主任的王维工,曾给陈良宇“通风报信”。

王维工是在上海一系列案子曝光后而被双规的。这些案子曝光扳倒了政治局委员陈良宇、其秘书秦裕、上海大亨张荣坤、上海电气集团董事长王成明等十几个政界商界的“大腕”。陈良宇 一年前在天津被判处18年徒刑,其秘书秦裕,早在07年9月被判处无期徒刑,而王维工这次则被判处死缓。

*判王维工重刑不会解决问题*

那么,北京用重刑对付上海这些贪官污吏,是否对解决上海腐败问题有所帮助?4月上旬遭到上海警察毒打正在家中养伤的上海居民陈启勇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没有。现在归根结底根本问题还是在江泽民身上。江泽民在上海有一帮人,不是一个。王维工只是一个人,他(地位影响力)还太小,上海还有一大帮。我们到北京去,他们就对我们说,你们上海帮太厉害了。我们到中纪委,人家也对我们说,我们也受你们上海领导。没有办法。”

设在上海的公民监政会的发起人刘义良说,判王维工重刑,不会解决问题:“现在被判刑的官员,从某种程度来说,也不过是他们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如果你不搞点动作出来,老百姓很失望。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

刘义良说,当局如果全面彻底来反腐败,不大可能。刘义良说,上海倒台的干部,都是“哪一帮人”?看到并认识到这一点,就能明白整个事情。他说,“腐败,不是抓几个人就能解决的。它是体制造成的”。

刘义良说,现在是“十官九贪”,没贪的人是傻帽儿:“香港在没有成立廉政公署之前,如果你不贪污,你就是傻帽。廉政公署成立之后,你贪污,你就是傻帽。”

中共的纪律检查委员会不是能发挥廉政公署的职能,“双规干部”吗?刘义良说,中纪委归根到底要听党委的。只要党委一声令下,中纪委就没话了。

上海市民陈启勇因为房子被强拆多年来不断上访,曾多次到北京中纪委上访,却被上海驻京办的人押送回上海。可以说是“走投无路”。陈启勇说,现在上海领导人韩正他们还在当道,清理少部分领导人根本不解决问题。

他说:“抓了下面,上面没动,还是没用。上面的根源在,下面的人走了后,上面的人还是照原路走!一定要把上面的人弄掉,下面的事情才干净一些。上面不干净,下面没法干净!”。

陈启勇说,4月7号,他为一对上访老夫妇说话,结果遭到多个警察的痛打,这些警察猛踢他的裆部,“如同殴打杨佳那样”。他说,养好伤后,会到法院起诉这些打人者的。


关键词:上海帮,中国,贪官,贪腐,王维工,黄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