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高检罕见公布看守所异常死亡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今年以来全国看守所有15名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中国的法律界人士认为,司法当局罕见地公布看守所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人数,是中国媒体与网络舆论发挥监督作用的结果。同时他们要求司法当局公布看守所的“正常死亡”人数。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4月17日召开的电话会议披露,今年以来中国最高检监所检察厅一共接到看守所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报告15人,其中7人被殴打致死,3人自杀,2人死于事故,还有3人的死因正在调查中。

与此同时,中国最高司法当局日前通知,针对一些地方发生数起在押人员遭殴打致死或者被怀疑刑讯逼供致死的事件,自4月20日起对全国看守所展开为期3个月的整治,监督执法专项检察工作。

*被媒体及互联网逼出来的进步*

北京法律公益研究中心主任郝劲松说,据他所知,每一个县级看守所其实都有一名检察机关派驻的检察人员,但这些检察人员往往都是摆设。他们跟看守所的公安干警一起吃吃喝喝,关系很熟,看到在押人员被虐待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导致各地看守所内打骂、虐待嫌疑人的问题日益严重,甚至造成非正常死亡。

他说:“大家可以看到,犯罪嫌疑人或者违法嫌疑人在看守所他的生命安全在某些时候是得不到保证的。第一,牢头狱霸可能会打死在押人员,第二,有些民警会授意某些犯罪嫌疑人去殴打、去惩罚、去管理另外一些犯罪嫌疑人。”

中国司法当局罕见地公布看守所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人数,并表示要加强监管的做法被法律界人士评论为一个进步,但却是被中国媒体、互联网舆论逼迫出来的进步。北京法律公益研究中心主任郝劲松律师说,每天上网,都能看到网络上有大量帖子,讲述在派出所、看守所、教养所、监狱以及其他被公安控制的地方出现的非正常死亡事件。他说,中国最高司法当局公布在押人员死亡人数字显然比不公布好。

北京律师刘晓源持相同观点。他说,自今年一开年云南的“躲猫猫”事件开始,全国各省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的事件屡屡被曝光。今年年初,云南晋宁县一名25岁的青年在看守所在押期间死亡,被看守所说成是玩躲猫猫游戏致死。“躲猫猫”一词立即爆红网络,成为继“俯卧撑”、“打酱油”之后的一个充满黑色幽默的网络词语。

刘晓源说,这类事件被频频曝光,广受关注与质疑,显然引起了高层注意,司法当局也不得不有所作为:“由于引起社会关注,我认为最高层也会感觉,这类事情所造成的社会影响很不好。这类事情由于受到民众的广泛质疑,对这类事件除了被曝光之外,也要汲取经验教训,为什么这类事情屡屡发生?”

*正常非正常界定模糊应公布所有死亡*

北京法律公益研究中心的郝劲松认为,中国最高检在公布看守所“非正常死亡”人数的同时,也应当公布“正常死亡”人数,比如病故的在押人员。

他说:“我们也不太清楚他们的正常死亡和非正常死亡的判断标准,我认为凡是在看守所里死亡的都应该公布,然后再由第三方来判断是正常还是非正常。实际上在他们眼里看来是正常死亡的人,也可能是非正常死亡,也可能存在瞒报的情况。”

因此,郝劲松质疑最高检公布的今年全国看守所15例非正常死亡的有关数字是否准确。他说,以躲猫猫事件为例,看守所曾经不肯将其归入非正常死亡,坚称是正常死亡,直到引起全国舆论大哗,上级机关派遣调查组调查死因,这才将躲猫猫事件归纳在非正常死亡之列。

郝劲松说,中国司法当局在公布非正常死亡人数之前,应当首先严格确立“非正常死亡”与“正常死亡”之间的司法界定标准。


关键词:中国,看守所,非正常死亡,躲猫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