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报道称中国十九万人或受害核辐射


英国泰晤士报引述日本科学家的研究结果报道说,从1964年至1996年,中国在新疆进行的核试验可能导致多达19万人由于核辐射致癌或死亡,更多的人受到核辐射的影响。报道还说,中国因核试验而死亡的人数在全球最多,政府在这方面的赔偿也极为欠缺。

*新疆核试验可能影响到148万人*

4月19日的泰晤士报援引日本科学家的研究结果说,中国在1996年前的32年里一直在新疆进行核试验,可能至少造成19万人因核辐射致癌或死亡,148万人受到核辐射影响。

中国当年在新疆库尔勒地区和硕县的马兰镇设立了核试验基地,并派8023核试验部队驻扎在罗布泊核试验场。从1964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至1996年中国宣布停止核试验,中国一共进行了46次地下及地面核试验。

泰晤士报的报道引述日本的最新研究显示,中国在1964年至1996年核试验期间造成的人命伤害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多。扎幌医科大学物理学教授高田(Takada)称,由于罗布泊核爆后核尘会随风飘散到附近城市及村落,丝绸之路以至整个中国西部均受影响。他以电脑模型计算,中国核试验32年间,全国有148万人受核辐射影响,其中19万人因核辐射造成的癌症或白血病死亡,至少35万名婴儿因此而畸形或有其他身心缺陷。

*政府补偿严重不足*

报道说,当年参与核试验的中国军人称,由于防护装备不足,为他们带来了严重的核辐射后遗症,祸及两三代人,而政府方面的赔偿则严重不足。

一名老兵在接受泰晤士报的采访时说,他在8023部队当了23年兵,当时的工作就是进入核爆区收回试验物件和监督各种仪器在核爆炸后的情况。由于长期暴露在核辐射中,他女儿一出世就被诊断出脊髓内有肿瘤。医生说他女儿的残疾是核辐射造成的,他女儿做了两次大手术,一辈子都要忍受这些痛苦,但政府给他们的只是每个月130元人民币的补贴。

*亲历者:生产核原料部队毫无保护*

刘振雄也是一位这个问题的目击者。他1972年在广东韶关203师当兵,他所在的部队是从生产核原料的工厂改编为部队的。这个部队负责核原料的生产和提炼,1984年该部队被撤销。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刘振雄说,政府一直声称,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一起与核原料有关的死亡案例。他说,那是因为这种事情是发现不了的。因为就像电视、电话产生的辐射一样,这些东西你看不到,它慢慢地摧残你的身体。刘振雄说,他们部队的退伍军人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已经去世了,死者的平均年龄只有4、50岁。

刘振雄说:“举个例子吧,一个班12个人专门搞原料化验,这些人只剩下一个,这一个现在也死掉了,上个月死掉的。他们的平均年龄还不到40岁。”

过去几年,8023部队的老兵在全国各地都进行集体上访,要求政府给予赔偿。据悉,政府从2003年开始为曾在核试验基地服役的军人派发每月300至4200元不等的核岗位津贴,并为因核试验死亡的军人家属提供5000元的一次性补助。不过,由于各省市参与核试验的军人数目不一,各地的抚恤政策也不统一,部分老兵并未能得到足够补贴。

曾在部队生产和提炼核原料的退伍军人刘振雄说,在核试爆外面清理现场的那些人有防毒面具和其他防护设备,因此那些人受到的辐射比他们这些天天直接接触核原料而又毫无防护的人受到的辐射要少得多。但那一批人还能享受到国家的赔偿,而他们的境遇则不一样。

刘振雄说:“叫我想,他们的毒气还没有我们大。我们是直接用手工炮制那些原料,所以我们的毒气还比他们大。但是他们的部队现在还在呀!因为有人给他们说话,国家已经下达了文件,知道这个部队。但我们这个部队他们不知道,因为这个部队岁数不大,12年以后就没了。也没有人给你说话,没有人替我们向国家提出一些要求什么的。没办法!”

刘振雄表示,他和他的战友们已多次为争取赔偿进行上访,但有关当局只是说愿意研究这一问题,迄今为止仍未做出任何具体答复。


关键词:中国,核试验,核爆炸,核辐射,核原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