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地方政府对新医改缺乏热情?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撰文指出,中国地方政府和医疗系统对中央政府最新推出的医疗改革方案缺乏热情。

*断绝医院和医生财路非常艰巨*

经济学家杂志4月16号刊登评论文章指出,中国医疗体制改革的一大目标就是打破公立医院依靠向病人收取检查费、医疗费和其它治疗费的现状,而政府目前的补贴只占医院收入的很小一部分。

官方媒体报道说,医院百分之90以上的收入来自医疗服务和开药,而这方面的管理不当,收费过高。因此,断绝医院和医生这方面的财路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评论文章还指出,地方政府对医疗改革同样缺乏兴趣。官方称,医改计划的8500亿元开支中,中央政府只出百分之40。因此,省级和下级政府可能不愿意把钱投到这种不能立时看见果效的地方,例如促进就业和GDP增长等。

根据中国政府日前推出新的医改方案,政府计划在3年内使城镇职工和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以及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覆盖城乡全体居民,参保率将超过百分之90以上,使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到2011年时全面覆盖城乡居民。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系主任白重恩指出,从地方政府来讲,他们也非常希望改善地方的医疗卫生状况,加大对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投入。

他说:“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就是,中央会定政策,但并不会出政策所需的所有资源,使得地方政府受到了一定的压力。但是,医疗改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而且这次改革的落实也是由李克强副总理负责医改小组工作。所以,如果中央政府有足够的政治决心,地方政府在这方面是可以贯彻执行的。觉得还是值得期待的。”

*地方政府是否有热情和动力?*

北京理工大学中国问题学者胡星斗教授指出,医改方案的8500亿元分3年投资,中央政府只出一小部分,绝大部分投资由地方政府配套。因此,地方政府是否有工作的热情和动力,可能会是医改计划能否落实的一个关键问题。

胡星斗教授还指出,过去,中央对地方领导人的考核主要看GDP和财政收入情况,这次医改计划让地方政府增加支出,地方政府很有可能不情愿。胡星斗教授主张中央政府改变政绩的衡量指标。

他说:“要以人民的满意度和支持率作为衡量地方政府领导人的一个最主要的政绩,也就是说,可以通过独立调查,或者是由中纪委,或者是中央指定的调查机构去做民意调查和民意测验,如果这个领导人连百分之50的人气,或者说百分之50的支持率都没有,那么即使GDP增长再高,他也很有可能是急功近利的,是伤害了地方人民的利益的。”

针对有些人担心医院今后不能再靠开药创收,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系主任白重恩指出,不同人受益程度不一样,受到的影响会不同。

他说:“另一项收入就是所谓的处方费,这部分支出,医保是可以报销的。所以,医生一方面收入会减少,另一方面收入也会增加。可能以前在药方面收入比较多的医生,现在得到其它方面的收入要少一些。但是,另外一些医生比以前的情况会变得更好。所以,不同的人受益的程度不一样,受到的影响也会不一样。”

广州中医药大学肖会泉医生认为,这次医疗改革取消了公立医院基本药物百分之15加成,通俗地说就是,过去,基本药物进100块,医院加百分之15,即115块再卖给病人。现在,如果药物进100块,就卖100块给病人,医院的财路似乎被切断了。但是,肖会泉医生表示,如果政府再把这笔钱补偿给医院,医院的财路就仍保持不变。

他说:“关键是这笔钱中央拨一部分,地方拨一部分,但是对医院财路,我估计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如果确定这笔钱由地方政府拨给医院的话,那就没有实质的影响,如果补助给医院,还是好事情。但是,这个方向的持久性就很难说,因为今后药品越来越贵,基础药物是不是越来越多,而且这笔费用是不是按时补助给医院,量是否会增加,这都很难说。”

中国政府推出的医改计划提出推进公立医院补偿机制改革,加大政府投入,完善公立医院经济补偿政策,逐步解决“以药补医”的问题。

新京报的报道则指出,改善医生待遇,是医改成功的前提。报道说,没有一支稳定、敬业、高素质的医疗队伍,医院修得再漂亮,医疗设备再先进,医疗花费再低廉,医疗质量也不能得到保证。


关键词:中国,医疗改革,医改,以药补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