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骂成龙:中国人借题发挥表示不满


4月18日,香港武打电影明星成龙以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的身份在博鳌论坛“创意亚洲”分论坛上说:“有自由好还是没有自由好,我现在真的已经混乱了。太自由了,就变成像香港现在这个样子,很乱,而且变成台湾这个样子,也很乱。”他又说:“我慢慢觉得,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因为若不管,就会胡作非为。”
成龙的话引来一片批评之声。中外媒体都予以广泛的报导。我们现在来比较一下。

*反应基本上负面*

《华尔街日报》4月20日报导说:“当他的话在中国互联网上出现以后,得到的反应基本上是负面的。”

中国西部网4月23号报导说:“成龙‘真情演说’,短短五分钟,得罪了大陆、台湾和香港的民众,引发诸多争议。”“在内地,......被很多热爱自由的知识分子上纲上线痛批。......中国网普遍对成龙的言论反感。”

但是《华尔街日报》的报导还说:“中国官方可能会很赞赏成龙的话。”

《纽约时报》4月24号报导说:“很少有人公开承认成龙的观点,很多中国人默默地接受或者赞同成龙的观点。共产党长期以来一直强调,中国人不适合西方式的民主。即使很多受过教育的中国人也毫无愧色地坚持说,他们的大部分同胞文化太低,素质太低,无法参与政治和管理事务。在北京的中国政治分析人士摩西说,华人当中有一种普遍倾向,认为过多的自由会引起不和谐和不稳定。”

中国一些非主流媒体正是藉着批成龙的机会,批驳“素质论”和“国情论”。《沈阳晚报》4月22号的一篇评论说:“中国人是要管的,否则便会为所欲为”。这句话......也许意在直指国民的劣根性,却分明又是如此耳熟。从十九世纪末期开始,国内一些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某种说教,‘中国人的素质低’,这种论调的核心就是看不起中国人。也正因为如此,不少人干脆认为国人不能有太多自由,否则,就要天下大乱。”

由记者主办的华媒网发表的一篇评论说:“成龙大哥在博鳌论坛上的这番言论,却反映了他对民主体制的无知......。中国人是需要管的,这句话本身是建立在歧视中国人不能自我管理的基础上的。这种结论是建立在中国人属于羊群这样的缺乏自律自控的群体上的。”

《华商报》4月24号的一篇评论问道:“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权力与精英的认识才能够从‘中国人是需要管的’,向‘中国人是需要自由的’进行普遍转身呢?”

美国之音4月19号报导说:“香港民主党副主席、立法会议员刘慧卿说,......成龙这样讲话,......现在拿出来供大家讨论,给大家一个启发,从这种角度来说,这样的讨论还是很有意义的。”

《沈阳晚报》4月22号的一篇评论说:“成龙的所谓‘中国人是要管的’,实际上已经触及到了公民权利的实质。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而成龙的慷慨陈词,显然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考的机会和由头。”

*港台民主受赞扬*

一些中国媒体在批评成龙,“借题发挥”时,罕见地赞扬了台湾和香港的民主。《东方早报》4月23号的一篇评论说:“今日台湾真的‘混乱’了么?对于台湾正在实践的民主,我们时常会听到一些冷嘲热讽的声音。台湾有台湾的问题,但台湾的成长却是有目共睹的。遗憾的是,把台湾民主当‘天大的笑话’来看的成龙们,......只看得到表面的乱象,却看不到台湾已经进入了一种全新的秩序──在那里,不仅有市场经济,更有市场政治。”

《南方都市报》4月25号发表一位南京大学教授的评论说:“这番话许多台湾人不满意,因为今天的台湾政治生态至少比过去的专制威权更好一些;许多香港人不满意,因为一国两制的庄严承诺是五十年不变。”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4月24号的一篇评论说:“成龙大哥生活在香港和台湾相对自由的社会里,其可谓深得自由之妙,如今却嫌弃台湾和香港‘太自由’了,‘很乱’,说句不好听的话,他是‘举着自由反自由’、‘扛着民主反民主’呢。不知他这种身份,是增强了其言论的说服力呢,还是正好暴露其虚伪。”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4月21号报导:“中国一批改革派学者发表联署信,直指成龙‘生在福中不知福’,‘忘记了自由制度才是您今天辉煌的主要条件之一’。”

这批中国学者4月20日发表的公开信还说:“您出生生长于香港,并且自由的香港,赋予您极好的条件,让您成为国际武打影星和国际名流,可是如今你是,当了人上人,却不知自由之珍贵,却忘恩负义,背信弃义,丢掉根本。......设想一下,你如果上天让你投胎于香江的另一岸,恐怕您在博鳌论坛大放厥词的机会都没有。”

据美联社、英国《卫报》和英国《电讯报》等外国媒体报导,“他(成龙)的话受到现场中国听众的欢呼。”

*主流社会认同?*

《纽约时报》4月24号也报导说:“在北京的中国政治分析人士摩西说:‘成龙这么说是因为他认为这是真的,社会主流都认同他的观点。”

《常州日报》4月29号的一篇评论就说:“难道骂了成龙,你就不被人管了吗?”,“在这个世界上,哪一个国家的人是不被管的?美国有吗?英国有吗?最民权和自由的加拿大有吗?他们的法律比我们完善多了,不准做的事也比我们多多了。”“成龙说了一个事实,而招来一片骂声。他是错了,只是错在多说了两个字:“中国”。把这两个字拿走,他说的,就是个真理。”

在北京的中国政治分析人士摩西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还指出:“但是有关国家权力到底应该多大的争论越来越多,成龙的这种观点也越来越没有市场了。”

《东方早报》4月23号的一篇评论说:“必须承认,今日中国内地并不是没有混乱。三聚氰胺热销,民宅被‘拆迁党’摧毁……谁能对此视而不见?”“这一切不是因为社会自由太多,而是因为权力‘太自由’。”“只有保障而不是缩减宪法赋予国民的自由,才能真正消除混乱。有言论自由,就不会有因言治罪的混乱;有迁徙自由,就不会有暂住证的混乱;有上访自由,就不会有截访的混乱;有私域自由,就不会有警察夜闯民宅的混乱。”“有经济自由就有经济繁荣,有政治自由就有政治安宁;哪里有混乱,哪里就一定有不自由。”

《南方都市报》4月25号那位南京大学教授的评论说:“那些越是不受任何限制的权力者,越是讨厌别人获得自由。”“具有成龙一样的想法而又掌握权力的人并不在少数。成龙的言论不过是证明了,在我们这个缺乏民主传统的社会里,要让每一个人都具有真正的平等意识和权利意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4月24号的一篇评论说:“必须看到,身处大陆的中国人,实际上所获得的自由和权利尚残缺不全,也不尽如人意。比如中国宪法规定的言说的自由和权利,在某些时候在某些地方尚受到诸多掣肘甚至非法的打压,......而公民的政治权利方面,大陆虽说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在充分实现选举权、政治表达权等方面,同样存在不尽如人意之处,尚需进一步拓展和进取。起码可以肯定,在大陆,民众不是“太自由”了,而可能刚好相反。”

关键词:成龙,自由,民主,政治权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