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4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香港民主派拟议中重要活动遇挑战


今年是六四事件20周年。香港民主派人士准备举行的两项重要活动都遇到了不同的问题,给今年的六四纪念活动和随后举行的七一大游行增加了困难和变数。

*国殇之柱作者入港恐再遇麻烦*

六四事件20周年之际,香港民主派邀请丹麦人权活动人士高志活(Jens Galschiot)来香港,修复竖立在香港大学的“国殇之柱”。这个雕塑作品是高志活1997年六四8周年时创作的,以后竖立在香港不同地点,目前在香港大学学生会楼前。

经过10多年的风风雨雨,这个雕塑出现了一些瑕疵。2008年4月,香港支联会曾邀请高志活来香港修复雕像,但高志活已经到了香港机场却被拒绝入境,打了回票。

今年4月,支联会再度同政府保安局联络,知会该局支联会再度邀请高志活来香港。支联会副主席李卓人议员对美国之音说,他们4月初就向政府报告了他们对高志活提出的邀请。他说:“我们向特区政府反映,要他进来。但是,特区政府没有答复。”

香港和澳门政府从来不对记者查询个案做出评论和反应。李卓人议员说,支联会4月中旬就知会政府说要邀请高志活来香港,但到目前为止没有得到保安局的答复。保安局官员说,“这个事情很难答复。”

李卓人说,既然官方不答复,支联会也只好让高志活先来再说了。在丹麦,高志活也希望最好能得到香港政府的确切信息后再行动,但李卓人说,一旦高志活来到香港后重蹈覆辙再度被拒绝入境,他们会再想办法的。他说:“我觉得有机会。”

支联会另外一位副主席蔡耀昌说,邀请高志活来香港是参加六四20周年纪念活动,并乘此机会修复国殇之柱;如果香港当局老调重弹,再度拒绝高志活入境,支联会只好求助法律途径。他说:“我们不排除通过司法途径,因为在过去拒绝人入境是个行政行为。香港的法庭有理由要处理这类案子,看它拒绝是否合法的。”

*七一大游行与另一游行重叠*

另外一方面,以支联会和民间人权阵线为主要组织发起的七一大游行今年还刚开始筹备就遇到了“挑战”--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一个叫捍卫人格尊严协会的组织挑头也要在同时间同地点举行集会游行,也是从维多利亚公园游行到中环政府总部,途径路线也是一样的。

这个组织的召集人李概侠对美国之音说,他们集会的目的是要求司法正义,反对香港司法腐败。他说,香港是自由世界,结社集会游行示威是正常的。他说:“香港是自由的,游行不是只给某个党派举办的,对不对?香港许多朋友知道,七一这个时间是回归。我们每人都有自由出来说我们的话。”

李概侠是香港西北航运快线有限公司行政总监。他估计,他们三个组织发起的这次七一大游行最少有5千人参加。

不过,李概侠他们组织的游行还有另外一个名称:司法大革命七一游行联署会议。该会议的发言人沈先生对美国之音说,会有一万人参加。他说,七一是回归日,他们之所以选在七一游行就是想打破以前七一游行的单调局面。他说:“我们不希望,七一游行过去从03年开始往往是单一团体单一诉求。我们希望从我们开始做起。我们觉得七一这一天游行是适合的。我们也申请并得到批准。”

苹果日报报导,由于捍卫人权尊严协会(司法大革命七一游行联署会议)的游行时间地点路线都和支联会、民间人权阵线已经组织多年的七一游行重叠,所以,李卓人呼吁市民“验明正身,不要参加A货七一游行”。

对此,司法大革命七一游行联署会议发言人沈先生说,大家各干各的,井水不犯河水,不会发生什么冲突的。他说,他们只是希望能七一游行多元化、诉求多样化,“有行一起游”。

香港民主派2003年举办七一游行动员了50万市民参加,成功搁置政府计划推出的23条立法。7年来,七一游行和六四烛光晚会一样成了香港的文化“一景”。

支联会副主席李卓人议员现在最担心的倒不是怕其他组织来争场地、争参加者,而是担心甲型H1N1流感、也就是猪流感爆发政府干脆以此为由封杀一切游行示威活动。

关键词:香港,七一游行,支联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