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奥巴马顾问概括谈论对华政策蓝图

  • 熊健

维护西太平洋东亚地区的和平、安全和稳定是美国重要的战略利益。而美中两国的稳步发展是维系该地区和平、安全和稳定的关键因素。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首席中国事务顾问贝德日前在首都华盛顿出席百人会18届年会的一次研讨会上,概括介绍了奥巴马对华政策的蓝图。

*若无中国参与许多问题无法解决*

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首席中国事务顾问贝德表示,奥巴马总统的对华政策可以从奥巴马的世界观,对中国的态度以及奥巴马的外交风格体现出来。

贝德指出,奥巴马总统认为目前国际上存在的主要问题有国际金融危机问题、阿富汗问题、巴基斯坦问题,伊朗核问题,北韩核问题,气候变化问题、能源安全问题、核军控以及防核扩散等问题。奥巴马认识到,随着中国过去10年来国力的提升,如果没有中国的重要参与,这些问题就无法成功地提出以及加以解决。

*美中发展道路不平坦*

但是,由于在人权问题、贸易问题以及军事问题上意见分歧,美中两国关系发展的道路并不是平坦的。

贝德说:“我们知道中国的人权记录不好。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奥巴马政府正在并且将会继续提出这个问题。奥巴马总统不相信对人说教。他相信以身作则,率先厉行,来影响别的国家,改善它们的人权状况。奥巴马总统上台之后不久,就下令在一年之内关闭在古巴关塔纳摩的拘留中心。”

*美不会指点其他国家民主发展*

贝德表示,奥巴马也认识到新兴国家发展的道路并不是循直线发展。他并不想要把发达国家发展的模式强加于发展中国家,也不会指点这些国家应该如何实现民主以及如何保护人权。

贝德表示,奥巴马总统凭借独特的沟通能力以及他的名望寻求直接同中国人民接触。今年2月,美国克林顿国务卿亚洲之行访问中国的时候,在北京同15名对政府各级官员进行批评的社会积极活动妇女举行座谈,并且同中国媒体主办网谈,与网民进行交流。

贝德说:“这是比说教更有效的影响人权行为的方式。”

*相信中国等国家应扮演更重要角色*

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首席中国事务顾问贝德还谈到了奥巴马对中国的态度。奥巴马总统相信,特别像中国和印度这样崛起的国家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应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贝德说:“奥巴马并不认为这些大国崛起以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会损及美国的全球利益。然而,他认为中国和印度在扮演更重要角色的同时也要担负其相应的责任。”

*不满意美中目前贸易关系*

贝德指出,奥巴马总统关注美中两国所存在的贸易问题和军事问题。奥巴马并不满意目前美中两国的贸易关系。两国之间的贸易应该取得平衡。他认为美中两国在储蓄和消费比例问题上应该取得平衡,两国在通过减少使用含碳量密集发展增长的手段进行持续性发展方面取得平衡。

贝德还指出,奥巴马总统也认识到美国国内的问题以及国际危机的严重性,因此美中两国有必要共同合作来解决国际金融危机。

4月13号美国财长盖特纳上任后向国会递交了国际经济和货币政策的报告。报告并没有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因为中国已经采取了扩大汇率灵活度的措施,而此举有助于美中在面对国际金融危机进一步合作的机会。

*希望美中军方展开高层对话*

贝德表示,自从奥巴马总统上台以后,军事问题也是他心中关注的问题。美中两国之间在战略问题上存在相当大的不信任。而美中两国军方缺乏明智稳妥的关系是形成这种战略不信任的部分原因。


贝德说,奥巴马总统决定设法破除这种障碍,以便美中两国军方展开高阶层对话。而在不久前,中国拖网渔船在南中国海水域干扰美军船只作业的事件发生之后,这种交流更形重要。双方需要一种机制防止这类事件重演。

*美需要更多参与亚洲事务*

贝德说,奥巴马总统也认为美国需要更多的参与亚洲事务,而不只是一个就近的旁观者,因此在他上台100天之内,已经从事了加强美国同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的双边同盟关系的努力。美国国务卿克林顿今年2月的亚洲之行宣布美国政府有意签署东盟友好合作条约。

贝德最后谈到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外交作风。贝德表示,奥巴马总统是务实的,具有理想,但是并没有意识形态的倾向。他不是一个谩骂者,他尊重外国领导人的不同意见。

贝德说:“奥巴马总统并不讳言,而是坦诚地谈论在人权问题、西藏问题或者是贸易问题上的分歧。奥巴马总统会毫不迟疑地采取必要的措施来固守美国的利益,而这些意见分歧并不会破坏两国之间的关系。”

贝德最后表示,美国总统奥巴马是一个具有解决问题倾向的人,他是一个具有耐心处理国内外事务的人。这个从他处理美国国内经济问题以及北韩核问题的态度上看得出来。奥巴马总统相信聆听中国的看法。他说,如果美国想要表达美国的立场,将心比心,同样的,中国也会想要表达中国的看法。

*有必要将国际问题提升到美中关系核心*

曾经在克林顿总统当政时代担任首席亚洲顾问的李侃如在研讨会上谈论了在美中两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不同的背景之下敦促中国同美国展开具有有效建设性战略和经济对话的重要性。他同时指出了把国际金融危机以及全球清洁气候变化等具有挑战性的国际问题提升到美中关系的核心问题的必要性。可是李侃如认为,如此作具有双刃剑的作用。

李侃如说:“如果我们能想办法把全球性问题挪到双方关系的中心,并且能够有效的处理这些问题,我们就可以为美中关系的长期基本稳定增加新的深度。可是如果我们无法找到适当处理这些问题的途径,那就只会让两国之间的相互不信任的声响回荡不已。

关键词:美国,中国,百人会,美中关系,金融危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