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俄能源战略伙伴关系微妙


中国和俄罗斯虽然仍在谈论能源方面的“战略伙伴关系”,但众多因素使得这段“联姻”看上去并不十分美妙。专家认为,在中国能源安全策略中,中俄合作并不占据核心地位;而俄罗斯虽然在推行其能源战略,但对两国在这方面的合作可能导致其“去工业化”深感忧虑。

*各怀心事*

有学者将俄罗斯利用能源为在国际社会施加政治和经济影响力的政策称作是“新重商主义”战略。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的政治学者查尔斯.齐格勒认为,俄罗斯可能将其在欧洲奉行的这种能源政策照搬到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地区;而中国则对是否将会过于依赖俄罗斯油气的供应相当敏感,因为这种依赖可能会对北京的全球战略形成制约。

齐格勒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研究学院的一个中俄关系会议上说,俄罗斯总理普京曾在多个场合公开表示,要扶植一批大型能源公司,让它们服务于国家利益。俄罗斯和欧盟间的合作和冲突便是这种“新重商主义”的体现。齐格勒说,这方面的经验可以为中国人在和俄罗斯打交道时提供借鉴。

另一方面,中国和俄罗斯虽然一直在谈论合作,但事实是双方各怀心事。

齐格勒说:“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看上去很好。它们表面上一直在谈双方在能源方面的合作潜力。但是这方面还有不少其他选择。”

*中国能源来源多样化*

齐格勒所说的选择就是中国近年来采纳的能源来源多样化的战略。他说,中国在这方面做得相当不错。虽然当前中国石油自给部分仍占大约45%,但这个比例在逐年下降。在进口原油的来源构成上,有一半左右来自中东,大约两成多来自非洲,其他则来自亚太和南美地区,俄罗斯在中国石油供应方面占据比例仍然很小。

齐格勒说,另一种论调宣称中国可能会在天然气方面对俄罗斯形成严重依赖。但是他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天然气在中国能耗上所占比例不到3%,即便到2020年,也顶多占到7%;此外,中国在电力方面的发展和液化天然气来源的多样化,也不至于让它陷入对俄罗斯的过份依赖中。

此外,中国临近中亚国家之间也在进行能源合作。齐格勒认为,这将可能影响到俄罗斯在东亚的能源战略意图。

他说:“能源从中亚绕过俄罗斯,直接输入中国西部的潜力很大。这将会挫伤俄罗斯希望通过控制能源输送实现其‘新重商主义’策略的意图。”

*俄罗斯担忧*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中亚问题学者盖伊.克里斯托弗森认为,其实俄罗斯在同中国的能源合作方面也不乏担忧。

她说:“俄罗斯人非常害怕俄罗斯会成为中国工业化的一个能源供应附属体,而且这也会进一步使俄罗斯走向去工业化。”

克里斯托弗森将中国和俄罗斯的合作分为国家间、临近地区间和在全球石油市场中的互动三个层面。她认为,中国和俄罗斯的战略伙伴关系可能对俄罗斯人很重要,但是并不见得是中国人的战略核心;中国的核心利益在于石油安全和削减国内区域差异。

克里斯托弗森说,中国在和俄罗斯谈战略合作伙伴时,其实已经设立了先决条件:其一是修建一条通往中国的东西伯利亚输油管线支线;另一个条件就是中国提出协调发展俄罗斯远东和中国的东北地区。

克里斯托弗森说,在能源安全策略上,中国一方面要使供应多样化,另一方面是建立起战略石油储备。她说,中国在找油方面做得不错,但是在战略储备上显然准备不足。

关键词:中国,俄罗斯,能源战略伙伴关系,能源来源多样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