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残疾人直面挑战,自尊自立自强


在美国,残疾人跟其他人一样,有着不同的背景,要克服生活中的许多挑战。但是,带着生理或心理上的残疾,要想过充实、满意的生活,就不是一般的挑战了。

简.加勒特小时候很痛苦,不仅仅是因为在校园里被人欺负,或者社交方面存在障碍,因为加勒特生来没有四肢。

“学校生活充满了困难。我不能在游乐器材上玩,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跟同学交往。因此我压力很大。我在校园里的成长过程中,遭到许多孩子的取笑和欺负。”

加勒特的经历,让她成了“独立生活中心”的主任。这是一个设在加州伯克利市的组织,宗旨就是支持残疾人。加勒特说,有残疾的孩子见到其他孩子也有残疾时,会帮助他们建立自信。

加勒特是在奥克拉荷马州的奥克拉荷马市长大的。在那里,她很少见到其他有残疾的孩子。一年夏天,父母送她到专门为残疾儿童设立的夏令营去,才使情况发生了变化。

“这个夏令营最了不起的地方是,每样设施都是为残疾儿童设计的。因此,我们可以去玩,可以钓鱼,可以射箭,可以骑马。我们可以围坐在营火四周。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周围的一切都是无法接触的。如今,一个新世界向我开放了。”

残疾人往往比正常人更容易掌握必不可少的生活能力。就说埃斯珀兰萨·迪亚兹·阿尔瓦雷斯吧,她生来患有脊椎裂,不能行走。她的双亲都是移民,不懂英语。所以她很小的时候就成了家里的发言人。

“我必须比自己希望的更快地长大,因为我必须替父母做翻译。五、六岁时,我就必须听到账单的事,听到医药费、保险费以及我本身残疾的事,还要了解许多有关残疾的问题。我要听到‘啊,你要做这个手术,那个手术’。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我如此成熟。因为我在年幼时期听到了这么多的事。”

有些人和阿尔瓦雷斯以及加勒特不同,他们并不是生来就有残疾,而是后来因为意外事故或者疾病而导致残疾的。

梅林达·希克斯的遭遇就是如此,她曾经是一名成功的电脑专业人员。2003年,希克斯开始感到虚弱,行动失去平衡。经过诊断,她患了多发性硬化症,是一种神经退化的疾病。

“因此,我从一个全职工作者变成了卧床不起的病人,唯一能够出去的时候是有人帮我。我很伤心,不想依赖别人的帮助,来填补我生活里的缺陷。大部分时间,我不愿依靠别人。这种情况非常可怕,我必需控制住它。因此我训练自己,改用四肢爬行,不用两条腿走路。有些研究指出,如果中风的病人开始爬行,脑子就会重新接线,像婴儿学走路之前的爬行一样。到目前为止,这个方法挺有效,但是进展缓慢。”

帮助残疾人的各种技术迅速改善。公众对残疾问题的进一步了解,给公共场所和商业产品的设计带来了积极影响。这些进步会让每个残疾人彻底实现自我潜能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关键词:美国,残疾人,生理,心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