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学者致函批评中宣部控制意识形态


北京大学学者夏业良在博客中致函中宣部长刘云山,批评中宣部控制意识形态、压制学术和新闻自由。曾经撰写“讨伐中宣部”一文的前北京大学副教授焦国标呼吁更多的学者站出来,向“中宣部”说不。

北京大学经济学副教授夏业良在网易自己的博客上贴了一文:致中“喧”部长刘云山的一封公开信, 对中宣部在几个方面的“作为”“不作为”提出强烈批评。

这几个方面是:今年元宵节中央电视台建筑工地大火案;宣传方面,中国电影电视剧都在片面宣传抗日战争都是红军在抵抗打击日军。夏业良特别提到了刘云山的中专生学历,说其“以此学历,长期在团系和党务部门工作,究竟读过多少像样的书,何德何能,竟然要控制全国的意识形态?”

夏业良星期三在自己博客中贴出的这封信,获得网友点击8千多次,28小时后遭到删除。夏业良发现,他5月10日写的一 篇博客文章“苛政是忍耐出来的”也被网管删除了。

在中国,中宣部和中组部,是共产党的重要机构,实际控制整个中国的宣传和重要官员的任免工作。从重要性来看,虽然也是两个“部”,但这两个部门要比国务院其他行政“部”,其级别和地位要高。目前的中宣部长刘云山,是中共政治局委员。

为了防止网管按照屏蔽词汇删贴,夏业良故意用了错别字。比如,中宣部用“中喧部”;人民日报用“日人民报”;求是用“求屎”;环球时报用“环球屎报”,但尽管如此,他的博客文章还是逃脱不了被删除的命运。

*学者:表达对专制无法忍受的情绪*

这样的公开信,有没有实际作用?夏业良对美国之音说,他对这样一种专制逆行实在无法忍受了,他是在表达一种情绪。

他说:“当然你不能直接给胡锦涛写一个公开信。要有一个突破口。中国现在当务之急的是新闻出版自由,言论自由。这是最关键的问题。我这样写,看起来是写给刘云山,但我相信,高层都已经知道了。”

夏业良说,北京大学出版社最近要出版一本书、一本回忆录:梦萦未名湖。结果中宣部一个官员一个电话,吓得出版社就不敢出了。这一事情,让他非常气愤。

“我们不是生活在黑暗的中世纪,但我们有些做法,给人感觉是:不但类似黑暗的中世纪,甚至比希特勒统治下盖世太保时代还要严酷。”

北京学者焦国标,04年在北京大学当新闻传播学副教授,撰写了一篇题为“讨伐中宣部”的文章,引起相当广泛的关注。夏业良说,焦国标终于因为这篇文章而丢掉了北京大学的教职。如果他也因此丢掉北大的工作,他无怨无悔。

*焦国标:夏业良做法有意义*

在北京,“讨伐中宣部”文章作者焦国标对美国之音说,夏业良这种做法,还是有意义的。

“还是有意义的。至于这意义多大,我们很难像实验室里那么清楚的做出明确的“量”。但我们泛泛而论,这些问题都是问题。如果不说,不会解决。说了之后,才有可能解决。”

焦国标说,当年他写“讨伐中宣部”,对中宣部的确造成了一些冲击。但是,这些年来,中宣部开始秋后算帐,“反攻倒算”,重新再努力恢复其权威性。这个时候,夏业良站出来,的确有其意义。中宣部的确应遭到抨击。

中共前领袖毛泽东曾说过:搞革命要靠两杆子---枪杆子和笔杆子。中宣部就是控制笔杆子的。中共能在压力下放弃这种控制吗?焦国标认为,也许一时半会不会放弃,但是,坚持下去,也许会有可能。

“它有个临界点的问题。一般情况下,它平白无故不会放的。但是,如果说到某个临界点,那就不由它了。当年国民党蒋经国也不想放权。”

焦国标说,在这个问题上,不能仅仅从当局愿不愿放权的角度来看问题。焦国标和夏业良都认为,这样出来直接[讨伐]中宣部,可能会遭到报复,付出很大代价。但是,尽管如此,还是需要有人出来做这样的事情。

“不牺牲,在那里活着,也不一定能做其他事。牺牲了,也未必就做不了其他事。”

夏业良在给刘云山的公开信中最后说:如果因此他失去了北大教职,或因此而被迫离开,那么,他感谢这种“成全”,使他有可能成为当今北大为数不多的有骨气的知识分子而永载北大民间校史。

夏业良说,人的生命是有限度的,但追求思想自由和学术独立的精神将永存!


关键词:夏业良,中宣部,刘云山,意识形态,学术和新闻自由,焦国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