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豆腐渣校舍:千万别告诉外国人


四川大地震中的“豆腐渣校舍”最近再次成为新闻焦点。在这次《对比新闻》节目里,我们来比较一下中外媒体的有关报导。

*中国媒体:房屋倒塌非质量问题*

新华网5月8号报导说:“住房城乡建设部城乡规划司司长唐凯8日表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是人为因素致使建筑物在地震灾害过程中损坏,使人遭受伤亡。”

中新网5月7日报导说:“四川省建设厅厅长杨洪波表示,目前尚未发现主要因为质量问题造成的房屋在地震中倒塌。”

《华商晨报》5月8号报导,经过“省内外专家约2500人......进行评估、鉴定”,根据由清华大学建筑研究院、中国科学建筑研究院、中国防灾研究院以及四川省相关设计、勘察研究部门的专家组成的对房屋包括学校损害研究的专家组的“深入分析,研究”,“最后结论是,重灾区房屋建筑抗震设防很难抵御此次特大地震的破坏,重灾区房屋的倒塌是不可抗的”。

*VOA:对倒塌房屋不作质量鉴定*

美国之音4月25号报导说:“北川信访局透露,由于上述结论,四川省建设厅已有明确规定,对5.12地震垮塌房屋一律不进行质量鉴定,只对未垮塌的房屋进行‘可以使用’、‘不能使用’、‘加固使用’等鉴定。”

*外国媒体:中国压制要求调查人士*

与此同时,西方媒体继续报导中国政府回避校舍质量问题,压制那些要求调查“豆腐渣工程”和惩办肇事者的死难学生家长和活动人士。

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5月12号报导说:“地震刚过,中国教育部官员曾经说会进行彻底调查,承办‘豆腐渣工程’的肇事者。但是后来政府就一直表示没有发现‘豆腐渣工程’。省级司法部门说,没有他们的批准,法院不会受理这类案子。新闻媒体,国内记者都知道,如果他们报导这种事情,就要自己冒风险。......大多数中国媒体没有报导这些消息。少数敢于到北京向中央政府请愿的家长说,他们受到阻挡、拘留和骚扰。”“几个领导这场要求追究责任活动的人士也遇到麻烦。......其中一位是黄琦,去年夏天被拘留,被指控掌握国家机密。他试图帮助家长,并且把他们的一些材料放到互联网上。 另一个是四川的环保活动人士谭作人,他自己进行调查,被指控企图颠覆政府。因此这些出头的鸟都被枪打了。”

《今日美国报》5月12号报导说:“......37岁的活动人士王小同,他是一个企业主。他说,由于他到学校遗址去调查建筑质量问题,今年4月开始受到警察跟踪。他被迫逃离那里。他说:‘当局害怕真相被揭露出来,所以他们动用人力物力监视我和我父母。’王小同已经搬到上海。他说,他不想遇到谭作人的下场。”

英国《电讯报》5月12号报导说:“去年四川大地震死难学生的家长受到警告说,如果他们在5月12号地震周年这天举行悼念活动,就会被抓起来。”“为了压制抗议,一些家长已经被关进所谓的‘黑监狱’多达21天。罗国明说:‘警察这个星期来我家,说如果我们搞悼念活动,那就不是暂时拘留了,可能会判刑几年。’罗国明曾经计划5月12号在都江堰附近的聚源中学遗址悼念他16岁的女儿罗丹。准备参加悼念活动的还有其他大约300名死难学生的一些家长。罗国明告诉《每日电讯报》记者说,他去年9月已经被拘留了7天,没有受到起诉,也没有告诉他拘留的原因。当时他和一批家长前往省会成都,要求政府调查校舍倒塌问题。”

美国之音5月7号报导说:“一位遇难学生家长说:‘我们举行悼念活动,他们又是抓人,又是砸纪念碑。就是不答复我们的诉求。’”

*中新网:坚决杜绝“豆腐渣工程”*

据中新网5月8号报导:在全国中小学校舍安全工程电视电话会议上,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要求“坚决杜绝‘豆腐渣工程’,一旦发现质量问题要严肃查处,绝不手软”。刘延东还说“校舍安全工程要公开透明,......接受新闻媒体和社会监督,使工程成为‘阳光工程’”。

*外国记者受袭击*

然而与此同时,西方媒体记者接二连三地受到袭击。《纽约时报》5月11号的一篇评论说:“在过去这个星期里,一批西方记者在四川受到人身攻击......。还有一些记者由于采访校舍坍塌死难学生家长而被警察拘留。”

《洛杉矶时报》5月8号报导说:“在华外国记者俱乐部星期三抱怨说,这个星期发生了三次西方记者在报导即将来临的地震周年时受到粗暴对待,摄像设备被损坏的事件。”报导说:“《金融时报》的贾米尔.安德里尼说,他星期二受到村里官员的殴打,星期三受到绵阳市警察的殴打。”

*中国官方否认*

对此,中国官方一概否认。中国网5月7号报导说:“四川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省政府新闻办主任侯雄飞说,关于近期有7个境外记者在灾区采访受到骚扰、干扰和拘捕,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接到这方面的投诉。我们对四川抗震救灾的区域是完全开放的。”

*外国媒体:对西方媒体设防*

与中国官方的“完全开放”恰恰相反,西方媒体报导说,中国官方对西方媒体处处设防。《纽约时报》5月8日报导说:“最近几天里,一些不愿意沉默的死难学生家长受到严密监视,一些试图采访死难学生家长的外国记者受到拘留。”“去年失去11岁儿子的尚军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星期一以来,绵竹市政府派了大约两百名安全官员和干部监视几十个家长。尚先生说,一个官员告诉他,......同外国记者的任何接触都是‘对中国不好’的行为。”

英国《电讯报》5月12号报导说:“政府急于把救灾工作当作整个国家在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团结一致的范例。......外国记者和中国的活动人士一再受到骚扰和拘留,死难学生家长被告知不要接受外国记者采访。”

中国政府,外国媒体,谁在撒谎?

*迁怒外国记者*

中国政府在无法平息海内外对“豆腐渣校舍”提出的质疑的同时,甚至迁怒于外国记者。中国网5月7号报导说:“四川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省政府新闻办主任侯雄飞说,‘......有一些媒体记者,他不是去采访灾区群众,采访灾区建设,是问你们怎么不组织起来和政府斗,这样的人我们是不欢迎的!’”

*库南:只能写负面报导和个人经历*

《洛杉矶时报》5月8号报导说:“《爱尔兰时报》的记者克里福德.库南说,他到四川去报导人们的伤痛、苦难和重新崛起,但是星期三被警察拘留。他说:‘我本来不是来写负面报导的,也不是来写我自己的经历的。’但是他说,现在他只能写负面报导和个人经历了。”

关键词:豆腐渣校舍,5.12地震,中外媒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