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北京研讨会探讨六四的深远影响


多位中国学者、律师以及六四民主运动的参与者,最近在北京举行了一次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对六四后中国的民主进程以及社会形势等方面进行探讨。

在六四事件即将届满20周年的前夕,尽管北京当局加紧监控,有关六四事件的讨论仍然在北京展开。上周末一场名为“2009六四民主运动的研讨会”在北京举行,邀集了包括学者、律师、编辑以及因六四事件而坐牢的人士共19人参加。

由于那天也是母亲节,与会人士向六四事件中失去孩子的天安门母亲致敬,并静默三分钟,向六四死难者致哀。

*崔卫平:对六四的集体沉默就等于参与隐瞒这桩罪行*

根据海外中文媒体的报导,包括北京电影学院讲师崔卫平,北大教授钱理群等人都在会上发表论文。崔卫平在她名为“为什么要谈六四”的文章中说,“我们对于六四集体保持沉默,实际上是参与了隐瞒这桩罪行。如此做法已经使得我们每个人,对于这件事情有了一定的责任。”

崔卫平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召开这场会议是因为大家觉得光是写写有关六四的文章是不够的,必须一起进行公开讨论才能有更大效果。她说:“因为大家在一起聊六四,是分享我们的经验,而且是一次公开的谈论,当然我们可以公开写文章,但和我们面对面坐下来聊,谈这个事情,是比以前我们那种签名的方式更进一步的。”

崔卫平进一步表示,如果再过十年,大家还是保持沉默,那么六四就不是少数人作恶,而是所有人都参与的一桩恶行,变成所有人的羞愧和耻辱。尤其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们,对这件事情应该首先负起责任。让良知发出声音,才是民族道德重建、社会重建的起点。

*参加北京六四研讨会的人基本没受到当局的骚扰*

崔卫平表示,为了避免当局的干扰,他们在会议开始前非常小心,会议召开后,到目前她只听说与会人士张耀杰遭到警察讯问。“他给我发了个短讯,短讯里说警察找过他了,说他发给我邮箱里的会议的摘要内容,他们(警察)知道了,但也没有进一步的表示。到目前(我们)没有遭到什么压力。”

崔卫平表示,在会议上大家都踊跃发言。北大教授钱理群在会上指出,20年前,许多学生为中国民主事业献出生命,他作为教师,没有能保护他们,一直心怀内疚,学生蒙冤至今没有得到昭雪,如果他再不说话,就是愧为人师。

此外,钱理群说,他的出席是基于学者的良知。他表示,政治家可以不为六四平反,但学者却必须将六四写进历史,进行讨论和研究。

*学者:对当政者的善意批评并非对现存政权的恶意否定*

中国社科院学者张博树则在会中发表的论文里指出,“发生于2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政府当局对1989公民维宪爱国运动的镇压,从镇压者一方来说,即典型地体现了这种敌对思维逻辑。它把对当政者的善意批评,解读为居心叵测的阴谋;把对现存体制的质疑、分析,解释为对现存政权的恶意否定。这是邓小平等中共领导人铸成历史大错的开始。”

张博树的这篇“论敌对思维”的文章中还表示,“可怕的是,这种敌对思维逻辑至今还阴魂不散,阻碍着我们这个民族走向民主、走向光明,阻碍中华民族真正迈入现代政治文明。”

当年参与六四学运并因此两次坐牢的李海也在会上谈到六四如何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他在六四后生活、工作都受到直接影响,付出巨大的代价。

北京电影学院讲师崔卫平表示,会议中也有人提出这样的研讨会不应该只在六四20周年才举办一次,应该每年都举行,崔卫平对此表示赞同。他说:“我觉得某些空间应该还是有吧,而且空间需要我们去争取,如果你做了,你是在一个非常平和理性而且有道理的情况下去做的,它就会慢慢打开一些空间。”

崔卫平表示,六四事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的一个转折点,也为今天中国的各种情况提供了解释,甚至为中国未来20年的进程提供了方向,所以大家应该公开的讨论,而不是一再地回避。


关键词:六四,北京,研讨会,民主进程,学者,转折点,坐牢,崔卫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