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有关一个中国家庭悲剧的书籍被禁


中国江苏退休教师李世华撰写的《共用的墓碑--一个中国家庭的纪事》一书在中国被禁,李世华的博客也被关闭。李世华以一个农民儿子的亲身经历,在书中记录了共产党执政后的一系列运动,特别是1960年代初的大饥荒给他的家人和他周边的人带来的灾难。

*一本血泪史:一家五口在大饥荒中饿死*

退休教师李世华1943年出生在中国安徽省砀山县的一个农民家庭。1960年代初的大饥荒期间,他家中包括父亲、祖父和叔父在内的五口人在短短28天的时间里被饿死。他撰写的《共用的墓碑--一个中国家庭的纪事》一书从个人家庭悲剧出发,把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历史记录下来。

李世华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在心里酝酿此书近半个世纪,退休后,他先去给家中长辈立碑,然后开始采访,收集史料,终于含泪成书。

他说:“我常常是带着满脸的泪水写的。我常常是写着写着就写不下去了,趴在电脑前哭起来,哭了半天后平静下来再继续写。多少个夜晚我一夜一夜的失眠,但是我觉得我要写下去,写出来,因为这是我四十年的宿愿。”

李世华说,此书原名曾定为《墓碑》。当时他已经成稿交付,等待美籍华裔著名学者余英时先生给该书作序。就在此时,明镜出版社通知他,杨继绳先生记录大饥荒的著作已经面世,书名就是《墓碑》,因此出版社跟李世华商量,将书名改成现在的《共用的墓碑--一个中国家庭的纪事》。

*著名作家巫宁坤:此书具有独特价值*

中国著名作家巫宁坤看了手稿后答应为书作序,他对李世华说,阅读《共用的墓碑》令他痛苦不堪,不忍卒读。只有当他从痛苦中走出来后才能动笔。巫宁坤认为此书具有独特价值,从一个大饥荒中被饿死的农民的儿子的独特的视角,来给几千万农民代言。他评论说,这是一部“用朴实的语言,无比真实的细节和催人泪下的情节写出的回忆录,具有它无可比拟的、独特的价值和感人肺腑的力量”。

为《共用的墓碑》一书撰写序文的还有中国社科院原新闻研究所所长孙旭培。他也表示在读此书时不时难过地流下热泪。他说,“作为农民的儿子,李世华的家庭灾难极具那个荒唐时代的典型性。他的书写得不是个人的恩怨,而是数千万死于大饥荒的无名农民的家庭缩影。”

*《共用的墓碑》用一个家庭的历史悲剧讲述历史*

李世华拜读过杨继绳的《墓碑》。他说,杨继绳的书是从宏观角度出发,从河南,“祸起中原、甘肃不甘,安徽不安”的大角度写成,而他只希望通过一个家庭的变故,来反映一个大社会,一个大时代。特别是当他看到,一些中国网友竟然不相信大饥荒饿死数千万人的历史时,更感到他撰写此书的意义。

李世华说:“杨继绳先生的书出来后,有网友写评论。一个网友说,‘大饥荒死了三千六百万人,鬼才相信呢’。到后来对我的书的评论也有人持怀疑态度说,‘是在胡编乱造,在写小说’。我就更加感到,我自己用自己的事例来写出来,从这个意义来讲,可能比杨继绳的书更具有说服力。”

香港明镜出版社于2008年12月出版了《共用的墓碑》。出版人何频对美国之音说,在世界大多数国家,讲述个人家庭历史的这类书很普通,有大量这类书籍。但是李世华的书却无法在中国大陆出版,令人遗憾。

*蔡咏梅:中国的政治审查制度至今仍十分严密*

香港开放杂志编辑蔡咏梅说,由于大陆的政治禁忌多,审查制度严密,因此不论中国政治的左、中、右派,甚至是被称为“左王”的邓力群都不得不到仍然拥有出版自由的香港出版他们的书籍。

蔡咏梅说:“一般来讲,其实这些书都是在谈中国的事情,如果这些书能够在国内出的话,大家当然选择在国内出,因为他们主要的读者还是在中国国内。但是因为不能出,才来香港出。在香港出书其实也是出于无奈,一个是在香港的读者市场比较小,另外一个是书怎么样进入大陆。一部分是靠大陆人过来买,另外你要带进大陆也很难。”

蔡咏梅说,尽管在香港出书有种种困难,但那些真实记录历史的书籍仍然热卖,比如杨继绳的《墓碑》,吴法宪的回忆录,甚至是邓力群的书都在香港热卖,特别是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录音回忆录英文版,本周四(5月14日)一经面世,几个小时之内已经被抢购一空,人们正在急于订购月底出版的中文版。而这些书每一本在大陆都是“禁书”。

*《共用的墓碑》被列入低俗淫秽色情书籍名单*

《共用的墓碑》一书近来也被江苏有关当局列为违禁书籍。江苏省连云港市文化网的报导说,“海州区文化市场稽查大队按照扫黄打黑办公室的要求”,对该辖区的批发市场和地摊开展了清剿低俗淫秽色情内容的音像制品和查缴违禁书籍的专项行动。行动“主要清查《共用的墓碑--一个中国家庭的纪事》、《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MILK》等违禁书籍及203种含有低俗、淫秽色情内容的音像制品”。

作者李世华说,他的区区22万字的《共用的墓碑》一书,仅仅记载了一个家庭的历史,却受到有关当局如此重视,被列在名单之首,让他感到有些“受宠若惊”。不过,李世华接着说,反右运动中很多被打击的人都是知识分子,写了很多有关文章和书籍。但是,60年代的大饥荒中死去的农民却是沉默的一群,他们默默地死去,不要说立碑,很多人甚至没有留下姓名,没有留下一张照片,更没有人讲述他们的故事和经历。

“所以我感到,我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更有责任给这些人代言,这是我的强大动力,思想原动力就在这个地方。”


关键词:《共用的墓碑》,李世华,大饥荒,家庭悲剧,亲身经历,扫黄打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