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走出衰退,谁应先行?


如何防止金融危机的再度发生,国际学者都把目光放在了世界经济失衡的问题上。但是,如何解决失衡,东西方学者分歧很大。亚洲学者和美国学者在华府举行的一场研讨会上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如何防范金融危机的再度发生?华府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雷德.伯格斯滕(Fred Bergsten)在太平洋经济合作理事会举办的金融稳定研讨会上开出的药方是,解决全球经济失衡。伯格斯滕认为,亚洲国家的储蓄过剩和西方国家的过渡消费是这次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而调整世界经济结构,减小失衡问题,美国和中国负有最大的责任。

*欲防范危机必先解决经济失衡**

伯格斯滕说:“2009年,中国的全球经常帐户的顺差将会相当于美国的全球经常帐逆差。总额约4000亿美元。这突出反映了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顺差国和美国作为最大的逆差国所起的作用。所以,如果我们要解决全球失衡问题,首先就要同时解决美国的逆差和中国的顺差。”

伯格斯滕说,解决的办法是美国要增加储蓄,减少消费,而中国则相反,要增加消费,减少储蓄。伯格斯滕还特别强调,中国的汇率改革是调整经济结构的一个重要一环。人民币币值被严重低估不仅加重了中国的经济结构失衡,而且对亚洲许多国家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因此,这位在美国财经界和政界都有相当影响力的学者认为,中国和亚洲其它新兴经济体在改善全球经济失衡方面责任重大,应该加快结构调整,带领世界经济走出衰退。

*推动经济复苏 美欧责任重大*

伯格斯滕的观点受到了亚洲学者的质疑。亚洲开发银行研究院院长河和正弘(Masahiro Kawai)认为,应该并有能力发挥率先作用的不是亚洲而是欧美。


河和正弘说:“不要忘记,眼下的这场危机的震中是在美国和欧洲。银行系统问题、过度杠杆化,以及整个震撼全球的金融大地震都发生在这两个地区。这两个地区的金融系统现在还有很大的麻烦。所以,欧美加快结构调整,加大复苏力度应该是头等优先的事情。”

河和正弘还表示,亚洲虽然经济发展较快,但总体规模尚小,只能够为全球经济复苏起到一些辅助作用,真正的复苏必须依靠美欧的力量。

*韩元升值的教训*

韩国高丽大学经济学教授朴英哲(Park Yung-Chul) 也认为,东亚新兴经济体的力量还不足以把世界经济拉出衰退,即使是中国,它的经济规模现在大概也只是比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稍微大一点。

朴英哲对伯格斯滕提出的要中国等亚洲贸易顺差国进行汇制改革的观点提出了不同的意见。朴英哲表示,改革看上去是合理的,但实际效果却令人很难接受。

他说:“我百分之百地赞成伯格斯滕对减小全球失衡必要性的看法。我也认为,失衡的加剧是产生目前危机的一个原因。但东亚国家为什么这么想要增加外汇储备呢?我来告诉大家。”

朴英哲列举了韩国汇改的惨痛教训。他说,2007年韩国率先采取行动调升韩元币值,减少储备。升值以后,韩国出现了赤字,结果引起投资人的恐慌,纷纷撤资,造成韩国金融系统流动性短缺的严重问题。朴英哲指出,在没有对国际金融机构进行根本性改革,确保世界金融系统拥有足够的流动性之前,个别国家先行进行汇改,减少储备是非常危险的。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伯格斯滕对韩国汇改的教训有着不同的看法。他回应说:“韩国勇敢先行,进行货币升值,我对此表示赞赏。正如朴英哲所说,这是正确的。但问题不是因为韩国做了正确的事情,而是亚洲其它国家做了错误的事情,它们没有相应跟上,结果让韩国置身困境。中国是韩国的主要贸易伙伴,韩元升值,而人民币不动,韩国自然就有大麻烦。”

伯格斯滕认为,这个教训恰恰说明,亚洲国家只有通过合作,才能够完成汇改的任务。

*亚洲作用不可轻视*

伯格斯滕还指出,朴英哲和河和正弘关于新兴经济体实力太小,难以承担推动世界经济复苏任务的看法是缺乏事实根据的。他说,新兴经济体作为一个整体在世界经济中占比50%(以购买力平价计算)。更重要的是,它们的占比每年都要增加2到3个百分点。危机之前的增长速度是6到7个百分点,比发达经济体快出一倍以上。

就全球经济来看,伯格斯滕说,亚洲占了1/4,北美占1/4, 欧洲占1/4,世界其它地区占1/4。伯格斯滕表示,美欧在经济复苏中自然责无旁贷,但亚洲新兴经济体所具有的重大作用也是不能否认的。

关键词:衰退,金融危机,经济复苏,美欧,东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