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独立作家因撰写六四被传唤和抄家


北京独立作家江棋生最近因为撰写六四受害者报告,遭到北京市公安局传唤以及两次抄家。江棋生表示,他对当局的作法一点也不意外,更不会因此停止对六四真相的揭发。

曾经因为六四多次坐牢的中国异议人士江棋生在最近发表“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报告中除了翔实记录20年前6月3号晚上以及6月4号清晨,解放军在首都北京的屠杀过程、受害者的名单以及当局在事后的惩处作为,也公布了出狱后的六四人士近况以及仍在狱中的六四良心犯的情形。

*江棋生:要让大家了解历史真相*

江棋生表示,之所以撰写这篇报告是因为20年来当局都没有从错误中学习改进,他希望借由这篇报告,让大家都能了解历史的真相。

江棋生说:“官方都没有改正的意思,作为民间,尤其是我自己就是一名六四受害者,我有话要说,要把当年那场六四镇压造成那么多受害者的状况要如实地写出来,让大家都能记得历史的真相,另外,这也是我良心上才能交代得过去。”

1989年正在中国人民大学攻读博士的江棋生因为参与民运,被当局以“收容审查”的名义关押5个月;1994年五月,他因筹备纪念六四5周年,再次被当局“收容审查”关押45天;1999年六四10周年前夕他因呼吁公众 “点燃万千烛光共祭六四英魂”而被捕,2000年底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四年徒刑。

在六四20周年之际,江棋生选择撰写这份民间报告,在报告中他写到,“面对波澜壮阔的八九民主运动,站在历史的错误方面、拒绝政治民主化变革的中国官方,竟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动用全副武装的军队,用坦克和机枪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一手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六四大屠杀事件。”

*曾被两次抄家*

也因为这篇报告,江棋生在三月份被北京市公安局人员带走侦讯,随后还在他的居所进行搜查,没收了三台电脑以及大量的手稿和书籍。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当地公安在上星期五又进行第二次抄家,再度没收江家唯一所剩的电脑,并开始监控江棋生的行动。星期三下午当美国之音试图联系江棋生时,他的妻子章虹表示,江棋生在警察的“陪同”下一起去锻炼身体。

章虹说:“因为他天天下午都要去锻炼的,警察的意思是你别出去,江棋生说我有人身自由,你有什么权力不让我去,警察没办法,就说那我送你去吧。他现在出去的话,警察就跟着他,所以他一天就出去一次。(警察)就是不让他发表那篇文章,跟他说,你别写了,我们捣乱两次,你也写不成了,别写了。”

对于在六四周年的前夕,不断遭到当局的骚扰,江棋生表示,不管当局怎么做,他都对得起良心,都能坦然面对。“你抄家也好,怎么也好,这都是我良心告诉我,必须做的。现在看来,还真有必要做,因为我不做的话,别人好像没有做的这么多,就这方面,搜集资料方面。当然,每个人都在做个人可以做的部分,很多人都在做。”

*江棋生:要让今天的年轻人了解六四*

江棋生表示,现在中国大学里的学生很多都不清楚六四,不认识赵紫阳,因为近20年来中国官方媒体上都禁止相关报导。但是他并不担心,因为真相是无从隐瞒的。

江棋生说:“因为本质上,这是一种隐瞒和欺骗,你为什么不让年轻人知道真正的历史呢,就这一点,就会促使他去寻找真相,并且得到他应该得到的结论。那是一场很大的人权灾难,它跟现有制度下不断产生新的人权灾难,出自一个根源,就是我在报告中说的,就是一党专政制度。”

江棋生说,他并不愿意说六四的平反,也不期待他个人的平反,他要做的是为六四翻案,要推翻中国官方的定论。

中国当局起初将六四定调为反革命暴乱,后来改称为六四动乱、六四风波或者是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多年来,尽管面对异议人士以及国际社会的呼吁和压力,中国政府都强调不会改变对六四的定论。


关键词:江棋生,六四,传唤,抄家,受害者报告,赵紫阳,年轻人,中国,平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