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中学者探讨中国在非洲角色


为了获取能源和扩大市场,中国近年来显著加快了进军非洲的脚步。中国在非洲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受到关注。对于非洲大陆来说,中国究竟是最新闯入的殖民者,还是经济发展福音的传播者?美中学者在华府举行的一次研讨会上就此进行了探讨。

据世界银行统计,中国目前石油消费超过三分之一来自非洲。过去的8年时间里,中非贸易以30%的平均速度增长,去年年底突破千亿美元。现在在非洲投资的各类中国企业已经超过八百家。

*评价两极化*

和中国国内经济的高速增长一样,中国在非洲迅速扩大的经贸利益最近也倍受瞩目。在华府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举行的中非关系研讨会上。

威斯康星大学政治系教授爱德华.弗里德曼(Edward Friedman)说,关于中国在非洲扮演何种角色的辩论容易出现两个极端。辩论的正方往往把中国描述成非洲的救世主;而另一方则认为中国是继欧洲列强之后,在21世纪进入非洲掠夺资源的新殖民主义者。

弗里德曼认为,中国在非洲实际扮演的角色要复杂得多。一方面,对于石油消费占全球10%、煤炭消费占全球70%、铜和镍消费占全球四分之一的中国来说,非洲庞大的原材料和能源储备对中国的吸引力无庸置疑;但另一方面,中国在非洲的贸易和投资也对非洲大陆的增长产生积极的影响。

弗里德曼说:“中国的参与造就了非洲的经济增长。中国在非洲的采购、投资、以及基础设施建设都对非洲有利。而且由于中国在非洲的存在引起的竞争,日本、印度、欧盟、甚至马来西亚等国家也开始向非洲提供更有利的贸易和投资条件。”

*中国投资激增

世界银行去年下半年发表的一份报告说,从2001年到2006年,中国在萨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的投资从每年不足10亿美元激增至70亿美元。世行说,截至2007年底,中国对非洲10个大型水力发电项目提供的融资将把撒哈拉以南地区的发电量提高30%。

华府智库美国对外政策理事会资深研究员、<<中国改革观察>>主编江佳士(Joshua Eisenman)对中国、非洲、以及国际机构提供的数据进行了分析。他说,对于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国家来说,对华贸易增加往往意味着更快的GDP增长。此外,他的研究显示,中国并没有象很多人怀疑的那样,在对非贸易的过程中特意选择回避欧美的传统势力范围。

他说:“我们分析了有关中非贸易和非洲接受西方国家海外发展援助的数据。对于那些认为中国在非洲扩张刻意回避西方、选择西方排斥的国家作为突破点的人来说,我们的分析结果可能有点奇怪。因为数据显示,那些接受西方援助越多的国家,往往和中国的贸易额也越大。”

*中小企业准备不足*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教授、中非关系学者姜闻然博士去年九月对中国在非洲的采矿企业进行了实地考察。

他说,尽管中国政府的“走出去”战略把很多中国企业带入非洲。但实际的情况是,很多企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对于在非洲大陆投资并没有充分的准备。而过去一年里,金融危机造成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导致很多在非洲的采矿企业难以经营下去。

姜闻然教授谈到他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见闻:“很多采矿企业草率地进入当地。由于环保要求很低,所以他们使用的是在中国都不再允许使用的冶炼设备。但是当地官员为了增加就业,对此并不理会。他们收了一些贿赂就离开了。在我们离开刚果几个月后,当地的治安显著恶化,抢劫、谋杀、绑架案件上升。这些企业的情况更加糟糕。”

*对非洲的了解不足*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非洲研究室主任贺文萍女士说,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的确存在一定的盲目性。她说,其中部分原因是中国的非洲研究近年来没有跟上双边关系的发展。

贺文萍说:“就那我所在的中国社科院来说,商业团体、政府、以及媒体对非洲信息的要求不断增加,但我们始终处于人手不足的状态。80年代,我们的担心是中国和非洲的经贸关系落后于政治关系。现在,我们对非洲的了解大大落后于双方的经贸关系。”

世界银行去年发表的报告指出,中国目前每年从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进口的自然资源超过220亿美元,其中80%是原油进口。此外,中国在非洲的基础设施投资过程中越来越多地要求接受贷款的国家使用自然资源作为偿付手段。

美国对外政策理事会资深研究员江佳士说,在中国对非洲的基础设施投资产生正面影响的同时,中国在“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下拒绝考虑人权、环境、以及安全等因素。他担心,这种投资短期内可能会促成当地经济发展,但长期来说,并不是非洲的福祉。

关键词:中国,非洲,石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