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加州召开宪法会议解决预算危机?


在美国加州举行的特别选举结束后,州政府面临空前的预算赤字和经济困境,民间呼吁召开加州宪法会议的声浪再度扬起。

加利福尼亚州星期二举行特别选举,州长和州议会提出五个主要的修补预算案,遭到选民全面封杀,州长和议会必须面对213亿美元的庞大赤字。

加州的失业率超过百分之十一, 房地产市场哀鸿遍野,基础建设年久失修,税收锐减,经济严重衰退。而州政府编列预算每年几乎都要上演议会民主党和共和党成员壁垒分明、僵持不下的局面,显示州政府和州议会的施政和议事严重失调。

*一些民间组织积极推动召开加州宪法会议*

旧金山地区的民间组织海湾地区委员会是个为当地大公司推动公共政策的商业机构。委员会几个月前开始积极宣导举行加州宪法会议的活动,希望通过会议,修订加州宪法,用猛药来治疗加州政治的病根。委员会的代表星期三在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举行新闻发布会指出,选民否决五项预算提案,反映出他们对加州府会和现行政府系统解决问题的能力缺乏信心。

无党派的硅谷网络合资组织是硅谷地区的政、商、学界的菁英组织,他们表态支持委员会的提议。合资组织的发言人简宁斯说,加州政府系统问题重重,看来已经无法从内部自行解决,我们必须采取行动。简宁斯表示,他们的董事会无异议支持海湾地区委员会提出的宪法会议提议,还帮助委员会在硅谷地区推动宣传。他说明支持的原因。

简宁斯说,预算赤字虽是州政府的问题,但硅谷也高度关切,因为这里有加州丰富的经济资源,硅谷的企业资助许多加州的项目,我们必须有一个正常运作的州政府。

加州宪法会议需要州议会三分之二成员同意才能举行,这些商业团体组成的联盟宣称,如果州议会无法通过,他们将搜集选民的签名,把举行宪法会议的两个提案纳入2010年的选举。第一个要求选民同意举行宪法会议,第二个决定选拔代表的方式和议题范围。初步建议从两万五千个选民当中随机选择四百个代表。

*学者对召开宪法会议提出质疑*

洛杉矶加州大学公共事务和管理学院教授米切尔说,因为加州一再发生预算危机,州政府和州议会经常陷入僵局,重要施政无法推行,人们开始寄望于一个新宪法,让州政府和州议会能正常运作。

南加州大学法学和政治学副教授克雷顿分析了州宪法会议的优劣点。他认为宪法会议可以检讨施政缺失,人们更能放手修改整个系统。然而宪法会议也有不好的地方。克雷顿说,问题在于宪法会议没有固定的议事程序,与会者都有一肚子改革构想要实现,却没有彼此认同的优先顺序,可能陷入一片混乱。

海湾地区委员会主席旺德曼表示,宪法会议只讨论政府组织和功能,包括预算审议、选区划分、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以及学区的关系等等,但不会讨论所有的社会议题。

米切尔认为议题不能限制,他对宪法会议持保守的看法。

米切尔说,宪法会议的议题无法限制,完全开放,讨论中无法避免一些争议性大的问题,与会代表是否能就新宪法达成共识也很难说。除了预算问题外,加州的同性恋婚姻、非法移民、公立学校的课程内容以及人工流产等问题,都是意见分歧的议题。

*组织宪法会议需要精密的筹划*

米切尔说,宪法会议是个非常复杂精密的过程,牵涉到议会提议、选民投票同意、选拔会议代表,打造出新宪法后,还要取得选民同意,这是一个漫长复杂的过程,加州从1879年以来还没有举行过,我们缺少举行宪法会议的经验。

克雷顿认为宪法会议要行得通,首先发起人必须周密筹划,决定议事程序。其次,与会代表要有共识,如何讨论、发言长度、以及处理僵局的方式,都要先规范。

克雷顿说,如果会议代表不谨守议事范围,民众关心的议案很可能被喧宾夺主,所以说会议发起人和与会代表之间必须就议事范围和程序先有共识,遵守规定,才能有秩序的进行。

米切尔则认为不一定要举行复杂的宪法会议,可以用其他方法达成同样的目标,殊途同归。米切尔说,比方说,要改变三分之二州议会成员同意才能通过州预算或者提高税捐的规定。不一定要开复杂的宪法会议,采用选民提案的方式也可以达到同样的目标。所以说,要解决跟预算有关的问题,就提出相关的提案,重点是要让选民了解信服,才能通过。

这次特别选举,五个主要的预算提案都遭到选民否决,米切尔认为州长是关键人物,他必须先设法说服选民这些改变的必要,但是州长做的宣导显然不够好。米切尔认为公投方式优于争议性高的宪法会议。

推动宪法会议的一方这几个月将在加州主要城市宣传,加州议会成员对这个提议还没有共识,一个共和党领袖表示,州议会的当务之急是平衡预算的213亿美元的赤字,而不是考虑一个假设的问题。


关键词:加州,宪法会议,预算危机,选民,选举,法案,共和党,州议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