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专家:中国推行和平并存外交政策

  • 熊健

究竟中国外交政策的原则是什么?有的学者认为,中国的外交政策是对现行国际体系的一个挑战。有的认为中国的外交政策基本上是一个利益相关者的政策。而美国智库的一个来自丹麦的学者奥加德教授表示这两种说法都不完全正确,所以她提出了第三种看法,也就是所谓的和平共存。也就是中国在符合国家利益的原则之下很巧妙的,很务实的在混合运用这两种因素,以寻求中国的最大利益。

*两条腿走路的艺术*

曾经担任中国人民大学的客座教授、目前在美国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担任访问学者的丹麦中国问题专家奥加德教授在结束研究计划返回丹麦之前,日前在威尔逊中心以“两条腿走路的艺术”为题发表关于中国外交政策的专题报告。 她在报告中指出,中国采取和平共存的外交政策,是运用利益相关者的战略,通过说服而不是强迫的手段提出另外一种国际秩序,向国际体系内美国的主导地位提出挑战。

奥加德在发表专题报告之后,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访问的时候,对中国的这个政策作了进一步的分析。

她认为,中国采取这种政策的原因是,设法利用机会,尽可能的填补前苏联在国际舞台上遗留下来的真空状态。如此,中国可以有机会以全球强国的姿态发生作用。中国之所以使用共存的策略,是因为中国还不是一个经济和军事大国,中国目前还没有扮演全球大国角色所需要的手段。

*四种外交原则实践*

奥加德说:“但是,中国善于利用外交手段设法来形成国际政治游戏规则。而中国是少有的能够紧紧掌握对自身有利而对其他国家开放的外交政策的几个强国之一。中国对国际秩序有它自己本身的计划,这些计划并不经常同美国对国际秩序的计划一致。这可以体现在下列的四种外交原则实践上。”

奥加德表示,头一个实践是, 中国设法居间充当调停人,促使冲突对立双方取得妥协。比方说北韩无核化问题,美国站在一边,而北韩站在另外一边,尽管中国同北韩关系密切,可是中国很成功的在美国和北韩的争执中充当调解者的角色。这形成对美国的一种挑战。

奥加德所提出的第二种实践是,如果要进行维和行动,中国要求必须取得有关国家政府的同意才能进行。因为中国设法避免对其他国家进行不必要的干涉。而最保险的做法就是,除非得到有关国家的许可,否则进行干涉就是非法的。中国的这项原则获得许多支持。比方说,中国坚持联合国和非盟必须获得苏丹政府的同意才能在苏丹进行维和行动。中国之所以这样作,是因为要坚持传统国际法上国家绝对主权的原则。

奥加德教授指出的第三个实践是,中国寻求平等互利的原则,但是中国对平等所采取的立场是指国家而不是指个人。另外,中国设法优先促进社会和经济的发展而不是促进政治权利和人权。中国也支持区域性的国际组织和联合国体系内的功能性的组织来协助争端管理工作。中国非常支持非盟以及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工作。而美国相当注重政治权利和人权的问题。

奥加德教授指出的第四个实践就是, 中国的外交和国防政策坚持维护国家绝对主权的原则。而美国采取有限主权论,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权受到严重迫害,外国就有权进行人道干预。

*祖国主权原则*

奥加德教授表示,除了以上中国所提出的四个外交政策原则之外,还有一种被其他国家认为是不合法的原则。这就是,中国基于历史理由,在临近的台湾和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地区所坚持的祖国主权原则。中国可以对周边,对南中国海水域岛屿有争议的国家表示,可以搁置主权问题而和这些国家共同使用该地区的渔业资源和碳氢化合物资源以及交换环境有关的信息。可是中国不断宣示对这些地区的主权。奥加德说,从中国的实际行动中可以看出中国的用意何在。

奥加德说: 中国发出的信息意味着中国很大方,和这些国家分享原则上属于中国管辖权区域的资源。如果中国不满意这些国家的作为,如果中国不满意这些国家的船只通过,中国在谨慎的原则之下,会取消这些善意行动,取消这些国家使用水域的权利。”

*王维正:避免冲突争取合作*

参加这次专题报告研讨会的中国问题专家,美国维吉尼亚州里奇蒙大学政治学副教授王维正教授同意奥加德的观点。

他说:“我同意她的基本的看法,因为我觉得这两者其实并不是互相抵触的。邓小平的十六字真言讲到韬光养晦,不争出头,要争取合作,不跟美国提早对抗,基本上是把既合作又对抗的精神讲得很清楚。”

王维正指出,国际强权之间可能会有冲突的时候,中国就避免冲突,就尽量的争取合作,也可以在多边的国际组织之中短暂的牺牲很狭义的国家利益以便争取长期的利益。换句话说,中国的外交比上个世纪50年代强调意识形态的外交要务实得多。王维正教授认为,奥加德教授基本上认为,现在和50年代最大的不同是,中国基本上是用合作的方法来达到挑战现行体系的目标。

关键词:中国外交政策,和平共存,奥加德教授,王维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