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专家:中国社会发展或推动开放

  • 熊健

美国的“中国问题委员会”日前举行题为 “改革三十年之后民主在中国的含义”的听证会。有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在听证会上指出,最近几年中国的社会和政治的一些迅速发展以及新的机制可能在今后对中国的进一步改革或开放具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迪克森:中美看法不同*

美国的国会-行政当局关于中国事务的联合委员会,就是现在常说的“中国问题委员会”是美国2000年10月成立的一个联合委员会。它成立的目的就是观察中国的人权和法治的发展,向美国总统和国会提交年度报告。该委员会由九名参议员、九名众议员以及美国总统任命的五名高级行政官员组成。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教授迪克森5月22号在中国问题委员会听证会的书面证词中指出,许多观察家在中国经济改革三十年之后,期望中国的政治变化是持续发展不可避免的结果。而美国一般的看法是,政府干预将不会导致经济发展,经济自由要求民主和政治自由。

可是迪克森在报告中指出,中国则认为,迅速的经济发展要求致力于经济发展的中国政治领导层积极的领导。而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是维持这种发展政策的必要因素。因此迪克森认为,北京的看法同美国的看法正好相反。而迄今为止,中国反对华盛顿的“经济发展无可避免的会导致政治变化”的逻辑思维。中国正通过共产党各级领导层统治权力和新兴中小企业家积累财富相结合的模式在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之下推动经济发展。

*李成:西方有误区*

而在这次听证会上作证的美国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项目主任和资深研究员李成却表达了另一种观点。

李成在作证之后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和整个西方有个误区。这个误区是认为自从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后,中国只是在经济方面有杰出的发展。很多中国问题专家认为,由于中国快速的经济发展,中国政府有效的阻止了政治改革。李成认为这种观点是错的。

他说:“他们忽视了最近十几年当中、尤其最近几年当中社会和政治的一些迅速发展以及新趋势。而且这种新的机制可能会在今后的政治进一步发展或开放方面具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因为如果我们缺乏这方面的认识,可能使得我们对中国的政策有很多的局限性。而且美国对华政策有时也会犯一些错误。所以我们要更多的了解中国本身的政治和和社会的很多变化。”

*中国社会变化或推动民主*

李成表示,最近十年或是更长的一段时间中国发生的一些新的而且意义深远的社会和政治变化,可能使中国社会更多的走向民主。这些变化包括快速增长的中产阶级。
李成指出,在十五年和二十年之前,中国中产阶级根本不存在。而现在,在中国的沿海地区以及中国内陆的一些城市中,出现了一个增长非常快的中产阶级。消费和行为模式或本身资金方面都像个中产阶级。众所周知,中产阶级在其他国家的民主发展中起了很多积极作用。

其次,李成提到了中国媒体发展的多元化和商业化。他说,三十年前文革的时候, 中国的报纸、电台、电视台不多,而现在出现了数以千计或百计的这种媒体。这些媒体不只是同一个声音,有时候会有不同的声音。

李成说:“有时候,以前被认为是禁区的问题,比方像官员的腐败,政府的管理作用或者是一些突发事件,像是矿难等等,都得到了报导。媒体商业化和多元性,会对整个中国的政治文化带来很大的影响。”

李成教授指出,中国在民主进程之中的第三个变化是中国公民社会的逐渐成熟,尤其是中国律师的素质有了迅速增长。 他说,在他1985年离开中国的时候中国只有三千个律师,现在北京大学2004年一年当中就培养了过去五十年所积累的法律学生的总数。中国620所法律院校也在不断的培养他们自己的法律人才。这对中国的政治和法律建设非常重要。

*中共党内民主 两派系互动*

除了这些变化之外,李成表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层也出现了党内民主现象。他说,共产党党内民主更多的是两个派系的互动,一个是精英同盟,一个是民粹的同盟。

李成分析说:“他们两个是你中有我,同时代表着不同的利益集团,不同的地区,不同的社会组合,所以一方面是一个集体的领导,同时他们之间互相竞争,或者能够代表社会当中不同的利益,比方说,精英集团更多的代表中国的沿海,民粹更多的代表弱势群体或是内陆。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李成认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也用党内民主来表示制衡的重要性。

李成总结说,中国民主和其他国家的民主一样,是有它自己的特色的。即使是对中国政治非常乐观的人,也不认为中国在短时间之内应该走多党制的路线。

*中国民主有自己特色?*

但是他指出,中国共产党党内有派,有更多合法,更多的公开性,这可以起到积极的作用,加上媒体的商业化多元性,司法逐渐完善,律师队伍的壮大,中产阶级的崛起,还有中国对民主的一些讨论,将会使得中国朝积极的民主方向迈进。

他说:“我觉得,当然,中国的民主走向必须有它自己的特色,中国领导人现在思路从逐渐的或者是渐进的民主,先从党内民主开始然后逐渐走向全民民主,先从司法建设开始逐渐过渡到选举,先从低层开始,村镇逐渐到县省,这是温家宝总理曾经说过的话,然后是比较健康的过渡。当然这是中国政治民主的路线图,是否能够行得通,还有待观察。”

关键词:中国,民主,社会发展,中产阶级,媒体多元化,法律人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