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六四遇难家属受到严密监控


随着六四20周年的来临,中国当局对受难家属以及多位民主人士采取程度不一的监控措施。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表示,当局在5月下旬两次要求她暂时离开北京,被她严辞拒绝。其余人士则遭到24小时监控甚至强行带离住所。

下个星期就是六四天安门事件的20周年,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这几天来在家里以及电话中接受了许多外国媒体的采访。她对美国之音表示,基本上,记者还是可以自由进出她的住所,只是必须在她居住的校区门口进行登记,这些登记的资料都会上报到安全部门。

*警方劝丁子霖六四期间暂离北京*

丁子霖还表示,5月17号当天,当局曾经派人到她家里,提出两项要求。她说:“北京国家安全局的,以他们处长,副处长为首的几个人就到我家,他们的部下就在我家楼下就部岗了。他们在我家逗留了3个小时,就反复谈两个内容,一个就是5月17号下午不让我去参加集体祭奠,第二个内容就是希望我到外地去,或者住医院去检查。”

丁子霖表示,她当时立刻拒绝,结果过了几天,当局又打电话给她,说鲍彤先生已经离开了北京,问她考虑的怎么样。丁子霖说:“他们(警察)就是说,所以20周年我们紧张啊,紧张啊,我们压力大。我说,那是你们的事,我说鲍彤先生已经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我们都从心眼里感激他、敬佩他,他去休息一下,理所当然。我的情况不一样。我的儿子,6月2号是他的冥诞,6月3号是他的忌日,我年年都在家里,我必须在家里。”

丁子霖表示,当局在5月17号在她家楼下部岗后,当天深夜就撤了。现在看来,似乎没有警察上岗,但是不是有暗哨就不清楚了。不过另外两位天安门母亲张先玲与徐珏则遭到当局24小时监控。

*参加六四研讨会人士被当局监控*

在今年母亲节出席六四研讨会的中国女作家徐晓,上星期还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今天她在接到电话时,却表示不方便说话,并且预告未来几天都会是同样情形。
“我现在不太方便接受采访,这几天都不太方便。”
“旁边有人是吧?”
“嗯,对。”

同样出席那场研讨会的独立学者周舵表示,现在他家门外24小时都有警察,不过态度还算和善。如果他想出门,得和他们商量、讨价还价,有的地方他们就不让去。
周舵也指出,今年适逢六四20周年,当局的监控确实严格一些,对不同人士也采取程度不一的手段。

周舵说:“因为这些具体主管的,他要靠这些在第一线的基层警察和他们的直接领导来根据具体情况做比较零活的决策。一种可能就是这些主管的警察他们的想法可能不一样,第二也可能就是我们这些被监控的人,情况也可能完全不一样。”

*当局监控手段缓和显示社会进步*

不过周舵说,比起九十年代当局对六四难属以及民主人士的监控和打压,现在的手段明显要缓和多了,这可能与社会的进步有关。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也表示,当局近年来采取的手段确实有些变化,但这都是依据当局自己的需要而定,特别是在北京申办以及举办奥运的期间。她说:“这种变化是根据当局的需要,你比如,07年08年六四周年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在我家门口上岗,我就可以去木樨地祭奠。而07年以前,他们每年周年都在我家上岗的,(1999年)十周年的时候,那时候我住在人民大学,他们在我家上岗了40天啊!”

丁子霖表示,她既然已经成功地在07年到北京木樨地她儿子遇害的地点祭奠,就不会停止每年的祭奠活动,除非当局不让她去或者把她抓走。她强调六四难属的纪念活动会继续下去。


关键词:六四,纪念,丁子霖,天安门,母亲,祭奠,监控,家属,警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