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越战纪念碑前的往事诉说


每年都有100多万人来华盛顿参观越战纪念碑,他们常常留下一些小物品,或表达敬意,或告慰英灵,或追思越战阵亡将士。

*留在越战纪念碑前纪念品超过十万*

每天早晨,公园巡警都会把游客留在越战纪念碑前的纪念品交给杜里·费尔顿。费尔顿担任位于马里兰州兰多佛镇的越战将士纪念品收藏中心主任已经18年了。自越战纪念碑1982年建立以来,他已经收藏了10万多件纪念品。

费尔顿把玻璃柜的每一件物品都编了号。他带着白手套,非常小心地拿放这些东西。“一定要小心。这是一只香槟酒瓶,还有两只高脚杯。杯子里还有残酒,因此我还没有洗净,它们表达了太多的心意。”

他继续向记者介绍说:“这是唯一一枚自愿归还联邦政府的勋章。勋章的主人在越战时是一名军中牧师,曾经拯救了18条生命。这枚勋章不算完整,应该还有勋带。”

纪念碑前有时会有毕业文凭和学位帽上的流苏,上面附着的字条写道:“这是给你的。”费尔顿说:“这些东西大多数都没有署名。我们很难知道什么人留下了什么东西,为什么这样做。”

在一个恒温储存间里,放着一排排的蓝色塑料盒,里面装着留在纪念碑前的物品,从当年的战士们爱读的书,到战俘营的一小段铁丝网,象征着战争中被俘或失踪的军人。

那里还有许多留给护士们的纪念品,包括一个粉红色的听诊器。当年至少有7千名妇女投身越战,多数担任医护工作。费尔顿说:“这些护士告诉我,她们奉命穿着丛林野战服。但是她们会在野战服里面穿上镶边的内衣,因为她们要时时提醒自己是女性。她们还经常在身上洒好多香水。”

费尔顿介绍说:“每当我们举办展览时,我总是要求要展出一张当年的照片。我希望大家都了解,这些战士当年都很年轻,步兵平均年龄是19岁。我要人们了解,这些人无论来自何处,他们曾经活过,有过家庭,并且都知道死亡影响的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会影响到他的配偶、儿孙、同伴。”

*纪念品:普通人撰写的历史*

留在越战纪念碑前的还有一些反战物品,比如一张被撕成碎片的征兵卡,一把被折成两段的剑。费尔顿说:“过去,历史是由上而下写成的。但我们这里不一样。这些收藏是普通人写的历史,它反映所有生命中的情感。不仅仅是关于死亡,它也赞颂生命。”

物品送来之后,先要确定里面没有藏着害虫。国旗会捐给学校。其它物品被详细分类。工作人员利萨·里基茨将每件物品的特征输入资料库,然后装进盒子里收藏。一些有代表性的物品会不时拿出来展览。

里基茨说,最让她难受的是阅读那些信:“60年代,他们的女朋友或母亲的来信,尤其是母亲写给儿女的信。这些信被退回了。他们在信中谈到最后相聚的时光,在小山上,喝着密尔沃基啤酒,所想做的事。他们在信里说,‘我们本来要相守一辈子,要有我们的孩子。’这些都令我深受感动。”

费尔顿说,越战纪念碑和游客留下的纪念品,帮助国家在一场引发深刻分歧的战争之后疗伤止痛,但这只是整个故事中的一部分。他说:“我们看到的这些都是可以触摸、可以感受、可以计数的。还有许多人来了,但他们并没有留下任何东西。而他们也是纪念碑所诉说的往事中的一部分。你又如何去量化他们的份量呢?”


关键词:美国,越战纪念碑,游客,纪念品,收藏,马里兰州,兰多佛镇,历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