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建国史话 (66):亨利.克莱与废奴运动


1840年,美国总统范布伦的第一届任期接近尾声。大家普遍觉得,范布伦不是一个优秀的总统,他好像不知道如何向民众推销自己的政策。范布伦的失败,让反对党辉格党感到十分高兴。

辉格党在参议院里的领袖是肯塔基州的参议员亨利.克莱。克莱告诉自己的朋友说,他敢肯定,自己将会成为辉格党的总统候选人。

辉格党的其他领袖并不这么肯定。他们对克莱的能力毫不怀疑,但问题是,克莱1824年和1832年先后两次参加总统竞选,结果都败下阵来。

还有一个对克莱不利的因素是,当时美国已经掀起了一股势不可挡的废奴运动。废奴主义者不喜欢克莱,因为克莱本人就是奴隶主。

十九世纪30年代,美国围绕奴隶制度发生的争议死灰复燃,其主要原因是棉花的种植。美国南部各州到处都是棉花种植场。棉花产量巨大,逐渐成为了南方经济单一化的支柱产业。

棉花的种植依赖奴隶。十九世纪30年代,美国的棉花种植主开始觉得,如果没有奴隶,美国南部经济就会崩溃。对他们来说,奴隶制度已经不再是一个对与错的问题,而是生存之必需。

棉花的种植也让美国南部的农业经济依赖于北方的工业经济。北部商船将南方的棉花运往欧洲,然后再把南方需要的商品运回来,南方各州把时间和精力全都集中在了棉花的生产上,从而完全没有想到要在南方发展自己的工业。

这种情况让南方各地的政治领袖忧心忡忡。让局面变得更加糟糕的是,联邦政府的大部分经济援助都用在了北方基础设施的建设上面。

除此之外,还有长期以来围绕进口税发生的争执。对进口物资征税的主要受益者是北方制造商。虽然国会已经决定1842年减税,但那还是几年后的事情,没人能保证到底会发生些什么。

这就是废奴运动兴起时美国的政治和经济大环境。起初,废奴运动是由宗教团体组织的,他们坚信,奴隶制度是邪恶的化身,正义不能跟邪恶相妥协,因此,奴隶制度必须取消。

十九世纪30年代,美国东北部的纽约和新英格兰一带出现了一些反对奴隶制度的社团。他们发行报纸和宣传品,在全国各地大量散发宣传品和请愿书。

南方各州采取行动,试图阻止废奴的宣传品进入南方的地盘。废奴主义者因此宣布,南方各州的行动侵犯了媒体自由和宪法规定的自由请愿的权利。双方的争执引发了一场漫长而激烈的斗争,前后持续二十年,最终导致了联邦的分裂。

我们在前面的建国史话中讲到了废奴运动的起源。起初,废奴主义者并未得到北方的积极支持。北方很多人都对废奴主义者抱有敌意。

然而,1836年,国会众议院宣布,不再接受任何反对奴隶制度的请愿书,这就是所谓的“言论限制令”(Gag Rule)。国会参议院没有通过类似规定,但是类似请愿也很难得到参议院的受理。

美国前总统、国会众议员约翰.昆西.亚当斯带头反对。亚当斯本人并不是废奴主义者,但是他不同意国会的“言论限制令”。亚当斯说,这一禁令侵犯了宪法规定的民众向国会请愿的权利。“言论限制令”让北方的很多人感到愤怒,出于这个原因,很多人才开始支持废奴运动。

围绕奴隶制度展开的激烈争执让辉格党领袖亨利.克莱左右为难。面对外界压力,克莱必须在奴隶制、废奴运动和南方极端主义等问题上表明自己的立场。

克莱参议员一直痛恨奴隶制,尽管他本人就是奴隶主。1833年在向参议院发表的一次讲话中,克莱称奴隶制是“巨大的邪恶,是我们国家版图上最阴暗的一点。”克莱担心,围绕奴隶制的争议会毁了他的政治前程,更可怕的是,会毁了整个国家。克莱是一个坚定的联邦主义者。

克莱反对暴力行动。他觉得,要找到解决奴隶制的途径,循序渐进的舆论力量要比暴力冲突更为有效。克莱痛恨那些废奴主义者和他们制造的激烈言论。克莱说,这些人是在插手南方的一大社会机制,迫使奴隶制的问题进入政治舞台。克莱宣称,奴隶制不属于政治范畴。

作为政治领袖,克莱知道,不能强烈反对风起云涌的废奴运动。克莱同时也对那些试图压制辩论的南方参议员十分反感。他表示,这些人过于冲动,极端,跟废奴主义者一样对国家不利。

参议院就奴隶制展开了辩论,对联邦政府在这一争执中的法律地位表示关切。南卡罗来纳州的约翰.卡尔霍恩参议员提出一项决议。决议说,“联邦是各州协议的产物。各州对全面控制本州的体制享有宪法赋予的权力。华盛顿联邦政府的工作和义务是保障各州的权力,这就意味着保护奴隶制度不受外来干涉。”

涉及到华盛顿和当时另外一些特区的奴隶制度时,卡尔霍恩尤其激动。他宣称,任何联邦、州、或是私人对这些地方的奴隶制度的干涉,都是对奴隶州的利益发起的直接和危险的攻击。卡尔霍恩说,南方各州不能对废奴运动做出任何让步。卡尔霍恩说,“否则的话,我们就完了。”

克莱参议员对这类主张各州权力的极端言论很不满意,尤其是有人提出退出联邦,而不是共同努力解决问题的时候。克莱说,“分裂是一个可怕的字眼,是一个不能入耳的字眼。我希望看到,这个联邦,而不是其他任何联邦,能保持安全和繁荣,反对一切分裂和派系会议。这个联邦,这个政府,绝对不会侵犯奴隶州的权力和安危。”

克莱随即也提出了一项决议。他说,“国会对各州的奴隶制没有法律权力。因此,国会必须驳回一切关于废除奴隶制的请愿,因为根据宪法,国会无权在这个问题上采取行动。”国会参议院接受了克莱的决议案,否决了卡尔霍恩的决议。

克莱这样做是为了解决争端,是为了他深爱的联邦。他这样做也是出于个人目的。他既捍卫了宪法规定的请愿权,让北方人感到满意;又阻止国会受理废奴运动的请愿,取悦于南方。

克莱相信,他这么做维护了自己的全国政治地位。他事后告诉一位朋友说,“我这么做没有丝毫损失,不论是在北方还是在南方。”

随着1840年总统大选的临近,辉格党越来越信心十足。他们相信,一定能挫败现任总统范布伦竞选连任的努力。但与此同时,辉格党人也开始逐渐抛弃亨利.克莱,寻找新的总统候选人。

关键词:亨利.克莱,废奴运动,辉格党,奴隶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