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香港民众游行要求重新评价六四


成千上万的香港支持民主的市民星期天举行了集会和游行,要求重新评价八九民运和六四事件。另外,天安门学生领袖熊焱成功进入香港,而丹麦艺术家高志活再度被拒之门外。

*游行组织者:良心、责任*

星期天下午,成千上万香港市民在维多利亚公园大球场举行集会,然后游行到中环政府总部。这是六四事件20年来香港支联会第20次风雨无阻举行纪念六四事件的周年集会和游行。他们呼喊口号,要求平反六四,追究屠城责任,然后,一如既往,从维园大球场出发,经过铜锣湾、湾仔闹市区到中环政府总部。

组织年度纪念六四游行活动的是香港支联会。支联会副主席李卓人对美国之音说,香港一定会每年都举行这样的活动的,直到六四得到重新评价的那一天。李卓人说:“最要紧的是香港是中国的良心。我们香港有自由,还可以悼念六四死难同胞。如果我们可以用这个自由去悼念、去争取中国民主自由,这是良心问题。不是有没有用的事情。”

六四20年来一直参加六四游行和烛光晚会的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对美国之音说,参加纪念六四活动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责任。郑宇硕说:“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总得对社会、对人民、对国家尽点责任。知识分子不在于学问好不好,在于对于广大的人类有一种承担、有一份关怀。当我们跟当权的人立场不同的时候更加要站出来、更加要挺起我们的脊梁,表达我们意见。”

*游行参加者:意义重大*

香港高中学生李成康希望明年毕业上香港大学,他今年第一次来参加这样的活动。他对美国之音说:“六四是年轻学生争取民主的、爱国的运动,并不是一个动乱,因为出于爱国,因为中国的贪污腐败太严重。我们来参加这样的活动是因为中国需要民主,而不是六四需要平反。”

来自广西南宁的居民赵先生利用到香港旅游的机会特意来参加今天的集会和游行。

记者:你专门来参加集会?
赵先生:对啊,对啊。
记者:你为什么要来参加这样的集会游行?
赵:这是爱国的运动啊。我有钱,应该来参加这样的事情。我们来一次就花一台手机的钱,但心灵的熏陶,这个意义是很重大的。”

*高志活:感到非常不幸*

早些时候,星期六晚上,丹麦艺术家高志活在香港海关再度被拒绝入境。高志活星期六深夜、星期天凌晨被原机遣返回欧洲。他走之前在机场说:“我感到非常不幸。我希望能进入香港,我也非常喜欢香港。不许入境实在是对一国两制的一种嘲讽,言论自由出现极大的问题。”

另外,高志活的儿子马库斯在香港参加纪念六四集会和游行时对美国之音说,幸好他和哥哥这次得以进入香港,可以代替父亲参加纪念六四的活动。马库斯说:“我们进来了,可以按照原定计划行事。我们带来的新的纪念六四的雕塑作品。可参加六四烛光晚会,唯一的遗憾是,我们无法修复‘国殇之柱’,那是父亲的作品。”马库斯说,听说北京给香港施加压力,他们不想看到举行任何纪念六四屠杀的活动。

*熊焱:获准进入香港*

在高志活被拒绝进入香港等待遣返的同时,流亡美国的六四学生积极活动分子熊焱在星期六晚上顺利进入香港。他是六四后中国政府通辑的21名学生当中唯一得以无条件进入香港的。他星期天对记者说:“我这次来其实也是很仓促的。我的主观愿望是:不会不让我进来的。我没有那种怀疑感,因为我有美国护照。但是,等到这些汇集起来之后,我才发现,我能进入香港还是一个奇迹。”

熊焱是美国军队的牧师,军衔是上尉。他也是六四后流亡海外的学生领袖当中最近几年来唯一得以进入香港的人。不久前,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封从德、杨建利、以及当时的活跃知识分子王军涛、陈子明等都被拒之门外。王超华2004年得以进入香港,但是有条件的。

熊焱说,抱着感恩的心,应感谢香港政府。他说,打算到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去办一下签证,看能否回到阔别18年的家乡,探视行动不便的老母亲。他希望,他的梦想能成真。


关键词:六四,香港,支联会,平反六四,高志活,熊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