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盖茨促美中保持战略目标透明化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表示,美中两国防务关系的一个关键是两国必须保持各自战略目标的透明化,两国有必要利用一切可能机会进行合作。与此同时,盖茨呼吁亚洲各国减少对美国的依赖。分析人士认为,这是美国过去几年来一直在进行的亚太军事政策与军力调整的一部分。

*盖茨:美中应长久开放地交流*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饭店举行的第八届亚洲安全防务会议上呼吁中国军事透明化。他说,“美国和中国寻找任何可能的机会进行合作是非常关键的”,他说,“这包括两国间应当有长久和开放的交流与接触渠道”。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导,与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马晓天中将在出席新加坡第八届亚洲安全会议期间,5月30日与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见了面。马晓天向盖茨表示,中方重视发展两军关系,希望双方尊重、照顾彼此的核心利益,妥善处理两军关系的恢复和发展。

*分析:双方共识避免摩擦*

台湾亚太防务杂志总编辑郑继文对美国之音说,美中两国的政治、经济与军事关系是关系到未来亚太地区的安全与动态演变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目前美中双方的共识是,尽力避免摩擦,形成进退有据的局面,各自寻求自己的最大利益获得。

他说:“美国方面也了解到,中国军力的发展,甚至是整体国力的上升是无可阻挡,初期虽然它也想透过一些压制、一些作为来干扰中国的发展,不过,这几年的演变证明美国也承认它的压制和干扰是不可能成功的。因此,双方在这样一个很复杂、很错综的矛盾的关系里形成进退之间的一个发展。”

郑继文说,虽然中国军队在过去十几、二十年里有较快成长,但是,中国军方自己也很清楚,与美国的军事能力与科技还有相当大的距离。虽然过去几年里,美中两国不断发生一些军事摩擦,但是郑继文认为,中国的目标一直很明确,它需要一个和平环境发展经济,跟美国发生政治、军事对抗不符合国家发展的远程战略目标。

*分析:美国军事存在对中国有利*

另外,郑继文认为,对于中国来说,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从不少方面看对中国不但不是威胁,而且是利益。

他以美军在阿富汗的驻军举例说,这对中国具有正面意义。他说:“因为如果说美军撤出,没有力量压制神学士政权的扩大,它的影响力往周遭渗透到像巴基斯坦、中亚各国,甚至新疆的话,其实对周边的中亚国家,包括中国都是不利的。”

*盖茨:亚洲国家应减少依赖美国*

与此同时,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亚洲安全会议上还向亚洲国家呼吁加强合作,共同对抗极端主义、恐怖主义,让盟国建立自己的最佳防务能力,减少对美国的依赖。盖茨说,虽然美国在亚洲地区仍然维持25万驻军,但是扮演角色的性质已经逐步改变。他说,美国计划在2014年将8千美军从日本转移到关岛,从2012年起,让韩国领导自己的防务工作。

*分析:不影响美国在亚太军事影响*

台湾亚太防务杂志总编辑郑继文说,美国虽然计划未来逐步减少驻日本与韩国的军队,但这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影响力没有造成差别。美国跟日本国民自卫队和韩国军队三边的军事互动有增无减,日益频繁。与此同时,美国正在把关岛打造成美军在亚太的战略核心基地。

他说:“我们可以发现,美国即使从韩国或日本撤出部分部队,事实上它还是把军队放在离亚太很近的地区,必要时它还是在这个地方有足够的军事影响力,包括陆战队未来从冲绳撤到关岛,关岛最近进驻的隐性轰炸机、隐性战机,还有进驻更好的核功能潜舰。”

因此,郑继文说,美军对应对未来战争仍然有十分的把握。即使美军后撤,但它对主宰未来战争的能力没有任何缩减,未来军事科技的发展不但允许美国做出战略调整,而且美军后退之后在战略用兵的纵深与运作方面有了更大弹性。

*分析:美国不得不做调整*

虽然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会议上表示,美国将继续转型,以反映美国整体战略的新思维,但是,中国复旦大学美国研究所的沈丁力教授认为,盖茨的这番讲话没有任何新意,过去几年来美国一直在调整其在亚洲的军事力量,以应对不仅是中国军力的成长,还有印度、俄罗斯等国军力的成长。

他说:“由于美国国家力量的衰弱,美国它力不从心,它没有这么大的力量在世界上任何地方进行武器干涉和插手。所以它不得不做调整。调整是个现实的做法。”

台湾亚太防务杂志总编辑郑继文认为,盖茨星期六在新加坡的这番讲话其实就是放话给大家听听,而且美军不可能大幅削减在亚太的军力,也不可能从亚太地区完全撤出,至少在可见的未来是不可能的。他说,包括日本和韩国在内的美国盟国不论在军事能力上,还是在情感上都没有做好完全独立自主的准备;美军一旦撤出,形成的权力真空令有关亚太国家感到恐惧。


关键词:美国,中国,亚太,军事,军力,战略目标,日本,韩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