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黄雀行动策划者陈达钲:永不后悔


1989年六四枪响,不少学生和知识分子四处逃亡。在海外人士帮助下,不少人通过秘密渠道来到香港,继而转往西方国家。十多年前,这个救亡行动被称之为“黄雀行动”,主要人物也逐渐浮出水面。六四20周年之际,美国之音采访了黄雀行动重要策划人物之一--香港商人陈达钲。

*“救人总比杀人好”*

陈达钲,65岁,江西人,排行老六, 在香港,人们都叫他六哥。(现在年纪渐增,也有人叫他六叔)。1972年,陈达钲28岁从广州偷渡来香港,到1989年已在商界和地下社会享有一定知名度。

六四镇压后,中国当局开始通缉在逃的学生和运动积极分子。香港支联会同一个帮派联系因对方要价高而转而找到陈达钲,陈一口答应下来。

六四后20年,陈达钲接受访问说,他们救出了许多八九民运人士,知名者有李录、熊焱、吾尔开希、苏炜、陈一咨、严家祺高皋夫妇、吴仁华、刘再复、苏晓康、远志明、孔捷生......

陈达钲周末在旺角一个介绍黄雀行动的公开论坛上首次露面。会前,他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六四已过了20年了。我当年营救行动,我到现在也不后悔,我总觉得,救人总比杀人好。”

据对黄雀行动有深入了解的香港民主促进会长甄燊港说,六四后9个月里,陈达钲他们一共救出133人,动用工具包括汽车、火车、飞机还有走私快艇,动用人士包括江湖豪杰黑社会老大,甚至包括广东武警人员(广东武警总队7支队(珠海),六支队(深圳))。

参与营救行动的香港前哨杂志总编刘达文曾告诉美国之音,蛇口边防武警一个班当年是救苏小康出来,后来因为陈达钲派出的人在广州出事被捕,这个班的人很紧张,担心此人受不了严刑逼供把他们招供出来。他说:“结果,整个班就开着快艇,连同重机枪一起撤退到了香港,当天晚上就坐飞机到了英国庇护了。”

香港电视记者陈润芝在其书《六四20》中说,陈达钲9岁戴红领巾,19岁加入中国共产党。他说:“共产主义理想,刻骨铭心,根深蒂固,至今无法摆脱。”他对美国之音说,暴力镇压人民的政府是不对的。他说:“一个用枪支镇压人民的政府是应该反省的。尽管它现在有点进步,但远远没有达到人民的要求。”

*“没出卖任何人”*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夜路走得多,难免遇到鬼。1996年,陈达钲被不明身份人士连砍多刀,至今左臂和左手功能丧失许多,近似残疾。近年来,海外有人说,陈达钲后来妥协了,背叛了民运事业。

陈达钲拖着左臂对记者说,他的确是在1991年停止了黄雀行动,到北京见了公安部高级官员。他说:“我去主要是妥协,因为他抓了我的人。我希望他们放我的人,我才要去妥协,答应今后再不给他们对着干。但不管怎么说,我没出卖任何人。”

1989年10月,1990年初,陈达钲手下两名弟兄黎沛成、李龙庆先后在广东营救王军涛、陈子明“失风”被捕,分别被判处4年半和4年徒刑。陈达钲北上北京同公安部达成协议:中国放人;陈达钲停止黄雀行动。

陈达钲2007年开始在多维新闻网露面后,一直有人说,所谓黄雀行动根本就是中国公安部和高层策划的,对此,陈达钲说:没有这么回事,绝对是胡说八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还有人说:所谓黄雀行动有美国中情局和其他海外情报机构插手,陈达钲说:“也可能有小小参与,但是我不知道。”陈达钲说,他们这次营救行动大概花了一千万港币,主要是支联会提供的。

*从未有过黄雀行动?*

针对黄雀行动和陈达钲的说法,美国之音记者曾询问了支联会主席司徒华。他对美国之音说,20年来,他一直不对此事发表评论,因为时间未到。他说:“对这个事情,我从来都是不表示意见的。等到了有机会的时候,我们再来详细说说。我现在只说一句话:应该做的事情,我们能够做得到的,我们就去做。”

不过,司徒华也谈到了黄雀行动所花费的一千多万港币,他疑惑地问道:他们哪里来的那么多钱?记者说:说是你们支联会给的啊。司徒华说:我可没这么说。

至于说,所谓营救行动是“北京高层和公安部国安部统一安排的,起码是他们默许的”,司徒华对这个问题颇不以为然。他说:“那怎么理解有人又被抓了呢?”

同李龙庆、黎沛成前后脚被捕的香港商人罗海星不仅不承认是公安部安排的黄雀行动,他根本就不认为当初曾有过一个黄雀行动。他说,从逻辑上来说,这是说不通的。他说:“这个讲法不妥。当时听说是取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意思。那你这个黄雀、螳螂和蝉的关系如何解释?共产党这个螳螂,难道给你这个黄雀咬掉了吗?”

罗海星说,他参与营救王军涛和陈子明完全是出于对流亡者的同情和对镇压的愤慨,基本是都是单枪匹马行动的,只是在深圳海关被捕后,当局才把他和李龙庆、黎沛成并案处理,说他是头目,李龙庆、黎沛成是手下。其实,他根本不认识李龙庆和黎沛成。他说,而当局判他徒刑,却拿不出任何人证物证,只有一张没有名字的深圳到广州的火车票。

陈达钲他们搞的黄雀行动历时9个月,救人133名,损失“弟兄”4名,两人是快艇完成救人任务返航时大雾中撞上水泥船,当场死亡,两人是快艇救人遇上中国巡逻船,高速逃亡,失控翻沉,遇溺而亡。陈达钲每个死者给予50万抚恤金。对于坐牢的弟兄李龙庆和黎沛成,每人给予10万压惊费,支联会每人出1万,陈达钲出9万。

罗海星说,他因为是“单打独斗”,虽然也在中国坐了几年牢,却没有人给他任何“压惊费”。不过,据他听李龙庆黎沛成说,他们的压惊费是支联会出的。

苹果日报曾报导,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曾为天安门学运出钱出力,但是,他“从未参加过黄雀行动”。他说,也有人找过他要求帮忙,但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公安的“卧底’,所以没有答应。

在台湾,总统马英九说,他曾捐出相当三个月的工资1万美元支持台湾策划的黄雀行动。


关键词:中国,香港,黄雀行动,六四,陈达钲,司徒华,罗海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