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一个美国摄影记者的六四回忆


美国洛杉矶的摄影记者凯瑟琳鲍克奈特在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前夕,重新检视了20年前她在天安门广场上,通过照相机镜头目睹的血腥镇压过程。

*鲍克奈特:中国不愿面对真相

1989年六四事件震惊全世界,当时天安门广场到底有没有死人,这个问题到现在还争议不休。美国摄影记者凯瑟琳鲍克奈特当天在广场用照相机为历史做见证,20年后的六四前夕,她再度翻开这页尘封的历史。

鲍克奈特说:“中国政府不愿意面对真相,我在天安门广场上亲眼看到人们被枪杀,我在广场拍摄了被枪击的人,我自己也差点被子弹打中。”

*六四照片被广泛采用

鲍克奈特在1989年六月三号抵达北京采访:“当我到了北京,外国记者正在成群的离去,他们告诉我,北京平静的很,你们白跑一趟。”

六月三号午夜前到六月四号凌晨左右,鲍克奈特和精通汉语的加拿大同业西米一起在广场上用照相机记录历史。当她回到美国,大学邀请她讲演,报纸杂志上发表她的六四照片,美国摄影家杂志找到包括她在内的四个六四当天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摄影记者,用他们的作品做了专题报导。

鲍克奈特后来为洛杉矶时报、今日美国、时代杂志和新闻周刊供稿 ,主要报导美国的人权问题,随着外界对六四的关切降温,她的六四照片和记忆也暂时尘封起来。

*六四的回忆

今年的六四前夕,鲍克奈特参加洛杉矶纪念六四20周年的活动,她把照片放大展出,也重新审视她的六四广场经验。

鲍克奈特说:“今年是天安门事件20周年,还是很难相信,那么年轻的人对民主有那么大的渴望,竟然情愿牺牲生命。 ”

六月三号晚上十点钟,鲍克奈特和加拿大同业西米来到天安门广场。

鲍克奈特说:“那里感觉像是在庆祝,节庆的喜悦,人们在大街上骑自行车来去,有的人手牵手,他们多么快乐,因为他们得到要求民主的机会。”

鲍克奈特说:“我们刚到广场,一个青年要我们离开,说军人开枪,我们不相信,他就把伤口给我们看。”

随着夜深,人们兴奋的程度逐渐降低。


鲍克奈特说:“突然间听到扩音器宣布‘立刻离开广场,我们要开枪了。’广场民众听到反而笑起来,认为这是个夸张的玩笑。半小时后,士兵对空鸣枪,成群的民众从广场北边移到南边,扩音器也跟着跑 。在军队开枪之前,有的民众站在广场,好像在思考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不相信军队真的会开枪。持续了大约一个钟头,人们突然开始倒下 ,他们跪下后倒在水泥地上,旁边的人围上来帮忙,救护车也开始出现,那时候的气氛仍然很平和,没有歇斯底里。我在广场上,弄不清会发生什么,但民众自动围成人墙,把我推到出事的地方。人们不断做手势要我拍照给外面的世界看,当时我没想到这个事件会被当局否认,而广场上的民众根据他们过去的经验却显然已经预料到了。一个女孩头部中枪,我有她的照片,这是很痛苦的回忆。当时这个女孩特别停下来,对我微笑,让我拍她的照片,因为她对自己争民主的行为感到自豪。我继续拍摄照片,子弹差点击中我的脚,我开始一面跑一面侧着身子继续拍,可想而知,有些照片的拍摄技巧并不正确,但我总算记录了我在广场的那段过程。”

*鲍克奈特:中国政府为了维持面子

鲍克奈特指出,她的摄影同业在北京的一个地下室看到许多被枪杀的遗体,地面的血液可以覆盖记者的鞋面,他拍照的时候必须涉血而行。

回忆六四是痛苦的经验,鲍克奈特几度激动的难以为继。

六四早晨,鲍克奈特坐巴士在广场外的大街拍照,人们告诉她广场的血迹被冲洗掉,但大街上燃烧的汽车轮胎还没有熄灭。

有一张照片反映出屠杀后的六四早晨北京民众的情绪。

鲍克奈特说,“有的欢欣鼓舞、有的忧心忡忡、有的迷惑不已。”

鲍克奈特当天离开北京,在保定滞留了四天,在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她曾被公安带走盘问,所幸有惊无险。

天安门广场的经验让鲍克奈特深有感触。

鲍克奈特说,“我们美国人把民主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我在中国人的眼神里看到了追求民主对他们是多么重要,虽然他们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可能根本不知道民主到底是什么,看到那些愿意为了民主牺牲生命的年轻人,让我对自己国家的自由更加珍惜。广场经验提醒了我身为摄影记者的职责,那就是把发生的事实真相报导出来。今天中国的年轻人对六四事件并不熟悉,不知道20年前的中国青年因为争取一点点民主而捐躯,这让我很困扰,我相信中国的新闻记者和历史学家有责任让这个事实流传下去。”

鲍克奈特认为中国当局声称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说法是为了维持面子:"我认为中国政府现在应该交代真相,说实话,为了历史,也因为这些人是为了真相而死,他们的真实故事应该公诸于世。”

死者无言,鲍克奈特的六四照片,有如天安门广场死难者沉默的呐喊。


关键词:六四,摄影记者,鲍克奈特,天安门广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