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媒体评中国(2009年6月2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盛顿邮报*

华盛顿邮报星期二刊登自由亚洲电台执行编辑邵德廉的文章,题目是,《天安门,应当记住的日子》。1989年,中国政府调动军队进入北京镇压要求民主的示威者的时候,邵德廉是华盛顿邮报北京分社社长。

邵德廉的文章说,自从20年前中国军队对天安门广场周围没有武装的平民开枪射击以来,中国的新闻出版审查机构在中国的教科书和国营的新闻媒体当中抹掉了一切提及那场悲剧的话,以至于一些中国年轻人完全不知道当年的那场屠杀。

邵德廉的文章说,对他来说,天安门事件是不可能忘记的。他记得最清楚的是在六四屠杀发生之前,各行各业的北京人受到呼吁政治改革、新闻自由、结束“官倒”的学生的感染,变得一下子大胆敢言起来。中国的记者也公开要求公开报导天安门抗议的权利,包括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在内的中国主要官方报纸的记者参加百万人游行,打出“不要逼迫我们撒谎”的口号。

邵德廉的文章说,在一个短暂的时间内,中国的记者被准许客观报导学生抗议。但是,这种新闻自由是短命的,到5月20号就随着戒严令的实行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北京而结束了。在接下来的20年里,中国当局竭尽全力掩盖1989年的那场屠杀。时至今日,依然继续对记者进行威胁,对互联网网站进行封锁屏蔽,对外界的新闻机构的广播进行干扰。中国是世界上头号监禁记者和网络异议人士的国家。

邵德廉的文章说,中国的年轻人是全世界上网最多的人。但是,中国的网络搜索引擎、聊天室、博客以及互联网服务公司都设有过滤器,按照一个随时不断更新的黑名单过滤掉某些关键词。中国的新闻出版检查是多头并进的,有时候笨拙蛮憨,有时候又很策略,准许人们就某些问题进行辩论,但对诸如天安门屠杀这样的话题则予以切断。

邵德廉的文章说,现在的好消息是,中国当局的信息封锁并不是密不透风。我们从自由亚洲的听众现场问答节目中得知,一些中国青年人队天安门事件有足够的了解,因此希望了解得更多。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9/06/01/AR2009060102490.html

****

*华盛顿邮报*

华盛顿邮报星期二发表该报专栏撰稿人安.阿普尔鲍姆评论北韩对国际社会进行讹诈的文章,题目是《为什么会有这一大威胁?我们最好问中国》。阿普尔鲍姆表示,举世大多数观察家认为中国对北韩最有影响力,其影响力比安理会其他国家加起来还大,然而,中国却迟迟不肯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对北韩进行认真的约束。

阿普尔鲍姆的评论说,尽管北韩的核试验和导弹试验有可能引起亚洲地区的军备竞赛,损害中国的利益,“但中国也有一些好理由唆使金正日继续进行导弹试验。通过准许北韩炫耀武力,中国不用自己发出威胁,就可以观测奥巴马总统对一种军事威胁会作出什么反应。中国也可以不用自己冒风险招来制裁和国际谴责就能探测新一届美国行政当局对控制核武器扩散究竟有多认真。中国也可以在不损害中美经济关系及其政权稳定的情况下让美国新政府心烦意乱”。

阿普尔鲍姆的评论说,“假如这场游戏玩得真过火了,中国可以叫停。北韩是一个傀儡政权,中国是傀儡操纵者。中国可以在明天就结束这场闹剧。假如这场闹剧还没有结束,就必定是有什么原因。”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9/06/01/AR2009060102480.html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关键词:中国,天安门广场,六四,新闻自由,北韩,美国,奥巴马,核武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