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国会一周(2009年6月5日)


纪念六四20周年,美国国会众议院以396票赞成,1票反对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一项旨在表达立场的决议,呼吁中国政府对六四展开完整与独立的调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当面交给中国领导人一封信,呼吁北京政府释放刘晓波等10位良心犯。佩洛西并且强调将继续致力于提倡人权议题。 此外,国会两党议员纷纷参加纪念六四20周年的活动。前美国驻华大使罗德告诉“国会-行政部门中国委员会”,民主与人权固然是美国政策的重要部分,但不该作为对华政策的唯一考量。

*美众院通过决议纪念六四20周年*

这项纪念六四20周年的决议案指出,1989年6月,中国军队和其他安全部队在中国领导人的命令之下,使用致命武器驱散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与附近地区示威的民众。从6月3号晚上到6月4号上午,武装士兵直接对民众开枪,导致手无寸铁的民众伤亡,坦克车并且轧死一些抗议者。20年之后,还不知道当时死伤者的精确数目,但根据可信消息来源估计,受伤者至少有几百名,当时被拘留者有几千名,还有一些政治犯由于涉入六四事件而被关押。

决议案旨在表达国会的立场,对1989年6月3号到4号期间,在天安门广场和中国其他地区参加抗议而遇难、受伤、并且被监禁者的家属表达哀悼。决议案还呼吁中国政府邀请调查人员对六四事件进行全面与独立的调查。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院会上说,她上个星期访问中国期间,在跟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见面的时候交给中国政府一封信,呼吁北京政府释放10位被监禁的良心犯,他们包括刘晓波、王炳章、胡佳、师涛、陈光诚、高智晟、严正学、张荣亮,以及晋美丹增尼玛与荣杰阿扎两位藏人。

佩洛西议长说:“有些因为参与六四而被逮捕的人目前还被关押,我们没有全部的名单,但是,我有机会在给中国政府的一封信当中,提到10位良心犯。我要把他们的名字念出来,并且列入国会记录。”

*美国会议员参加多种纪念六四活动*

为了纪念六四20周年,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出席国会多场活动,6月4号当天她在参加人权组织“劳改研究基金会”的记者会后告诉美国之音:“我一贯致力于中国人权的改善,我知道任何认识我的人都了解这一点。这次同我一道访问中国的共和党众议员森森布伦纳在中国的时候也强调了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因此我认为这是一个两党共同关注的倡议。”

佩洛西并且在国会大厦西侧前草坪的一场大型集会上,跟前民运人士柴玲互相拥抱。

另外,国会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公民力量、劳改基金会、魏京生基金会以及对华援助协会等组织纷纷举办活动,包括在众议院雷本办公大楼以及全国记者俱乐部分别召开记者会、在国会游客中心播放六四纪录片、以及在华盛顿的国家长老教会举办讨论会等等。

国会两党众议员在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一场听证会上,对参加六四事件而遇难、受伤、并且被监禁者与家属表达哀悼。

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民主党共同主席--麦戈文众议员(Rep. James McGovern)说:“我想花点时间,纪念几百位、也可能是几千位六四事件的遇难者,或者被监禁、被迫流亡的人,我希望跟他们的家属、朋友一起纪念。”

众议院能源及商务委员会共和党议员约瑟夫·皮茨(Rep. Joseph Pitts )说:“这个星期我们为在大屠杀中遇难的人表达哀悼,并且呼吁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以表达善意。”

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共和党共同主席--沃尔夫众议员(Rep. Frank Wolf)则回忆他在1991年跟外交事务委员会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访问中国的经历。当时两位众议员探视了北京一号监狱,中国政府告诉他们,大约40位参加六四的抗议者被关押在这所监狱中。议员并且带回一些被关押者在狱中所生产、被出口到西方国家的袜子。沃尔夫众议员说,20年过去了,中国政府并没有改变对六四的立场。

沃尔夫众议员说:“自从中国政府在天安门广场镇压民众之后20年,中国政府继续忽视自己人民的和平抗议以及对民主改革的要求.......我坚决相信,在我有生之年,我们会看到中国共产党崩溃。”

前北京体育学院应届毕业生方政在六四事件中失去双腿,他跟民运人士王有才、周封锁、以及对华援助协会创办人傅希秋共同回忆当时的亲身经历。

方政告诉议员,当他跟其他学生和平撤离的时候,坦克车在六部口从身后快速开来,轧伤了他的双腿,让他终生残疾。民运人士呼吁中国政府面对、调查六四真相,并且进行民主改革。

方政说:“我相信六四大屠杀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个时刻。如果中国政府想改善他们的人权记录和开放自由,他们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改正他们对六四事件的错误立场,他们必须要面对这个事实。”

*国会检讨六四对美国对华政策意义*

美国国会--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6月4号召开听证会,在六四20周年之际,检讨六四事件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涵义。出席者说,当时所发生的抗议事件比许多媒体所报道的还更深更广,而六四是一个转折点,北京政府在那之后逐渐采取改革。

前美国驻华大使罗德在任内经历了六四事件。他说,当时有250多个城市发生抗议活动,参加者不只是学生,还包括工、农、商人、教师、僧侣、以及警察等等。

罗德说,只有中国人自己能够决定民主改革的速度,而美国应该跟中国发展正面的关系。

他说:“支持人权与民主是美国政策显著的一部分,但是美国对中国政策的广泛、关键议程,不能只被归为这一部分。美国的价值观可以作为对缅甸与苏丹政策的重点,但美国对中国与沙特阿拉伯政策就比较微妙。”

谢淑丽曾经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担任国务院东亚副助卿。她说,中国领导人在六四事件之后取得一些教训,包括避免大型集会、避免领导阶层出现公开对立、以及维持军队的效忠。

她说:“六四之后中国领导人所学到的教训之一就是让军队保持忠诚,因为如果社会不安,领导阶层出现分立,党领导人的最后一道防线就是来自中国解放军以及公安警察的支援。中国增加国防预算的目的之一就是让军队忠诚。”

国会--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共同主席、民主党参议员多尔根曾经在国会呼吁中国释放异议人士高智晟。多尔根参议员敦促中国应该进一步进行民主改革。

他说:“中国是个伟大的国家,在许多方面取得重大成就,但我认为,中国也必须加强人权、政治改革与法治发展。”

此外,华裔联邦众议员吴振伟(Rep. David Wu)发表声明,呼吁中国立刻释放由于行使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的权利却遭监禁的政治犯。国会--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的另一位共同主席、莱文众议员(Rep. Sander Levin)则呼吁中国政府,对六四进行完整而独立的调查。

关键词:国会一周,纪念六四,美国对华政策,佩洛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