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海外并购,中国还在学习阶段


澳大利亚矿业公司力拓和中国矿业公司中国铝业公司(中铝)解除婚约,与中国的腾中重工与美国通用达成收购通用旗下的悍马品牌的协定,再次引起人们对中国公司海外并购活动的关注。最近几年,这类海外并购活动大幅度增加,但专家认为,成功的不多,失败的不少,中国还处于学习阶段。

*中国公司海外并购案越来越多*

力拓和中铝在三个月前达成的价值195亿美元的并购交易星期五宣告失败。这个消息已经得到中铝方面的证实。这是继中海油并购美国优尼科公司失败之后中国企业在海外进行的兼并努力遭受的又一次重大的挫折。

最近几年,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和外汇储备的增加,中国企业走向海外的速度明显加快。据中国官方的数据,去年中国海外并购投资超过两百亿美元。在全球经济衰退发生以来,并购案例越来越多。

在美国通用汽车公司6月1号申请破产保护的第二天,中国四川的一家民营企业腾中重工和通用达成初步协议,收购通用旗下著名的越野车品牌悍马。其实,力拓与中铝的交易也是经济衰退的产物。深陷债务危机的力拓为了寻找出路找到中铝商谈并购一事。

三个月前,中国吉利汽车公司收购了澳大利亚的一家大型变速器公司。此外,据报导,奇瑞汽车公司、北京汽车公司和吉利公司等都在为并购不同的海外目标而积极活动。

*中国面临更大挑战*

跟踪中国海外投资活动的美国专家、华盛顿经济战略研究所的研究部主任本.卡林纳博士指出,中国在这方面面临比西方同行更大的挑战。

卡林纳对美国之音说:“并购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情。许多并购的意向都很难实现。有研究显示,大多数并购交易最后都没有成功。一种情况是交易双方中途变卦,另一中情况是,即使交易成功,后来双方业务的整合更不容易,最后导致并购失败。”

卡林纳认为,中国在这两个方面都不具优势。首先是西方社会对中国企业与政府的密切关系和战略意图感到不安。到海外进行并购活动的大多数是中国的大型国有企业,它们的官方背景很容易引起西方国家的警觉。卡林纳说,政治因素是中铝这次失败的一个重要因素。

他对美国之音说:“澳大利亚人对中国控制自己的资源当然感到担忧。澳大利亚是一个大宗商品出口国。中国是它的一大客户,它不希望客户不高兴,但也不希望客户控制它的经济命脉。”

中铝在力拓交易上的失败实际上是中海油收购美国优尼科公司的交易流产的一次重演。在那次交易中,美国国会担心中国国有企业进入美国能源这个敏感领域而出面予以阻止。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虽然在力拓宣布退出交易之后表示,政府没有插手,但观察人士中几乎没有人否认政治因素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中国企业整合能力受质疑*

至于并购完成以后的整合能力问题,中国企业面临更多的问题。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卡林纳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公司面临的挑战在许多方面看都要(比其它国家)更大。原因是,中国企业还处于进军世界舞台的初级阶段,要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是非常艰难的一步,会犯许多错误。这是一个学习阶段,是走向成功少不了的一个过程。”

并购首先要有财力,许多中国公司具备这一点,但财力不是唯一的因素,更重要的是管理能力和人才。卡林纳认为,中国公司在这方面有明显的欠缺。文化不同,经营环境不同使得整合海外业务格外困难。联想集团收购IBM电脑业务以来,亏损之大远远超出原来的估计就是一个例子。

美国汽车市场分析师韦斯利.布朗也有这样的看法。他认为腾中重工收购悍马的行动看来很难认为是一个深思熟虑的行动。

布朗对美国之音说:“在当今的市场上,腾中要努力让人们看到它能够提高悍马车的能效。不说要达到每加仑30英里的标准,但至少也要在节能方面有明显的提升,环保表现有明显改善,同时还要基本保证悍马原来的越野功能。”

布朗说,要做到这两点对任何一家有实力、有经验的汽车公司都不容易,更何况腾中公司还没有任何汽车制造和设计的经验。这位加州冰学汽车研究所的专家还表示,德国戴姆勒奔驰公司花了很多年都没有做好克莱斯勒的整合工作,腾中公司要整合好悍马的业务,至少现在看来,可能性很小。

关键词: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整合能力,政治因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