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冤民大同盟诉讼上海世博会工程


世界博览会将于明年在上海召开,但是世博会的工程却造成许多上海市民流离失所,失去生活依靠,并且多次上访也没有得到解决。现在这些市民组成“冤民大同盟”,打算请在法国的世博总局出面协调,或是进行法律诉讼。

沈婷本人也是上海世博会受害者。她对记者表示,因为上海世博会的建设,导致许多受害者被迫拆迁。还有许多市民的房屋并不在基地上,却也以这个名义被强迁。不过这次诉讼先从为世博会主会场上的被强迁户争取权利开始。在这样定义之下的受害者大约有400户,其中有50户委托“冤民大同盟”到法国提出诉讼。沈婷希望能达成的目标。

*要求改善访民状况,进行合理赔偿*

她说:“第一他们要求改善访民的人权状况,现在那些世博的难民都是无家可归。第二,他们要求合情合理的赔偿。主要就是两大问题,一个是房屋的补偿价格偏低,访民拿到的钱,根本就买不到房子。 第二,有些访民是商铺,就是他们每个月赖以生存的商铺、店面,被强迁了以后,当局不能安置他们的店面。所以对他们的生活、经济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此外也有人因为被上海当局强迁,造成家人生命垂危的。2007年7月23号被强迁的上海市民何茂珍就是这样一个悲剧。沈婷说:“她的老公是一个植物人,当时被强迁出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植物人把他抬出来。上个星期在上海连续抢救两次 ,可能人已经不行了。何茂珍也要向国际呼吁,她不要她老公带着永久的遗憾,离开这个人世。她也希望北京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尽快的解决她的问题。”

沈婷并指出,何茂珍跟她丈夫黄丙军都是忠诚的共产党员,之前拥有一千多万元的财产,但被强迁之后,如今变成居无定所的难民。

*希望世博总局还他们一个公道*

沈婷说,并非故意要将事情闹大,但是访民们的声音国内受到打压,而世博总局是在法国注册,所以才打算到法国提起诉讼。

她说:“现在上海当局说我们《冤民大同盟》是反动组织,说反党、反社会主义、反宪法。我们的口号是反腐败、求生存,我们主要是反拆迁、反侵权。因为世界博览总局是在法国注册成立的, 它应该受到法国法律的监控。我们现在法国的律师William,正在起草起诉书。如果法国的世界博览总局不愿意出来协调的话,我们只有走法律程序了。”

*许多冤民大同盟成员受到骚扰*

“冤民大同盟”6月4日在香港开完记者会之后,已有很多人受到当局骚扰。沈婷说:“今天已经有三位访民被关在马家楼。还有一位访民陈志方,关在上海的崇明岛,今天下午大概两点钟左右,他把床单布放在窗上,从二楼跳下来,现在逃出来了。上海当局跟他们说,你们因为是世博会的,所以你们是特殊人物,要把你们关起来。我们三位在北京的访民,现在关在北京的南站救济站那里,星期四下午被关到现在不放人,其他的访民都当天被遣返。所以我现在马上要发紧急通知,通知巴黎世博总局,如果这样的话,我想会引起国际事件。”

之前有两位自称是温家宝、王歧山办公室的男子找上沈婷,想私下解决。沈婷认为这两位是冒牌的,不但拒绝,并且呼吁官方应公开处理访民问题。她说:“经过我的调查,这两个人绝对不是王歧山和温家宝办公室的,而且是上海派来的。我现在要求警方介入调查,因为冒充温家宝办公室到这里来谈话,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可怕的。我们要求的是一个公开、公正、公平的谈判,而不是在私下解决个案的问题。”

沈婷说,世博总局给冤民大同盟的回信当中,可看出来世博总局可能受到上海当局欺瞒,并不了解真相,所以她下个月也要随同律师一起拜访在巴黎的世博总局,将搜集来的证据以及材料,包括强迁令等,交给在法国的律师跟世博总局,并且期待能请法国国会议员举办听证会。


关键词:世博会,上海,访民,冤民,大同盟,世博总局,法国,诉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