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4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东莞农民维权保卫土地不被侵占


中国农民的维权意识日益增强。广东省东莞市月塘村农民正在采取各种他们认为恰当的方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保卫自己的土地不被侵占。

不久前,南方都市报刊登了一篇题为《种百亩爱心水稻、赠地震灾区兄弟》的报导,说东莞市横沥镇月塘村300户居民年初做出决定,捐出100亩农田上今年种植的作物,约8万斤稻谷给四川省地震灾民。

*捐农田作物给四川地震灾民*

不过,报导没有提及村民做出这个决定的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想通过这种方法保卫这片可能被强征的农田。村民们向记者解释了此举的双重意义。

古焕连说:“一半一半。我们真心是要捐到四川那里去的。第二个,我们都需要保护自己的农田,还有家园。这两个意义都有。”

邓凤玲说:“它来占用我们的地,种了那些树,我们村民把它翻过来,开始种水稻。种好了水稻,镇政府就不敢动了。可以说,我们跟它对抗。自己争回自己的基本农田地,它就不敢怎么样了。”

村民们在地头插上“赈灾田”的牌子,还打出“捐赠四川灾民100亩农田水稻”、“誓保18亿亩耕地红线”等横幅标语,以阻止征地方肆意妄为。

*东莞生态园强行征地*

征地方是去年动工的东莞生态园。部分居民指责生态园未经村民同意,擅自破坏农田,强行栽种树木。面对土地将被侵占的前景,村民们不得不采取各种他们认为可行的方式维权。

村民邓凤玲说:“有一些村民代表说,‘反正现在那个地都给它破坏了那么多,干嘛我们还在等死呢?不如自己做一些事情。’其中有两个人说,‘我们现在的生活虽然不是太好,但是还有一些地方比我们还要惨。四川地震,那么多房屋都塌了。我们反正还有一些地。不如这样吧,我们过了年,大家一起出力,种水稻,捐到四川。’”

村民把生态园栽种的50、60亩树木拔掉,种上水稻。为了防止稻田再次遭受破坏,他们搭起棚子,派人对农田进行24小时守护,还给棚子起了个名字,叫“村民维权棚”。

*积极维权不想再吃亏*

月塘村民现在积极行动起来维权,是因为他们先前吃过亏,有教训。他们说,前几年,东莞市为修建公路曾征用月塘村460亩土地,既没召开村民大会,也没给村民征地补偿。

邓凤玲说,当时地给占了,村民也没采取什么行动:“它说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可能它整得太厉害了,逼得我们村民根本没有办法生活,我们也告到省政府、人大、农业部、国土局。很多地方,我们都去过了,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维权人士汪海洋表示支持月塘村民的行动,认为这是中国农民的觉醒。他说,中国农民生存的根基是土地,农民离开土地就像鱼儿离开水,无法生存。有一首歌叫《在希望的田野上》,他问道,如果田野没了还有希望吗?

他说:“满清入关的时候,我好像有印象,是跑马圈地。现在怎么地方政府发明了一个种树圈地呢?这么个怪着啊?我认为,月塘村的问题不是仅仅月塘村的问题,是一个月塘现象。”

*强征土地已成为严重社会问题*

近年来,随着现代化和城镇化在中国的推进,政府和开发商大肆征用土地,有些地方政府甚至靠倒卖和兼并土地、剥夺农民权益来获取巨额利益。

这种现象导致可耕地日益减少,失地农民不断增加,造成大量纠纷与矛盾。据《每日经济新闻》报导,全国非农建设占用耕地每年约250万到300万亩,如果按人均一亩地推算,每年大约有250万到300万农民失去土地。

在月塘村,村民叶柱洪告诉记者,生态园要征地3000多亩。

记者:它要征你们多少地呀?
叶柱洪:征我们3000多亩地。
记者:那你们村还剩多少呀?
叶柱洪:10%。其中有1300多亩是基本农田,剩下来都是房子、宅基地、鱼塘、水塘,什么都有,全部加起来有3000多亩嘛。

叶柱洪认为,目前的补偿标准不合理,仅6万5千元一亩。他对将来如何生活感到茫然:“我们这些农民以后不知道怎么办,怎么赚钱。它赔偿不合理的话,我不给它的。”

月塘村党支部书记叶王柏表示,政府已经做出很大努力,村民的要求不能过高。他说:“这段时间,我到政府里面积极地谈这个事情。我也很理解村民的心情,就希望能够多一点利益。我抱着一个心态,希望双方面能够达成统一。这个事情,无论如何都要处理好,不能够说损害群众的利益,起码群众能满意。”

据广州日报报导,中共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今年3月在视察东莞生态园时明确表示,征地拆迁绝不能硬来。

关键词:中国,东莞,土地,农民,征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