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4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电脑过滤软件要求引起强烈反弹


中国工业与信息化部6月9号发布了“关于计算机预装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通知”,要求在7月1号之后,所有在中国生产以及进口的电脑,都要预先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中国官方的理由是可借此过滤有害色情内容,保护孩子,但中国各界对此做出强烈反弹。

在北京的李方平律师于6月11号向工业与信息部提出了针对强制安装过滤软体召开听证会的申请。李方平律师向美国之音表示,工信部的做法,不合法、不合理,也不可行。

*律师:无法可依侵犯获取信息权*

他说:“首先,强制安装,它法律依据何在? 基础性的问题。第二,它这种程序,侵犯了公民的知情权。因为涉及到公众利益的事,你遮遮掩掩,7月1号就要强制安装,但是你6月份你都不公布,到现在媒体捅出来了,大家才知道你自己的公众利益马上要受到这种侵害。第三方面,我们觉得有可能影响到我们的信息安全、个人隐私,还有获取信息的权利。”

争取同性恋权益和防治爱滋病工作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负责人万延海,对政府强行介入公民私人生活感到忧心。

他说:“它不仅仅是把手伸到每个人的卧房里面去,伸到你的后花园里面去,它把手伸到了你的大脑里面去,你的眼睛里面去,这是一个极度极权社会的危险先兆。政府出钱来制造一些很奇怪的软件,强行装在里面,然后我们每天的生活,特别是私人的生活, 都受到监控,或者会报告的话,看起来是一件非常不能接受的事。”

周泽律师与著名媒介法专家魏永征教授也联合具名,致函国务院,要求撤销工信部的这项做法。并同时致函国家反垄断委员会,要求制止工信部的行为。

专家:未公开招标侵犯消费者主权*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的夏业良教授从经济法律方面分析工信部作法。他说:“从行业竞争上来讲的话,它没有经过公开的招标。它是政府采买,它应该要通过一个必要的程序,也就是公开招标。强制安装这样软件的话,这个侵犯消费者主权,强制性要求人家装上,也是不合理的。几个方面都不合理,包括信息安全受到了威胁,因为不知道你这里边会起到什么作用,即使那个软件将来可以卸载的话,据说有些卸载也卸载的不干净,还可以继续对信息安全造成妨害。”

李方平律师也认为,这样的做法是行政垄断,同时也违反了《反垄断法》。而且只因为少数青少年会使用的电脑,就管制全部的电脑,这不合理。

李方平说:“应该有自由选择权,有多种软件供大家选择。只要通过了当时它提议的软件标准,大家都可以去选择。强制让你使用,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当然是行政垄断,也是对其他国外软件的一种歧视,也违反了《反垄断法》。一年电脑销售4000万台,这4000万台只有极少数是专供青少年使用的。如果我家里面有小孩的话,我可以自愿购买,或者政府提供这么一个软件,供有小孩的家长,自己免费去下载,这样不是更好吗?”

*过滤软件自动屏蔽同性恋网站*

根据几个中国同性恋权益组织联名发出的新闻稿,绿坝软件也自动屏蔽有同性恋内容的网站,北京益仁平中心的负责人陆军对此表示抗议。

陆军说:“绿坝这个软件对于同性恋非常敌视,因为它在默认的设置里面,就把同性恋作为不良信息来定性。通过测试也发现,很多知名的同性恋网站, 都不能登录了。这样的话,对于同性恋这样一个弱势群体,他们的信息交流,相互之间的心理支持呀,还有同志社区文化的建设,都非常的不利。”

万延海也担忧,这样将导致青少年自杀率上升,反而导致社会不安。万延海说:“名义上是保护青少年的发展,但是它这样的一个技术,对于同性恋的青少年的发展,几乎是灾难性的。使得同性恋的青少年在成长时期,得不到足够的信息,对自己的认识。有大量的心理学的研究,同性恋如果在青少年时期不能很好的接受自己,如果不能处理好跟家庭的关系,会有很高的自杀率。”

夏叶良教授也提到,强行加装类似软件,也不知道技术成不成熟,将造成社会成本,未来产生后患。他说:“将来索赔责任应该怎么样来界定?比如说我装了你的软件以后,由此影响到我计算机正常使用或者由此增加了一些费用跟成本,那么谁来承担责任?如果你装了软件再卸载的话,那么实际上社会造成了很多的无谓损失。就经济学的角度来讲的话,你投入了很多的成本,最终人家又不使用这个软件,那么这个就产生了很大的无谓成本、无谓损失。那么这个无谓损失是由谁来买单呢?当然最后还是由纳税人来买单,而这个又没有通过纳税人、民意的达成共识。”

夏业良教授并且提出质疑,政府的说法是为了孩子才要安装软件,那么家中没有小孩的家庭,是否不必安装?哪些讯息才算是色情?而有些年轻夫妻可能需要为生活增添情趣,政府的强硬做法也干涉了他们的自由。


关键词:中国,信息,过滤软件,色情,屏蔽,同性恋,卸载,招标,损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