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5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台内政部建议设立红灯区反应不一


台湾10年前取缔性服务业后,内政部现在提出可否设立红灯区的建议,希望通过加强管理,平衡性服务业相关的各类问题。建议一提出,立即引发争论。地方政府和民众对此意见不一。

*引发社会讨论*

台湾内政部官员上星期五提出了建立红灯区的行政建议,以满足台湾性工作者长期来的权利要求。另外,台湾联合报说,政府还就对妓女和嫖者,均免于惩罚的议题展开研究。内政部的上述动作一提出,立即引起广泛议论,成为台湾媒体周末广泛报道的重点之一。

报道说,全台25县市中,只有宜兰、云林和屏东的县长,明确表示赞成内政部有关设立红灯区的提议,这些地方长官认为,与其“让情色泛滥猖獗”,不如设区管理。不过,台北市、新竹、苗栗、台南市、高雄县、台东县、以及澎湖、金、马的地方首长强烈反对,还有县市态度保留。台北市长郝龙斌是反对者之一。

记者来到台北市的华西街,据说这里曾经是公娼集中的地方,当年门庭若市;来到如今的华西街,看看几条狭窄街巷两侧悬挂的招牌,似乎可以断定,那项最古老的商业活动,依然还在这里若明若暗地进行。当地居民刘先生希望设立红灯区的建议能够被采纳,因为这一带的生意在公娼馆关闭后一蹶不振。

他说:“最好还是有可能啦,对做生意的人比较好。现在经济不好,为了生活,大家都是这个样子,每家的生意都是这样,希望能够好一点。生意现在越来越差,每一家都要慢慢关门啦。”

记者采访了当地居民王先生,他说,设立红灯区好坏参半,但是,他似乎着重讲了不好的一面。

他说:“住家民宅恐怕会有人反对,因为每个人都有小孩子,有女孩,在这里走进走出,人家看见了,人格会受歧视。我就有这个经验,我的孩子去读书,看到是华西街来的,老师会有一种不好的印象,女孩子都不敢讲我住在华西街,这是很伤脑筋的事情。”

记者在华西街一家经营性用具商店外面遇到两位外国女游客,并且就红灯区问题攀谈起来。其中的美国游客说:“这是自由国家的组成部分,自由国家是不实行言论和行动审查的。只要不伤害别人,干什么都行。”

同行的爱尔兰女游客说:“街区的身价可能因为有妓院的存在而下降。不过,禁止后卖淫嫖娼便会转入地下,而且更加难以控制。”

还有民众说,台湾对卖淫嫖娼实行的政策,往往受政治影响,一个朝代一个做法。李先生说,设立红灯区就是管理,以前有管理制度,后来被推翻了,现在又来谈管理卖淫嫖娼的事,可能是政党变了的缘故。

他说:“以前就有管理啊!阿扁时期,有人建议废掉,(结果)就真的废掉啦!一落千丈啊!还没有废止的时候,这里好热闹哇,人挤人,好热闹哇。”

报道说,台湾内政部设立红灯区的建议,短期内不会有什么结果。而现实是,这是一个禁止不了的行业,台湾民众对记者说,台北的华西街、基隆的庙口等地,地下卖淫嫖娼在顽强地继续。

值得注意的是,台湾媒体周末一再提到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具有700年历史的红灯区。这可能代表了一种认识,既然这个行业禁而不止,集中管理,选址得当,似乎能够平衡多方利益,对社会有利,是一条“活路”政策。


关键词:台湾,红灯区,性服务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