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社科院报告称改革户籍制当务之急


中国一份研究报告说,中国城乡收入差距日益扩大。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城市蓝皮书认为,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改革户籍制度,实现城乡一体化,确保广大农民工的再就业。

*城乡收入差距拉大*

社科院15号发表的《城市蓝皮书》说,中国大陆城市化速度加快,而城乡收入也差距越来越大。蓝皮书说,截止2008年底城镇化覆盖率已达45.6%,人口超过6亿,其中百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有118座,2百万人口以上的超大城市39座。与此同时,中国城乡发展很不平衡,城乡收入差距不断扩大,2008年城乡收入差距是4到6倍,而2003年城乡收入差距只有3.23倍。有专家预计,到2020年,中国城乡收入差距可能会加大到7倍。

中国三农问题专家、华东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曹锦清对记者说,政府过去几年来尽管采取了一系列辅助措施,但广大农村地区的收入还是没有显著提高,与城镇居民收入相比差距在不断扩大:“从00年到07年的统计,城乡收入的差距是在扩大当中,因为从04年开始到07年,中央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想要调整城乡分配,包括取消农民负担、包括对农民进行转移致富、包括解除了农民9年制义务教育的费用、也包括新合作医疗、也包括新农村建设、加大对农村转移致富的力度,尽管如此,从00年到08年的统计,城乡的收入差距还在持续扩大当中。”

新京报援引蓝皮书的话说,中国多年来延用的户籍管理制度和用地管理政策,在工业聚集的产业增长和就业人口增长的同时,就业人口并没有与城市化同步发展,导致城市化相对滞后于工业化。

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负责人魏后凯在15号的记者会上直言,“千万农民工在珠三角、长三角打工,为这些地区的城镇化、工业化发展做出巨大贡献,但却未能享受工业化、城镇化带来的成果。”

*改革户籍制度为当务之急*

新京报报道说,蓝皮书认为,当务之急是改革中国的户籍制度。曹锦清教授对此表示赞同。他说户籍制度改革已经开始尝试,但关键是如何建立失业保险制度和住房制度,这在目前看来还是一个长期目标。

他说:“这些农民工第一是流动性强,第二低薪,第三就是这些农民工目前为止给他们只能建立综合社会保险,只要包括工伤保险、医疗保险和养老金保险,由企业工资出一点的,但是失业保险没有,不包括失业保险。现在问题是,能不能解决进城打工的农民给他建立失业保险,第二他的住房怎么解决?这两个问题怎么解决?如果这两个问题解决了,户籍可以完全取消了。这两个问题不解决,户籍制度取消后,会产生一系列社会问题、经济问题和就业问题。”

中央党校三农研究中心副主任徐祥临提醒说,户籍制度改革需要谨慎而行,因为历史原因形成的中国经济二元结构是城乡收入差距的主要原因,需要逐步消除:“北京市最低生活保障,或者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因为他的生活费比较高,政府给予市民的最低生活保障比去年、2008年农民辛辛苦苦干一年的人均收入还要高。户口制度不合理,是不合理,那马上改,农民都很清楚,都会算帐,马上都到北京市来落户,‘我对不起,我今年没有劳动能力了,那好,北京市长、财政局长,你给发最低生活保障吧’,那北京市长肯定给不了啊。”

新京报报道说,蓝皮书认为,如果户籍制度不改革,城镇地区一旦出现经济萧条,以农民工为主体的工人失业加剧,农民工群体逆城市化回流,既造成资源浪费,又可能构成严重的社会问题。

曹锦清说,农民工失业返乡在今年春节前后达到高峰,当时中央估计两千万农民工可能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而失业,非常担心可能影响社会的稳定:“这种情况,也出乎我们原来的估计,因为原来我们估计5、6月份可能要出事情,现在看来好象整个就业情况,就农民工就业情况好象还不错,现在出事情的是大学本科毕业生的就业出了问题。我到农村去过,象中部地区好象就业还在那里增长,中部和西部就业还在那里增长当中,沿海地区在下降。”

蓝皮书说,经济调整下带来的收入水平相对降低也会带来潜在社会问题,并建议在金融危机和经济调整时期,要逐步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适度实施消费补贴。

关键词:城乡差距,农民工,户籍制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