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北京称达赖喇嘛无谈判诚意遭反驳


中共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上周末说,89年以来,达赖喇嘛两次关上同北京对话的大门。曾几次代表北京同达赖喇嘛代表对话的朱维群对欧洲记者讲了这番话。朱维群说,达赖喇嘛把接触商谈作为“分裂祖国活动”、“欺骗世界舆论”的一种手段,经常“翻云覆雨”、“没什么诚信可言”。

中新社星期三发表了朱维群会见中、东欧洲记者团实录。大公报星期三相关报道的题目是:达赖两次关上与中央商谈的大门。明报题目是:统战部:两度邀达赖对话被拒。

根据中新社的“实录”,朱维群说,89年六四后,90年代初,苏联和东欧一些国家发生政治社会制度变化,达赖错误估计形势,“多次宣称,西藏马上就可以独立,马上就可以分裂出去,他不再和一个不稳定的中国中央政府谈判”。

*格桑坚赞:89年西藏军事戒严不存在对话条件*

按照朱维群的排列,这是第一次达赖喇嘛关上了谈判协商的大门,原因是六四事件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解体。但是,西藏流亡政府议员格桑坚赞说,89年的大背景不是这样,而是北京宣布在西藏戒严一年,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展开谈判?

格桑坚赞说,79年,邓小平说,西藏问题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之后,西藏流亡政府方面派出5次代表团到西藏访问和北京谈,到84年中断了。87、88、89这三年,是西藏多事之秋,“发生了很多大事,军方开枪镇压,死了很多藏人”。其后,再无西藏代表团到中国访问并商谈。只是达赖喇嘛私人代表仍然有同中国方面进行私下的秘密接触。从2002年到现在,双方再度回复正式商谈。

他说:“当时,根本不存在朱维群所说的什么‘达赖喇嘛错误估计的形势’,因为89年在拉萨发布了军事戒严令一年。所以,不存在双方和谈的这种情况。”

格桑坚赞说,由于那几年西藏情况非常紧张,北京在89年5月8号宣布,在拉萨进行戒严,为期一年。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双方商谈的大背景、环境和条件,北京如何能将责任都推到达赖喇嘛头上呢?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问题上双方功防*

朱维群说,89年十世班禅去世,北京以佛教协会长赵朴初的名义请达赖喇嘛回来参加追悼会,遭到达赖喇嘛的“断然拒绝”。

不过,西藏流亡政府议员格桑坚赞说,按照时间顺序,班禅去世是在89年1月,六四事件是6月发生的事情,不知道统战部为什么要这样排列问题次序。

格桑坚赞说,当时的确有这么回事,西藏流亡政府方面的确收到这样的函件,但是,当时有许多条件和原因,达赖喇嘛最终“没有能成行”。

格桑坚赞说,班禅喇嘛去世,在转世灵童问题上,北京的确征求和咨询了达赖喇嘛的意见。而流亡政府方面也希望能派团回到西藏日喀则扎西伦布寺,参与考察和挑选灵童工作:“达赖喇嘛这边提出,派一个高级宗教代表团去扎西伦布寺,双方有这样一些来往。但后来被中国拒绝了。”

*互责对话缺乏谈判诚意*

中共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说,去年11月双方接触协商中断,是“达赖喇嘛方面中断的”。但西藏流亡议员格桑坚赞说,中断的责任和原因,在北京,因为它完全彻底拒绝了西藏流亡政府方面提出的要求西藏实行自治的建议。去年,达赖喇嘛代表洛迪嘉日和格桑坚赞,同朱维群以及另外一位统战部副部长藏族人斯塔会谈,最后半途而废,无功而返。

格桑坚赞说,达赖喇嘛方面提出了一个“藏人高度自治的建议”。朱维群称之为“备忘录”。格桑坚赞说,达赖喇嘛方面提出了很多建议,而北京没有任何建议,只是全面彻底否定别人的建议,然后把责任完全推到流亡藏人和达赖喇嘛身上。

朱维群说,“把这样一个已经被我们中央政府完全否定、已经顶回去的东西,作为今后接触商谈的前提和基础,这里有一点接谈的诚意吗?”

不过,格桑坚赞认为,在谈判中,一方完全否定、并且顶回去另一方的建议,那么,双方接下来还能干什么呢?

关键词:中国,西藏问题,达赖喇嘛,流亡政府,统战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