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再提超主权货币美元应声下滑


中国人民银行再次呼吁创建一种新的超越主权的国际储备货币,并呼吁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集中管理成员国的部分储备。受到上述消息的影响,美元对世界其他主要货币的汇率应声下滑。

中国人民银行在其2009年度金融稳定报告中重申,“为避免主权信用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缺陷,需要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充分发挥特别提款权(SDR)的作用,从而维护全球经济金融稳定。”

受到上述消息影响,美元对欧元和日元等主要货币汇率下降。洲际交易所用来衡量美元对六个主要贸易伙伴货币汇价的美元指数下降到了79.84。

*中国为何重提建全球新货币问题?*

今年三月,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发表文章,提议建立一种超主权货币,并呼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拓宽特别提款权的使用范围。彭博新闻社指出,中国央行此番重申创建新的全球货币令人更加揣测,中国推动外汇储备多元化只是时间问题。

中国是世界上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总额超过1.95万亿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美元资产。中国是美国国债最大的持有者,但是在中国总理温家宝公开表示对美元资产担忧后,中国四月份减持大约44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截至四月底,中国仍然持有大约7635亿美元的美国国债。

不过,6月初,当美国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访华时,中国政府官员表示并不担心美元作为储蓄货币的地位问题。

美国财经媒体[市场观察]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中国官员在盖特纳访华时降低批评的语调是因为中国意识到美元走低会损害中国的巨额美元资产,但这并不表示中国长期的担忧已经消除。

*中国对持有的美元感到担忧*

施奈得外汇交易服务公司(Schneider Foreign Exchange)的外汇市场分析部门负责人斯蒂芬·加罗(Stephen Gallo)表示,“有迹象表明,中国之所以降低了批评美元储备货币地位的语气,可能是因为中国人民银行对其持有的美元感到担心,同时也可能是中国政府出于外交因素的考虑。”

但是加罗表示,中国央行“很显然仍然对持有美元的长期成本感到担心,中国一直声称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是造成全球金融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但同时仍然非常乐于加入伯南克、盖特纳等人的合奏,继续维护美元的地位,将其视为必要之恶。”

*中国希望建立一个多元化储备体系*

纽约梅隆银行的外汇市场策略师西蒙·德里克(Simon Derrick) 说,中国官员在这个问题上以前从来没有这么明确地表述过,因为美元疲软对中国是自拆阵脚,中国官员们不会直接唱衰美元,但是,他们也意识到如果他们希望看到一个多元化的储备体系,他们必须努力推动储备体系朝这个方向发展。

不久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印度总理辛格以及巴西总统卢拉在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堡举行“金砖四国”峰会时,都呼吁推动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减少对美元的依赖。巴西和中国甚至在研究如何利用人民币和雷亚尔进行贸易结算的提议。

但是,彭博通讯社援引法国兴业银行首席亚太经济学家马博文(Glenne Maguire)的话说, “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被取代非常不可能。”他解释说,一种货币要成为储备货币,首先必须国际化,也就是要求它实现全面兑换,而这却是中国做不到的。”


关键词:中国央行,超主权货币,美元,国际储备货币,特别提款权,外汇储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