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5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北京访民申请七一游行盼关注冤情


在北京的很多外地访民6月26日前往北京治安管理总队申请7月1号游行,希望在中共建党纪念日呼吁政府关注他们的冤情。与此同时,不少北京访民却被警察堵在家里,阻止他们申请游行。

身怀9个月身孕的河北秦皇岛访民赵春红对记者说,她和她的丈夫因为私人房产被当局强拆,私人财产被当局没收而上访。她说,她的丈夫陈凤强星期三被公安扣上“妨碍公务”的罪名拘押,至今下落不明。因此,赵春红说,她要在七一游行,就是希望共产党在建党生日这一天能够关爱一下“生不如死的访民”。

她说:“因为是建党88周年,我们的横幅主题就是‘我们爱党,希望党爱我们’,希望中央依法治国,严惩腐败,纠正官商勾结,权钱交易。不应该对我们访民一味打压。”

赵春红说,星期五她看到很多访民来到北京治安管理总队申请七一游行,虽然他们在途中遭到警察的摄像和阻截。她说,她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申请七一游行,不过每个访民都有自己的冤情,她看到星期五一整天,排队申请游行的人络绎不绝。

蔡志国是星期五前往北京治安管理总队申请七一游行的访民之一。他说,从2005年开始他到北京上访,状告“辽宁的两个派出所、一个公安分局在90年代非法拘押我50天,并没收我十几万元人民币的财产”。

他对记者说,七一游行为的是呼唤政府解决他们的法律问题:“我们为了维护我们的权力,呼唤党和政府给予我们权力,尽快解决我们的法律问题,尽快惩治腐败,达到长治久安的目的。”

访民刘敏杰称他来自一个军人家庭,家里有5口人是军人,5口人是中共党员。他说,他的儿子15岁参军,17岁入党,退伍后在新疆做批发生意时被杀。他说,因为杀人犯有关系,儿子被杀案遭警方错判。刘敏杰说,他到北京上访,选择七一这一天上街游行,就是希望政府严惩腐败官员。

他说:“现在是党的生日,我希望我们的党对我们这些冤民,要严惩国家政府里的部分腐化分子,给这些冤民一个合理合法的交待。”

在他们当中还有一名12岁的小访民曹金龙。来自甘肃省平凉市灵台县的曹金龙对记者说,他母亲1997年因为医疗事故去世,父亲去法院领取执行款时被法院副院长打残,上告后被判两年刑。一家人在父亲出狱后开始上访。曹金龙说,当地政法委截访,抓了他大姐,至今下落不明。6月25日他跟二姐到天安门卖冰棍,二姐被北京城管抓住,送进北京第二未成年人保护中心。

12岁的曹金龙在表达他的愿望时说:“我要我姐姐,要讨回一个公道。我要上学。”

各位访民对记者表示,他们知道,七一游行的申请不会得到批准,因为当局从来没有批准过任何一次游行示威的申请,不过他们不会因此放弃。赵春红说,不论批准与否,他们都准备在七一那一天举行游行活动,以行动来维护宪法赋予公民集会、游戏示威的合法权力。

按照中国的法律,申请示威游行的审批期限有5天,因此不少计划在七一举行游行的北京访民也准备星期五到北京治安管理总队登记申请。

北京维权人士周莉对美国之音说,他们申请七一游行的计划“被提前发现,提前制止了”。早上7点,警察就把她堵在家里,告诉她“哪里都可以去,就是不可以去治总”,也就是治安管理总队。因此赵春红说,计划七一游行的上百名北京访民26日当天都被管片民警看住,基本上无法到达北京治安管理总队登记游行申请。

关键词:北京,上访,游行,冤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