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港回归日民众大游行提诉求


香港泛民主派7月1号组织大游行,争取普选权,同时对政府施政效果表示不满和抗议。 另外,还有一些不同基层组织加入游行,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诉求。

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 数万人再次集结,呼吁“还政于民,誓不当奴”。这是香港民间人权阵线连续第7年主办七一大游行。游行队伍于当地时间下午三点从维多利亚公园出发,游行至政府总部。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在2009年七一宣言中表示,今年的主题是“施政失误、贫富悬殊、改善民生和还政于民”。警方估计,约有2.7万人参加了这次游行,但是,先前的民意测验显示有6到7万人参加。

香港七一游行是民间人权阵线等民间团体自香港回归中国大陆起每年7月1号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日举行的大型游行。不过直至2003年才开始较为广泛注意。七一游行后来发展成为香港人一年一度以和平手段表达诉求的大型活动,当中包括争取普选、平反、保护弱势群体、保护新闻自由等。

今天的七一大游行,香港新闻记者协会在集会上,提出了要求北京释放作家刘晓波的诉求和口号。

由于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今年的七一大游行除了争取普选权外,经济诉求似乎成了游行的主要原因之一。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雷曼苦主大联盟”,这些人因为投资雷曼兄弟公司而损失惨重,他们要求香港特首曾荫权下台。警方早前估计,雷曼联盟大约有4000人。曾经经营工厂的吴惠茹告诉美国之音,她毕生的心血因为投资雷曼兄弟变为零。

吴惠茹说:“要向所有的政府、银行要求,让雷曼事件早点解决.... 这与民生习习相关。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会有很大的民怨。”

香港职工盟成员也参加了游行,争取最低工资立法,并要求政府为失业职工提供援助。 香港职工盟的干事宋治德说:“我们来表达工会的诉求,经济不景气,政府应该更加去保障员工的福利。立法,尽快保障最低工资的实行,以及失业的援助措施,这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宋治德表示,表达经济诉求并不代表不关注普选,他说:“其实两个不是隔离的。政治民主和经济民主是不可隔离的。正是因为香港的立法会没有全面普选,被特权精英阶层所垄断,所以他们很反对保障劳工的政策, 福利政策,所以政治的民主化,也是保证香港基层劳工利益的前提,所以我们职工们也赞成去争取民主话,全面普选, 特首的普选。”

星期三出版的香港[南华早报]援引香港中央政策组首席顾问李兆佳的话说, 香港市民对经济的担忧超过对民主进程的担忧。但是,香港民主派议员甘乃威表达了不同意见,他认为争取普选依然是很多人来游行的主要原因。

甘乃威说:“我不觉得,我们的主要诉求还是我们要选举的要求...... 我不觉得经济问题是主要问题....一般游行的人士都知道我们要求普选。很多人有自己的诉求,但是普选还是主要的诉求。”

香港教育学院教师曹顺详表示自己来的目的是争取双普选,同时让自己11岁的儿子感受什么是民主和人权。

曹顺详说:“经济也关注,主要是政治。香港的普选还是要争取的......香港的很多问题与普选有关, 比方说行政长官的选举和立法会的选举。如果市民没有权选举自己的代表的话,未来下一代很麻烦,所以我带我的儿子来参加。”

另外,星期三上午,在香港的大球场,亲北京的市民举行了庆祝香港回归12周年的大巡游。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原定参加这个活动,后来取消了计划。

关键词:香港,泛民主派,普选权,政府施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