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海外专家学者看新疆骚乱事件

  • 前卫

新疆突然爆发特大规模的流血暴力冲突。让世人感到震惊。这次冲突发生的背景原因和冲突对新疆乃至全中国民族关系的影响会是怎样的?

为了分析新疆特大暴力冲突的背景,美国之 音采访了两位了解新疆情况的人士。第一位是日本的“当代中国研究中心”副理事杨中美博士。杨博士几次到新疆考查,跟维吾尔人和当地汉人都有接触。另一位是现在在德国的“内蒙人权保卫同盟”的主席席海明。席先生也跟维吾尔人和在新疆生活的汉人有大量接触。

记者先问杨中美对最新冲突爆发原因的分析。杨博士认为,这次 冲突的发生,不止是民族问题,也体现了当地官方和民间的冲突。两种冲突纠缠在一起。边疆地区和中国内地的经济发展差距越来越大。官僚的收入水平和平民收入水平的差距也是越来越大。双重差距在新疆这种偏远地区表现得更充分。

杨博士认为,新疆尖锐的民族矛盾,加上中国国内外各种势力的联动,导致了这次冲突的发生。

*暴力反抗情绪增加事出有因*

“内蒙人权保卫同盟”的主席席海明对新疆暴力冲突爆发的原因,看法是这样的:“从我读到的材料和看到的情况来分析,中共直接有责任,它把事件挑成这种地步。北京方面的说法是海外敌对势力和疆独势力挑拨的。广东韶关的维、汉冲突,如果真有强奸的案情,当局满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这样就不会发生两个民族之间的暴力冲突。所以从事件一开始,当局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杨中美分析了这次冲突格外暴烈,死人很多的原因。他认为,维吾尔人历来比较暴烈,加上前段时间,当局对分离势力的打压力度也很大,这些都增加了暴力反抗的情绪。另外,杨中美认为,新疆独立运动的策动,也不能排除。由于维吾尔人的抗议有一些暴力倾向,因此新疆当局的镇压也历来比在西藏和其他少数民族地区来得猛烈和严酷。杨中美说,冲突双方的暴力趋向都比较强,所以 冲突的伤亡情况,也就比其他少数民族地区更严重。

席海明也就这次冲突的暴烈程度作出分析:“你说抗议的人群有没有过火的地方,从电视上看,也不能说没有。但是死人这么多的主要原因是中共要借这个事件大开杀戒。北京的所谓胡萝卜大棒政策,这次用的是大棒。要把新疆人的不满和反抗压下去。但是我觉得它是作不到的,只能激化矛盾。”

*长期民族冲突考验当局政策*

据在新疆的汉人说,新疆当局在处理维、汉冲突的时候,为了绥靖少数民族,常常牺牲汉人的利益,导致当地维吾尔人欺负汉人,他们说,这也是维、汉矛盾加剧的一个原因。

杨中美说:“这也是反映了汉人的情绪。北京奥林匹克举行前夕,当局对疆独可能的破坏活动非常警惕。对新疆人的管理很严。但是警方对抓捕新疆嫌疑人还是比较投鼠忌器。在上海,奥运前有新疆人在街上抢劫或调戏妇女,当地很多汉人都敢怒不敢言。因为维族人敢动刀。而且新疆人即使被捕,很快就会被放出来。有些人被送回新疆,但是很快就坐火车又回来了。我觉得的确有一种少数民族的沙文主义。压制了汉族。各地都有这样的反映。长期民族冲突的形势下,中共的政策举措失当,形成骑虎难下, 没有一个正确的统一的平等的管理方法。”

这次大规模流血冲突,是否也导致维、汉矛盾进一步激化,导致少数民族更多的人支持新疆独立?杨中美的回答是:“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改革开放以来,新疆的生活还是有很大改善。 坚持疆独的人还是少数。新疆和西藏不同。新疆比较富裕,汉人能在新疆长期生活和发展。汉人在新疆增加的速度,远远快于新疆本地人口增加的速度。最终的结果是,汉人会淹没少数民族。新疆地区将变成汉族居多数的地区。”


关键词:新疆,新疆骚乱,维汉冲突,维吾尔人,民族矛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