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4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人权团体批中国处理新疆事件做法


各人权团体对于中国政府强力镇压并且处理乌鲁木齐维吾尔人抗议的行为,以及操纵媒体的做法,提出批判与建议。

*大赦国际呼吁应公开审判*

大赦国际亚太区副主任阮柔安(Rosanne Rice)呼吁中国,对于汉人和维族人要一视同仁的加以保护,并且要给予被拘捕的人士公平、公开的审判。阮柔安说:“我们知道,他们说已经拘禁了超过1400人。这些人应该依照中国国内法律,以及国际标准来审判,包括不受酷刑虐待的保护,并且拥有请律师的权利,与家人见面的权利,同时尽速进行公平审判,而非直接判处死刑。”

根据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的报导,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在电视公开讲话中说,“七五严重打砸抢烧暴力事件的犯罪嫌疑人绝大部分已经被抓获归案,目前正在审理。”他还说,汉族群众上街针对维族群众对立,“根本没有必要,我们的专政力量完全可以把坏人打掉”。

*中国媒体抢占话语权*

中评社的编辑余山7月6日在网上发表了评论“新疆暴力事件发展,需防西方媒体抢占话语权”,认为事件发生之后,新华社的报导快速,说此事件是“热比娅为首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通过互联网煽动的。”而路透社、法新社、纽约时报、BBC等大多援引此报导,可说是在媒体话语权上,占了先机。他并希望接着能以公开透明的信息来正视听,不要犯了拉萨三一四事件隔离西方记者的过失。

根据南华早报报导,虽然这次中国政府允许境外记者进入乌鲁木齐采访,但却设下诸多限制,如以安全理由禁止记者拍摄医院内部情况,并且只能参与官方安排的采访行程,当数百名维族妇女涌向记者申诉的时候,武警不但阻止记者采访妇女,并且将记者赶上车,离开现场。

*记者无国界:中国政府利用媒体*

记者无国界亚太区主席樊尚布罗塞尔对中国政府利用媒体的做法提出他的分析。樊尚布罗塞尔说:“我们必须承认外国记者被允许进入乌鲁木齐是一件正面的事。问题是,外国媒体和当地媒体之间所能报导以及不能报导的事情,有着巨大的差异。现在已经不只是新闻审查的问题了,而是新闻审查加上了政治宣传,并且以精致的手法来操作。所以我认为,这对于新闻机构是更大的挑战。继续推动更多的开放,是很重要的。并不是只要求有更多采访机会,而应该要求能够自由采访,而不是只能报导一面之词。”

大赦国际的阮柔安,将乌鲁木齐的事件与去年的三一四拉萨事件作比较,认为中国政府并没有正视民族问题。阮柔安说:“我认为在这两起事件上,中国当局在对这两个地区深层的紧张情势上,并没有足够的认知。而且也持续的违反人权,包括严厉箝制宗教,以及两个民族都无法自由的进行它们的文化、语言,以及其他对他们社群有影响的事情。我想中国政府现在除了要处理目前的暴力以及抗议之外,长期来说,还是要处理这些深层的议题。”

*控制媒体反加深种族仇恨*

记者无国界的樊尚布罗塞尔则认为,中国官方利用媒体一味进行单方面宣传,就是加深种族之间仇恨的原因。他呼吁中国政府给中国媒体更多的报导自由。樊尚布罗塞尔说:“中国媒体有很多报导的限制,不能报导全局。当然他们可以报导骚乱,但被当局要求将骚乱形容成恐怖行动、维族人是麻烦制造者。中国官方媒体完全不想要解释整个事件的全貌。当局现在只是在重复西藏三一四事件时的做法,将少数民族描述成为野蛮人、是暴力分子,这样对未来一点好处都没有。”

此外,人权团体“人权观察”也发出声明,认为依照中国政府过去侵犯人权的历史看来,很难对此事件进行客观的处理,所以呼吁中国政府让联合国进行独立的调查。

关键词:乌鲁木齐,维吾尔人,种族仇恨,控制媒体,新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