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四川研究生刘建永逃到美国


四川研究生刘建永逃到美国

四川研究生刘建永逃到美国

<!-- IMAGE -->

周末遭到四川警方拘传的独立作家刘建永,美国时间星期天下午到达纽约。他在机场发表声明说,他已经踏上了自由的土地。独立中文笔会一些成员说,遭到打压的中国异议人士,出走海外,只是一种选项。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天给刘建永手机打电话,一天无人接听。原来,当时他已经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他星期天下午5点半,抵达纽瓦克机场,发表声明说:他踏上了自由的土地。

刘建永说,是中国民主党帮助他“逃出魔掌”的。海外新闻网站博讯网登出了刘建永在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的照片。

刘建永四月访问美国,五月被四川社科院开除了研究生学籍,上星期五凌晨被刑事传唤十多个小时。获释后,他化妆逃到上海,循合法渠道乘美国客机飞抵纽约。

*先逃出来再说*

刘建永访问美国期间曾见到中文民主刊物北京之春的主编胡平。胡平告诉美国之音,当时,刘建永曾询问他来美国留学的事宜:“他只是问过我到美国留学的事,如果想留学的话,怎么样。他还是对哲学比较感兴趣,我说,考托福,联系,无非就是这套程序。我还说,你个人来不来,需要好好考虑。你要念书,得个学位,不是三两年就能下来的。”

中国异议人士出国,除了六四后经香港到海外的数百民运人士,其他的主要是几种渠道和模式:官方直接从监狱送往美国者,如魏京生、王军涛、王丹等;偷渡到台湾者,如蔡陆军、燕鹏、唐元隽等;从陆路偷渡到俄罗斯远东城市者,如张伯笠和谢万军;陆路偷渡到泰国者,如曾经在天安门泼毛泽东像的余志坚、俞东岳、鲁德成以及高智晟的妻子孩子、郭飞雄妻子孩子、贾甲等。像刘建永这样在监视审查期间成功出境者,少而又少。

八十年代初到哈佛大学留学的北京之春主编胡平说,想出来的人很多,但是否能拿到护照,得到签证?你出来后有无一定的准备,生活工作都是问题,不能对这些情况一点没谱就贸然跑到国外吧。当然,如果情况非常紧急,当局逼得太紧,那也只好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逃出来再说。

*要想做事,还是留在国内方便*

独立中文笔会理事赵达功说,刘建永去了美国,其实,出国,只是国内遭受打压的异议人士的一种选择,“你到了国外还回来,是另外一回事情。如果你不过来了,你到外面政治避难去了,是另外一回事情。你是受迫害的,不是像王丹这样当局把你送上飞机的。你是被逼出国的。当然,我个人认为,你如果真想干点什么事情,还应该留在国内。”

赵达功说,以他自己为例,他虽然已经很低调了,但政府不断加强对他的“工作”,现在他不可以到外地,受到“边控”更不可以来香港,经常不断被当局请去喝茶谈心。他也感到生活得“异常艰难”。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决定要坚持留在国内。他说,以刘晓波为例,当局希望他留在海外,给他发了护照,送他出国,以为他不回来了。所以刘晓波回国后,当局措手不及。

刘晓波是北师大文学博士,是80年代以来的中国知名异议人士。89年民运期间他本来在美国,六四前夕专门回国去参加天安门运动。20年来,他多次坐牢,后来担任了独立笔会的会长,因为零八宪章而被拘留半年多,直到不久前政府宣布正式逮捕。

独立笔会副会长江棋生也说,如果想真正“做一点事情”,还是应留在国内。都跑到海外,有一些异议人士就得到了天空而失去了大地,逐渐“泡沫化”了。这样的例子可以说是比比皆是。

赵达功和江棋生都说,在国内,有相当一批民主人士,无论当局怎么打压,他们还是坚持不出去,就是防止可能出现的边缘化和泡沫化。


关键词: 刘建永 逃亡 美国 民运人士 泡沫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