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六十周年大庆应否大赦或特赦?


中国六十周年大庆应否大赦或特赦?

中国六十周年大庆应否大赦或特赦?

<!-- IMAGE -->

今年十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又有海外媒体发表文章建议,在六十周年之际,中国应实行大赦或特赦,以改善中国的国际形像。不过,中国有专家学者认为,执政者是不会这样做的。

*南华早报编辑:建议十一大赦*

南华早报星期一发表中国版编辑王向伟的文章,题目是:赦免罪犯有助改善中国六十年的形像。文章说,中国在十一将举行大规模阅兵式,胡锦涛和其他中国领导人将登上天安门城楼阅兵。

文章说,中国领导人讲话常常引经据典,从古代先贤话语中寻找智慧和灵感。中国古代王朝常有逢甲大赦一说,通常在皇帝当朝六十年或六十大寿时大赦天下。文章说,当今中国领导人为何不学习这一点呢?文章说,这将有助于改善中国的国际形像。

实际上,今年年初,随州杀人犯熊振林上诉,谋求国庆大赦。中国刑法学家、人民大学法学教授高铭暄就建议在国庆六十年之际实行特赦。

*中国宪法没提大赦*

中国宪法没有提到大赦,只是提到特赦。大赦是对不特定的多数犯罪分子赦免, 而特赦是指对特定犯罪人员的赦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的1959年,当局特赦了第一批“战犯”,后来在60年代直到文革前,特赦了5批,在文革后期75年又特赦一批。这些特赦对象,全是内战时期被中共抓获的“战犯”。中国建政60年来,还没有实行过大赦。

中国资深法学家于浩成在北京对美国之音说,国庆六十年实行大赦,是个好建议,可惜当局不会考虑的。于浩成说:“应该这样做的。不过,我不抱任何希望。南华早报提出这个建议,当然是很好。不过,根据我的观察,恐怕不会实现的。中国宪法没有提到大赦,只是提到特赦”

于浩成曾是公安部群众出版社长,长期以来一直注意研究法律法理问题。他六四后曾在海外居住多年,近年来回到北京定居。他说,从现在中国政治社会形势来看,没有可能。于浩成说,比如说,六四事件已过去二十周年,如果能对六四当事人实行特赦,对当局很有好处。但现在看起来,当局肯定不会这样做。

*冉云飞:虽然有好处 当局不会做*

四川作家冉云飞也说,历史上皇帝和当权者都这样做以[彰显仁政]。在法律不够健全情况下,通过大赦和特赦这样一些特殊手段,让社会矛盾得以舒缓。这种做法尤其具有现实意义和作用。冉云飞说,就从安定团结的意义上来说,这样做,也很有好处。冉云飞说:“现在的社会,对立、紧张、冲突,如何采取舒缓的方式,而不是加重这种情况。按照当局目前这样的做法,他们可能没有这种思路。”

<!-- IMAGE -->

冉云飞说,当局不仅不这样做,反而更变本加厉地镇压,最近又处理了公盟,逮捕了许志永,还有审判四川作家谭作人。

他说:“这些人是多么温和的知识分子,多么爱国的人,多么害怕这个社会出现动荡,出现群体冲突。但是,官方对他们采取了什么方式?还是采取了高压政策。所以,所谓大赦也好,特赦也罢,他们是不会这样做的。”

*于浩成:不仅不大赦反而加紧镇压*

北京法学家于浩成说,从种种迹象看,当局不仅不会大赦,还要加紧镇压。

于浩成说:“它不会这样做。反之,它甚至会加紧镇压的。比如像这次刘晓波的逮捕。逮捕就准备判刑了。”

于浩成说,正是因为要搞国庆六十周年庆祝,所以当局希望稳定,就是要“杀鸡儆猴”,杀一儆百,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

*政权积重难返?*

四川作家冉云飞说,问题的关键在于:当政者思维僵硬还强硬。冉云飞说:“49年建立的这个政权,现在积重难返,思维僵化、僵硬、傲慢、冷漠、无理。这在他们身上体现相当充分。而且他们自大、以为自己了不起,有军队,有丰盛的税收,可以不把民意、老百姓的意见当回事儿!”

冉云飞说,当局一直采取这种态度来对待百姓,在这样的路上越走越远。冉云飞说,执政当局中,肯定有官员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但是,这个制度本身太僵化,掌权官员多是太自大、太自负,认为自己有庞大的军队,有无所不在的情治系统,可以把一切都“搞定”,因此,那种清醒官员的声音,都被后面这种官员的声音,压下去了。


关键词:国庆六十年 ,大赦 ,特赦 ,于浩成 ,冉云飞

XS
SM
MD
LG